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等一个人 陪我去安徽看看春天可好?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等疫情结束,陪我去趟安徽可好

01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长大后,我从北方来到了南方,在某一个春日里念起这句诗,才愈发感觉这句诗的浪漫。

江南的春天是短暂而珍贵的,一场接一场接连不断的春雨,渐渐消解了凛冬的残余,叫醒了春的婉约明艳。

”春来江水绿如蓝“、”画船听雨眠“……,古人诚不我欺。

我曾漫步在江南的春雨里,想折路边一朵玉兰寄回北方去,站在路边感叹道,”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在南方这几年,若说江南最美的春天,我以为是在安徽。

一到春天,我就特别想去安徽一趟。

安徽的春天,没有匠气的雕琢,只有浑然天成青山叠翠的山影,有烟雨迷蒙中白墙黛瓦的古村落,有一条条日夜汩汩流淌的小河,还有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的明艳的油菜花田。

安徽,尤其是皖南的春天,既充满了恬淡安宁的生活气息,又有着浑然天成的山水古韵。

安徽的春天,像一幅流传千古而永远隽永动人的田园诗画。

02

一到春天,就想去安徽了。

安徽的春天,是水墨一般的徽派建筑。

在皖南的古村里,白墙黛瓦和数不清的马头墙折成一幅安静的水墨画,

在春天明快的晨曦里或夕阳下,白墙黛瓦的民居边盛开着明丽的油菜花,安静又热烈,明快又素淡,说不出的韵味。

如果你走进一座明清时的徽式老宅,有幸坐在廊下听雨,看雨珠从屋檐攒成线落下,你会感受到徽派建筑里时间流淌的魅力。

这些白墙黛瓦的徽式民居曾属于名满天下、儒雅内敛的徽商,他们最懂生活而又风雅。

我曾在皖南宣城的查济古村,走进一家世代做宣纸的明清老宅里。

古朴的雕梁画栋,进门看见悬空的石板路,连起两边小小的池子,池中养了几尾鱼和荷花,池边墙角放着各异的盆景,盆景够你看上半天。

然后墙上碗口粗的藤蔓在墙上爬出自己的形状,藤蔓与墙之间别了一把主人平时用的斧头,奇异地和谐,天然无雕琢的样子让人感慨万千。

走进不大却让人惊艳的后花园,看到破碎的陶罐里盛放的芍药,墙角一棵玉兰花,地上随意斜放着的长长一截树干,边上也开着不知名的花,淅淅沥沥的雨还在下。

能找到天然无雕琢,又有生活气息的古韵,我认为不是在苏杭,而是在皖南,在徽州呀。

03

安徽的春天,是一畦明亮的油菜花。

一到春天,最想念的就是皖南古村边的油菜花了!

它点亮了古老的白墙黛瓦,点亮了宁静悄无人声的村庄,点亮了皖南的春天。

每年,南方春雨一来,眼前就浮现出皖南的一片油菜花来,就又想过去看一看那明亮的、鲜黄的,雨中的、蓝天下的油菜。

春天去安徽,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遇到油菜花田。

每一片山野,每一个安徽的古村落都会有大片的油菜花。

它们开在梯田上,开在村口,开在河边,当你走出民宿的那一刻,也许就是一大片油菜花田,安静的,摇曳的,在你眼前绽放一片明媚春光。

婺源的油菜花是最有名的,婺源,现属于江西,以前却属于徽州,典型的徽派建筑。

婺源的油菜花海拥有一个完整的春天,江岭的万亩梯田之上油菜花开,篁岭的油菜花掩映着安静的村庄。

除了婺源,如果你怕人多,其他的安徽古村也不会让你失望。比如宏村、查济、呈坎,安徽的古村落适合一个个逛遍,去小住几日。

04

安徽的春天,是一条落满春雨的河。

安徽的每个古村落都是依山傍水的,几乎都会有一条河从村子不远处的青山上流下,然后穿村而过。

千百年前,一定是先有的河,再有的村落。然后,这条河陪伴了这个村子百年。

村子里这条河上有一座座的石桥,没有一座桥是新的,都是古老的石桥,青石板路被来来往往的人走的发亮。雨天,桥上边边角角的青苔格外显眼可爱。

当你撑着伞站在桥上,可以看到整个村子的全貌,古老朴素的民居沿河分布着,有人家在门口玄关处坐着抱膝听雨,旁边卧着条黄狗,到处都静悄悄的。

这条河,平日里有人浣衣洗菜,捣衣声”笃、笃、”地响。

也有鸭子摇摇晃晃的下水,带着一群小鸭子,排排队在水里浮动着,下了雨它们反而更欢快,水流清澈,白色的鸭子连成一条线。

雨天,这桥下的河水也比平日里更加湍急,往远处望,你就会看到河的尽头是座烟雨蒙蒙的如黛青山,此时如水墨画一般让人移不开眼睛。

05

安徽的春天,是座烟雨迷蒙的山。

安徽的每一个古村落,几乎都靠着一座山。

一到春天,我就想去安徽的山里,去偶遇一树树的春花,木兰,杏花,梨花,桃花……

安徽的山不高,好爬,远远的,你就会看到一树树的山花,它们憋了一个冬天,终于在春天了抽出新芽,开出娇嫩的花。

春天,安徽山中的古道最适合踏春。

每年,总会有许多人择一个春日来‘徽杭古道’踏青,户外轻驴的必修圣地,春天的山里,空气新净,连脚下的泥土都被春雨浸的比平时更松软,更好走。

春天,适合去安徽的山里寻一个”天上的村落“。

安徽休宁的‘木梨硔’,坐落在半山腰上,藏在雾气和云朵里,又被称为“山脊上的天空之城”,木梨硔一直是写生的圣地,白日可观云海,夜晚可观漫天星辰。

齐云山春日是值得走一走的。日出时分,齐云山上云海翻腾,层层叠叠,宛如泼墨,震撼人心。

还有晨起,去齐云山中绿色的湖里划一尾船啊。周遭一片静谧,只有山中的晨雾无声无息地靠近你,又远离。

而当夜晚,你宿在山中的民宿,仿佛伸手便可摘漫天星辰。

06

安徽的春天,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古村。

看不够的是‘宏村’的月沼色。

我见过晴空时的它,和风习习,光线柔软得好似邻家小镇;我亦见过阴雨时的它,烟雨朦胧,山雾弥漫得恍若人间仙境。如同写生者手中的调色盘,时而浓郁时而阴沉,印象中的白墙灰瓦,傍水依山, 宏村真的是那种你一眼望去就能看到的美。

过不够的是在‘查济’的日子。

在查济的时光很慢很慢,慢到每天坐在廊下听雨,看鸭子下水,去许溪酒坊打米酒配着徽菜吃,晚上还有小酒吧,汇集了各地来的旅友,一起喝酒唱歌。查济的日色温柔安静,这个时节写生的人早就等在了春天里,去描绘那白墙黛瓦的村落春天的颜色。

走不够的是‘西递’落满雨的小巷。

明清时的牌坊、建筑依然留在西递,走在一条条窄窄青石板路的的小巷,看到招展的酒旗,看到谁家门前的石狮子,映入眼帘处处都是历史的底蕴和岁月的痕迹,墙角的花,墙上爬着的藤蔓和青苔,都会让你觉得人间可爱。

逛不够的的是‘屯溪’的老街。

“一半街巷一半水,四周风光四面山”,是屯溪老街的真实写照,游黄山必游屯溪老街,被称为“活动的清明上河图”,是这里孕育了新安医学、徽派建筑、徽菜。

安徽的古村落太多了,知名的不知名的,有一天,我想把安徽的每一个古村落都走遍。

07

安徽的春天,是一首恬淡隽永的田园诗。

春天,安徽的田野里有在迷蒙春雨中插秧的人。

江上的人在春雨里垂钓、捕鱼、抓蟹,

还有村子里,有牧牛缓缓归的人,走过小桥,身影渐渐消失在村庄安宁的暮色里,直到再也不见。

安徽的春天,是一幅动人的田园诗画。

08

安徽的春天,是美味的召唤。

一场一场春雨过去,有些鲜味就在安徽的山里破土而出。

一到春天,我就想去安徽的山里吃山野菜。

我想去‘问政山’,吃笋。

人间四月,无笋不欢。

春笋在江南并不稀奇,总听江南人家说吃过了春笋才算过了春天,

那么黄山脚下的徽州人则是哪天没吃笋,就像不是在过春天了。

一场春雨过后,

荒坡野岭的翠竹丛中就会长出参差不齐的竹笋。

徽州之笋最有名的是城外问政山笋,

曾被写进袁枚的《随园食谱》中。

因为土壤是沙质土的缘故,

这里的笋总比其他山头的更脆嫩,剥了壳直接可以入口的那种。

用问政山上挖的茁壮脆嫩的鲜笋,再配上徽州特产的黑猪做的腊肉,

用木炭火,小火煨上五六个小时,

听着外面的雨声,和屋子里小火炉上汤的咕噜咕噜声,

等到空气里都是腊肉和笋的香气,

打开砂锅,在下雨的春日里望着窗外远山喝碗问政山笋汤吧!

一场春雨过后,

蕨菜的嫩芽会从地里钻出来,

或青或紫,鲜翠欲滴,煞是可爱。

新鲜蕨菜简单过水后凉拌着吃,清爽、滑润,

唇齿间是令人满足的乡野清香,

这是春天的味道,四季更替,大地的养分,雨露的恩泽,都藏在这徽州野菜里了。

一场春雨过后,

还有葛根,生长在徽州的山里,深埋地下数尺长,性凉,可去火、明目。

安徽人挖了葛根,洗净榨汁做成葛粉,

然后和猪肉、腊肉、豆干儿等一起团成丸子,

做成葛粉圆子。

艾草,大家都知道,

春天里摘下新鲜艾草,捣成汁水,拌进糯米粉里,再包进香甜软糯的红豆沙,

春天,一定要吃一个绿莹莹的青团才算过了春天啊!

一到春天,就想去安徽。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春天安徽山野的美食!想用极鲜嫩的山间野菜,唤醒一整年的味蕾。

一到春天,就想去安徽问政山吃问政山笋,

想去吃刀板香的腊肉和臭鳜鱼,

一到春天,就想去坐在安徽落雨的巷子里吃小小的香香的毛豆腐,

再来一碗皮薄如蝉翼的小馄饨,

走在安徽的古村里路边买上两个蟹壳黄的香酥烧饼,在安徽乍暖还寒的春雨里从胃暖到心里。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一到春天,就想去安徽,想去看看烟雨蒙蒙的古村落,想去走走落满雨的青石板路,想去看山野里明艳招人的油菜花,想去看看水墨画一般的徽派建筑,等一个人,陪我去安徽看看春天可好?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