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三百年历史旧商业中心 成了东京超好逛旅游景点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导语:大部分中国游客第一次去东京,多半会安排行程去浅草观光,去新宿购物。等到了第二次,第三次,他们去银座、表参道、下北泽、吉祥寺……日本桥?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热门选项。那里的人正齐心协力想要改变这个现状。(来源:界面新闻)

要看日本的传统和历史,京都始终是最好的去处,但如果你想了解近代日本,去看看江户的样子,触碰一下现代日本的起点,那东京的日本桥堪称江户时代的“活标本”。

初次到访东京的日本桥,即使你对这一带一无所知,也会感受到它特殊的气质:沿街逛逛,会看到这里既有新古典主义式样的“贵气”大楼,也有江户气质浓厚的小店小街,有线条简洁的高层办公楼,也有像“COREDO 室町”那样、从老建筑汲取灵感的新式商业综合体。你甚至还会看到一个有上千年历史,但又经现代人重新设计建造起来的神社,出现在商场中间的空地上,不时有穿西装打领带的行人路过,顺便拜上一拜。哦,这里还可能是东京平日最容易见到身着考究和服路人的地方之一。

借着2020东京奥运会的东风,日本正在经历旅游业、房产业的发展,如何把日本人讲究的“待客之道”与当下的世界接轨,是许多当下日本设计师、企业、品牌都在思考的问题。以地产开发商为主导,东京的各个区块都在试着给出自己的答案。在一河之隔的银座,由地区内最大的商业设施 GINZA SIX 在2017年上半年开业了;在新宿,小田急集团主导了新宿南口的改造,复合设施 NEWoman 让整个地区耳目一新。曾经风光无限,却又经历了落寞时期的日本桥,也希望抓住这次机会。

日本桥为什么重要?

当人们说起日本桥时,既可能是指那座桥,也可以泛指这座桥周围,东京站以东,银座以北的一小块区域。江户时代时,德川这里凭借水道四通八达,成为最繁华的商业、文化、经济中心。直到1911年以前,日本桥都是木质的,许多展现江户风情的浮世绘中都曾出现它的身影。

日本桥现属中央区的一部分,但曾经是独立的“日本桥区”,二战后东京重新整理区划,虽然有议员反对,但日本桥区还是与银座、筑地所在的京桥区合并成中央区,但大部分町名保留了下来,且大多采用“日本桥 + xx 町”的格式,这让这个地区在整个东京都显得很特别。

日本桥之于东京,就好像京都之于日本的地位,是一切的开始,拥有许多的“日本第一”。四百年前,江户随着德川家康的到来,从一个渔村发展为日本的经济中心,日本桥作为围绕“江户城”(如今日本天皇所住的皇居所在地)外“城下町”的核心区域,陆路和水路交通都很便利,成为早被开发建设的核心区域。

从那时起,日本桥就是全国各地的商人聚集的地方,海鲜渔获,到柴鱼干、海苔、水果、刀具厨具、和服布匹……再到每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是浮世绘画家们最喜欢的题材。

进入明治时期的近代日本,日本桥持续发挥着重要作用。日本桥是日本现代公路的道路元标所在(表示原点的标志,当其他地区计算与东京的距离时,就是以日本桥元标为起点的)。1911年,新的用花岗岩修建的日本桥开桥通车,沿用至今。

从日本桥向北,一栋新古典主义的建筑就是三越百货,日本的第一家百货商场——日本桥三越百货的前身是1673年创业的和服店“越后屋”(以越后屋为起点,创始人三井高利及其后人不断发展,如今,三井集团是日本最大的财团之一,日本桥的开发商三井不动产就是三井集团旗下的公司之一)。日本银行本馆、东京证券交易所、日本所有的药企公司总部几乎全都集中在日本桥区域。

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和1945年的空袭让日本桥遭受重创。筑地市场的前身是日本桥的鱼市场“渔河岸”,兴盛了几百年,在关东地震中被毁,花十年时间搬迁至现在的筑地市场(现在筑地市场也要搬了,计划延期多年后于今年正式启动)。

二战后,日本开始高速发展,日本桥的发展更是快上加快,仅用了十年时间,日本桥的发展水平就超越了战前。直到东京成功申办了1964年奥运会,为了迎接奥运,适应城市发展,一条横跨日本桥的高架路工程匆忙上马,这彻底改变了日本桥的面貌,也似乎悄然宣告了日本桥“下坡路”的开始。

老铺拥抱新业态

泡沫经济过后,日本经济低迷,日本桥地区的居民人数持续降低,商场客流也日益减少,东急百货在1998年直接关闭了在日本桥的分店。日本桥虽然仍是重要金融和商业区,但到了晚上和周末,这一代就变得非常冷清。

日本桥的居民、商铺和公司,在怀念往日辉煌,坚守传统的同时,也开始寻找未来的出路。三井不动产在20世纪末提出了“日本桥再生计划”,提出通过一系列的重新开发和规划,希望让日本桥可以重新焕发活力。

如何才能让日本桥成为一个国际化的目的地,不断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三井不动产认为,历史和传统是日本桥的 DNA,唯有重新发现这种核心价值,才能通向某种未来。在此基础上,三井集团提出“保存,再生,创造新价值”的开发理念。

东京文华东方酒店所在的三井塔大楼,落成于2005年,高39层,是再生计化的起点和里程碑。

三井塔之后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 “COREDO室町”系列商业综合体的落成。

江户时代的日本桥地区热闹非凡,三井越后屋等商家和承办幕府用度的“御用”食品商店、工具商店比肩而居,路上行人摩肩接踵。COREDO 室町从江户的街景中获得灵感,“COREDO”是“CORE”(核心)和“EDO”(江户)的合成。建筑设计师是与三井集团源渊颇深的团纪彦,他着眼于在建筑群内部留出步行街道,给行人创造更多可逛的动线,建筑风格上,几栋楼虽然都是“低层零售+高层办公”的模式,但低层的高度与街对面的“重要文化财”三井本馆的高度保持一致,从而形成了整个街区的整体感。沿街店铺大都是日本桥经营了百年的老铺,现代建筑与暖帘灯笼的组合,不显突兀。

除了老铺,为了留住下班的金融在这里多留一会儿,并吸引更多东京本地的客人,COREDO室町还有精心挑选的餐厅、营业至深夜的小食店、第一家电影院和一座重新修建的神社。

COREDO室町也是东京少有的非常“外国人友好”的地方。在COREDO室町1 的 B1,有一个完善的游客信息中心“日本桥案内所”,提供多种导览和传统文化体验项目,费用则根据项目的复杂程度而定。花上1000日元,就可以在英文导览的带领下在整个地区逛上一圈,认识和品尝日本传统食物,了解一点历史和文化。

在日本桥案内所,有一面占据了整墙的地图,上面用不同颜色的标签标出了日本桥的商铺,其中橙色的是历史超过100年的百年老铺,数量有近100家。如果说传统和历史是日本桥的 “DNA”,那这些老铺就是这些 DNA 的承载者。COREDO室町,正是以老铺为核心而设计出来的新型商业,除了为老铺提供空间和商业上的支持,以他们为核心,还不遗余力的用现代商业的手段宣传推广。

在日本,只有百年历史以上的企业才能被称作“老铺”。进入百货公司时代以来,老铺以量少、质优、价高的产品为像三越这样的高档百货公司供货,双方形成了良性合作,老铺的营生得以在现代社会维持。但当近年来日本中产阶级崛起,百货公司又受新型业态冲击销售额下降时,老铺也面临了危机。

具体到日本桥地区,这样老铺如此密集的区域在日本不多见,几代人都相识,形成了紧密的社区联系。日本桥三之部联合町会长中野耕佑认为,“历史不能当饭吃,但历史无法用金钱购买。”现在日本桥的商铺和居民仍然十分重视町会举办的活,“我觉得通过这样的活动可以将町内的和睦传给下一代”,中野耕佑说。日本桥三之部联合町会下又分为有十五个町会,整个日本桥地区有七个这样的联合町会,他们是日本桥内部沟通的纽带,也是推动日本桥“重生”的中坚力量。

像文华东方酒店这样“新来的”社区成员,也积极参与到了重振社区的计划中来。天气好的时候,从东京文华东方酒店所在的三井大楼的西面向远处眺望,就能清楚的看到富士山,为此,酒店还为每个房间的客人都配备了望远镜,在日本桥遥望富士山的情景,让人想起那些描绘江户景色的浮世绘,熙熙攘攘的日本桥在前景,而富士山总是影影绰绰出现在远景中。

文华东方酒店设计了一款折叠便携地图,用有趣的插画和文字,向国际客人介绍日本桥地区的去处,还为客人提供多种传统文化体验课程,比如去体验制作彩色玻璃切割器皿“江户切子”,或者去和纸老铺学做和纸,或者穿上高级的浴衣游览日本桥。

两个奥林匹克

上一次东京奥运会是1964年。这一界奥运会本身也许没有为日本带来经济上绝对的收益,但却极大振奋鼓舞了战后的日本人。1964年奥运会后,日本的住宅数量和价格都大增,1968年,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经济大国,经济学家甚至发明了专有名词“东京奥林匹克景气”。

但这一届奥林匹克却没有给日本桥带来什么好处,反而蒙上了一道实实在在的“阴影”——为了省钱省时的解决奥运会带来的交通问题,政府建起了一条高架路,正好经过日本桥上空。高架桥建好后,拆掉它的呼吁声就不绝于耳,在多次拖延和推翻后,2016年,政府终于确定了方案,日本桥上空的高架桥将在2020年奥运会后开始改造。

这让“日本桥再生计划”有了一个更敞亮的未来。自 2005 年开始实施计划以来,日本桥所在的中央区就业和居民增加的比例都排在东京之首,但距离“大功告成”,还要再等几年。在三井不动产勾画的蓝图里,日本桥将成为一个与自然水域亲近的国际化社区,老铺、商业、居民、访客和谐共生。

图片来源:三井不动产,japantimes, Mandarin Oriental Tokyo, COREDO室町,wikipedia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