新浪时尚

他故宫蹲守6年 拍下3万张绝美照片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导语:好的照片,是会说话的。故宫博物院因为工作需要将暂停开放11天,得知此消息,不少网友表示很可惜,本想趁着休假去故宫玩,结果却无缘进馆。还好有人早有准备, 河南一个摄影师苏唐诗,蹲拍故宫6年,拍下3万多张故宫绝美照片,足够你看到故宫重新开放!(来源:匠心之城)

原标题:《故宫蹲守6年,他拍下30000张绝美照片,单霁翔院长被他打动,清华大学教授忍不住盛赞!》

 

天上乌云密布,地上故宫屹立,两者像天与地的对决,更像古与今的对峙。震撼奇幻,大气磅礴。

朱红色的宫墙,金色的琉璃瓦,一个撑伞的游客,在大雪纷飞的故宫停步驻足,寂静欢喜,意境悠远。

故宫的春花,秋月,夏日,冬雪,故宫富丽堂皇的龙阙凤檐,朱门金殿,绿柳红墙,全都被他收入镜头里,一眼万年。

简约的构图,澄净的画面,和谐的色调,诗意的风景。每一处都散发着深远的意境,极致的惊艳与魅惑,牢牢地锁住人们的目光。

静观这些照片,有种盛世王朝落幕的苍凉,又有处事不惊的淡然,故宫带着属于那个时代的尊贵典雅,静观历史变迁。

他镜头下的故宫,不再是传统印象中的威严和高冷,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权统治和神秘,而是走下神坛贴近生活,鲜活有温暖的建筑。

6年间他在河南与北京之间,先后往返40多次,他用着普通的相机,走着游客所走的路线,用老百姓的视角去拍,故宫好像被赋予了生命和灵魂。

每一张照片都像在和数百年历史对话,告诉这个寂寞百年的建筑,我们懂它,它不孤单。

苏唐诗说:“我心中的故宫,其实很平常。平常的故宫里,每个角角落落,每个分分秒秒,都充盈着一种平常的美--任何时刻,任何角度,无处不在的美。”

越平凡越可贵,越接地气越真实,好的照片,是会说话的。

当他从3万张照片中层层筛选出148张,集结成《看见,不一样的故宫》的时候,甚至连故宫前院长单霁翔都被照片中的生命力所打动,并为这个素未谋面的摄影师亲自作序,写寄语。

单院长执掌故宫7年,苏唐诗拍故宫6年,单院长刚退休,画册便集结完成。

两个互不相识的人,都曾把最赤诚的热爱献给故宫,都希望故宫能被更多人了解熟知,不谋而合的理念让他们惺惺相惜,才有了这场隔空对话,我来到过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贾珺评价道:“苏唐诗的镜头描画了不一般的建筑之美,在一砖一瓦、一梁一柱之间,以如幻的光影承托厚重的历史文化,经得起久久品味。”

无数人看到这些照片都被惊艳得说不出话,堪称视觉盛宴!人们好奇,苏唐诗到底是何方大神才能拍出这样精美的照片,而任谁也想不到,他并非全职摄影师,而是在河南一个小县城工作了近30年的基层民警。

苏唐诗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受家庭的影响,他自小就喜欢传统文化,喜欢摄影、绘画、书法。

长大后成为一个民警,但是由于工作繁忙,长年累月的辛劳甚至导致他的右耳失聪,腰椎病发作成月都站不起来,后来迫不得已从一线岗位上下来。

为了缓解压力,2006年,他重拾年少时的爱好,买了第一台相机。

刚开始练手,他决定拍家乡的黄河故道湿地的晨雾。为了一张照片,他连续十几天天还没亮,就开车从县城赶到黄河故道拍照,拍到早上七点,再开车回去上班。

为了拍公园的水鸟过冬照,他在严寒刺骨的冬天,连续八天凌晨起床,去湖边等候,一等就是两三个小时,从不会为了节约时间,而故意轰赶水鸟打扰它们,始终非常耐心地等待。

就是用这样的“笨”方法,他拍了8年,那时候的他见山拍山,见水拍水,古建筑拍的并不多,说起与古建筑的结缘,起源于2014的一次古建筑摄影大赛。

当时在网上看到这个比赛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投稿了一组在山东单县牌坊街拍的照片,却没想到从百万张照片中,一举获得总赛区三等奖,继而被评为十佳“年度古建筑摄影师”。

第二年他接着参加,他直接从40多个进入决赛的摄影师中脱颖而出,拿下总冠军,他的总成绩与第二名的差距,就等于第二名与第十名的差距。

命运好像为他指明了一条方向,他注定是为拍古建筑而生,骨子里的传统让他愈发痴迷古建筑,对古建的热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为了拍山陕甘会馆,他连续10次开车前往。

为了达到最好的光影效果,他一直拍到游客散尽,甚至被管理员放犬驱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在五台山显通寺,为了拍出自己满意的照片,他在香炉脚兽旁趴了近1个小时,因为太过专注,燃着的香火掉落衣服上竟浑然不觉。至今右胳膊还留有被烧灼后的疤痕。

正是在这种忘我的专注里,苏唐诗拍的照片越来越有禅意,越来越有深度。连我国建筑摄影权威林铭述都惊叹不已:来自“最最不专业地方”的一位摄影师,却拍出了中国“最最专业”的古建筑作品!

民警与摄影师,两个身份看似千差万别,却又相辅相成,两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专注与坚韧,不轻易放弃和妥协。

苏唐诗说:“通过学习,我发现中国古建筑主张“天人合一”的思想观点,关注与自然的互动与和谐,注重内在的气质与秩序,而公安工作所追求的公平、秩序、和谐,本质上与其有着很多相似之处,拍摄古建筑正是作为公安民警的我追寻、展现和谐美、秩序美的另一有效手段。无法在公安一线维护秩序的时候,我愿用我的镜头带给人们更多的视觉秩序之美”。

《拂》摄于郑州胡公祠《拂》摄于郑州胡公祠 

古建筑在很多人眼中,代表着枯燥与平淡,苏唐诗却深知这背后蕴藏着千年的历史文化。

拍摄于五台山南山寺拍摄于五台山南山寺 

拍遍了全国各地的古建筑,苏唐诗突然意识到,故宫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古建筑之一,之前几次拍故宫都只是为了“练手”,却没有真正为其出一个系列,所以,他决定专心拍故宫。

在这个摄影技术迅速发展的时代,人人都可以拍照,但是苏唐诗每一次按快门,从不是随手一捏,每张照片都经过精心的构图设计,这不仅仅是一张美图,更包含着摄影师的审美和深刻的思想,以及更多不为人知的辛苦。

为了拍故宫的雪景,他时刻关注北京的天气情况,在春运返程高峰期,费尽力气抢到一张站票,站了5个小时去故宫,腿都站僵了。

结果拍完刚回家,又遇上故宫上元夜,故宫首次夜间接待游客,苏唐诗还没来得及歇脚,又一刻不停歇地赶回北京,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手脚已经冻得失去知觉,却一直不舍得放下镜头。

为了拍故宫的雨景,暴雨天,他顾不上穿防护服,只给相机套上袋子,在雨里一扎就是许久,就算全身淋透,相机进水淋坏他都在所不惜。

一次在闭馆时,故宫突然天降暴雨,十秒钟雨停后,故宫上空翻云覆雨,风云变幻,极其壮观,但工作人员正在清场,舍不得离开的他,厚着脸皮疯狂地按着快门, 只为留住这一瞬间的惊艳。

为了不让游客入镜,他大清早就去故宫排队,常常是第一个检票第一个进故宫,然后在游客进入之前,快速抢先站位拍照,拍完立即甩开游客往后跑,常常是进去最早,走得最晚的一个。

故宫当了苏唐诗六年的模特,他早已经对这个“老搭档”了如指掌。每条路每道门都一清二楚,几点几分光线会到什么地方,哪个角落的站位会有什么样的场景,甚至连御花园中花开的时间都记得清清楚楚。

三月的杏花,四月的丁香,六月的荷花,七月的凌霄,九月的菊花,十二月的腊梅……

花开的多少,花开的位置,他全都如数家珍。

为了拍出故宫的文化内涵,完美呈现出其中蕴含的中华美学精神,他买了很多关于中国古建筑的书籍,认真钻研古建筑摄影技法以及文化背景,不断扩大欣赏视野,丰富精神生活,逐步培养审美趣味,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

正是在这样的积淀下,在雨雪风霜里,在花开花落中,他拍的每张照片都能令人遐想深思,传递出历史的厚重和沧桑,展现出万千工匠的勤劳智慧。

时移世易,古建筑就像是个时光的见证者,讲述着历史的更迭与兴衰,尘封着史书中的记忆,被苏唐诗用镜头一一解读。他像个拿着相机的魔法师,带我们见证了中华数百年历史的更替变迁。

随着摄影技巧的愈发纯熟完善,他的作品被越来越多的人欣赏与学习,当有人半开玩笑地建议他开班授课,他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决定开班,只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古建筑。

苏唐诗说:“能够为民族血脉的传承做出自己的贡献,能够让更多的人关注古建筑文化,把散乱的目光聚焦于古建筑,进而树立起对古建筑的保护意识。”

他不求名不求利,他只有一个心愿,“我有一个小小奢望:地球那么大,人那么多,每个人来到故宫,都能看见这样的故宫,这样的美……”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