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12月5日开幕 芬兰建了一座有温度的宏伟图书馆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导语:芬兰,这个低调务实的国家,从来没有建过这样宏伟的公共建筑。投资9800万欧元,面积1万7千多平方米。12月5日开幕,估计将会来3万人。每年前去访问的人数将会达到250万。(来源:芬兰旅游局)

要不要去凑这个热闹呢?一定要去!理由?

因为它是一座有温度的建筑、一座为了市民而建的社交客厅、一处建筑设计的精品之作、一个除了借书还能借吉他借溜冰鞋借其他匪夷所思的物件,以及编辑音乐、玩3D打印的地方。

老土的名称?

颂歌(芬兰文 Oodi)这个名字,听着似乎有些老土。不过,请你理解芬兰人吧,他们独立才100周年,从来没有大张旗鼓地歌颂或是炫耀过自己的国家。这个美好的名字,是芬兰人海量递交候选名称后,由评委们从1600个最终入选名单中选出来的。这个词,他们是带着尊敬之心来用的。这座图书馆,也是为了公民而建——献给的,是那些持有西苏(“有种”)的不屈精神、带着芬兰一步步走向独立、跨入世界各项排行榜前列的芬兰人民,也是给予芬兰独立百年的一份大礼。

  黄金位置

1万7千多平方米的图书馆,每天将吸引1万人前来。选址,自然需要一片很大的地方。颂歌图书馆的原址是赫尔辛基市中心最后一片未经开发的地段,原为火车站场址。周边已经有几幢巨大的建筑了——议会大厦、日报大楼、奇亚斯玛当代艺术博物馆,以及赫尔辛基音乐中心。

有温度的建筑

议会大厦、日报大楼、还有旁边的那些办公大楼都是坚硬冰冷的建筑。只有奇亚斯玛是个例外,它是有温度的、邀人进入的。1998年,芬兰刚从经济衰退中恢复过来。那年建造的奇亚斯玛是一个勇气十足的示范。忽然之间,建筑设计师们发现,可以用活泼的手法对建筑形状做一些探索。而之后建的音乐中心的风格却故意低调,从设计方案的名称就可见一斑:低音(A mezza voce)。虽然它也使用了玻璃幕墙,但并无邀请普通大众进入的意思。要买了票才能进入音乐厅观看演出。

而颂歌图书馆,却把钟摆摆回了奇亚斯玛那一头。它与音乐中心之间会产生很多种张力。它和议会大厦之间,则要创建一系列对话。它是一座客厅,你我都可以免费进入。

图书馆,是芬兰人最为热爱、也最常使用的文化服务。颂歌,应当是有温度的,温馨的,友善的。而同时,外型又应当是大胆的,壮观的,不再以安静、沉默、谦逊为建筑语汇。然而,第一眼见到之后,不会发出“哇,太伟大了!”的赞叹,而是会心微笑道:“啊,原来你在这里。”

出色的设计

这座图书馆由ALA建筑事务所设计,其设计理念却与传统方式大相径庭。三层楼,每一层都有清楚的不同功能定位,看上去也相当不同。大胆,原创。设计师说,图书馆的形式和功能一直在演变,要找到一个逻辑,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逻辑。

一楼为开放式公共空间,可举办活动、讲座、音乐会和演出。入口处楼面有多功能大厅、影院,咖啡馆和餐厅。瑞吉娜影院(Kino Regina)将于2019年1月对外开放。瑞吉娜这一名字源自芬兰电影黄金时期的女明星 Regina Linnanheimo。

沿着钢质旋转式楼梯走到二楼,这一层是昵称“阁楼”的创意工作区,设有音乐室、游戏房,以及配备了3D打印机和其他工具设备的工作空间。

三楼被称为“书的天堂”。大厅长150米,面积4500平方米,共有书籍10万余本。书籍区其实只占了这层三分之一的面积。大厅白色的曲线状天花板,就如同起伏的云层。自然光透过屋顶的窗户洒进来。通过大玻璃幕墙,可以以崭新的全景方式眺望城市中心的风光。

从那里可踏入宽度为整个图书馆长度的“公民阳台”。阳台位于主入口天蓬顶部的上方,正对议会大厦雄伟的柱子。这个阳台,是中央图书馆当仁不让的亮点,完全与议会大厦平起平坐。

功能

颂歌其实并不是赫尔辛基大区藏书量最大的图书馆,只排到第六位,而且没有唱片。它的功能远非仅仅储存图书,它的设计和每天的节目,都是为了让人们更方便、更舒适地接触书籍和文化。虽说颂歌本身只能容纳10万本书籍,但作为赫尔辛基大区图书馆网络系统HelMet的组成部分,所有图书馆的藏品目录和预订系统,均在掌控之下。鼠标点触,便可从340万册藏品中自由调配。

这座图书馆具有极高的能效,能源消耗水平为nZEB等级,也就是近乎为零的能源建筑。玻璃主立面引入大量日光,从而减少了对于人工照明的需求。天花板和外立面用了足足116公里长的云杉木板铺就。

颂歌启用了最新科技——自动图书分类机器人,以及“掐准时间”的物流模式。这样就使得颂歌内部腾出很大的公共空间—— 一个市民的客厅,其中有电影院、录音室和工作室,除了借书,人们可以在此享用各类公共服务、观看展览,参加活动。而且,这一技术也让图书馆工作人员省下更多时间,与人们互动。

       开幕庆典:12月5日至6日

       盛大的开幕庆典将于12月5日——芬兰独立日的前一日开始,12月6日结束。庆典节目如同一段进入芬兰文化、自然和团体精神的独特旅程,也是一个关于文字、民主和颂歌图书馆的原创故事。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