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除了20万的车 一包四川辣酱在美国还能换什么

导语:前段时间英国“闹鸡荒”,因为没有鸡肉原料,700多家肯德基被迫暂停营业,连孩子都在BBC的镜头前控诉,没有鸡吃让她“又气又伤心,又饿又难过”,听得让我们也既伤心又难过。(编辑:小黑)

而对比另一边的美国,却是另一番景象。

因为麦当劳宣布,从26号开始,消失20多年的四川辣酱将重新开卖,2000万包,就和五福一样,绝不刻意限量。这次,美国人民终于不用因为吃不到麦当劳的四川辣酱愤而报警了。

四川辣酱的起源其实要追溯到1998年,当年麦当劳为了配合迪士尼动画电影《花木兰》的宣传,在美国推出了一款限量的四川辣酱Szechuan Sauce。

而在去年4月份,因为美国动画片《瑞克和莫蒂》,让四川辣酱再次回归大众视野。剧里的男主角天才疯狂科学家瑞克,在逃出银河联邦监狱的路上,还不忘奔去麦当劳买鸡块,并点名要1998年的这款限量版四川辣酱,“莫蒂,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四川辣酱。哪怕再拍上九季,我一定要再次吃到四川辣酱”。

虽然后来麦当劳也在去年10月7日供应过这款《瑞克和莫蒂》特别版的四川辣酱,但仅限一天,还是“特别限量”,不少粉丝都没买到。更有甚者不惜驱车千里、排队几小时,只为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一小包酱料。

更夸张的是,美国密歇根州女子瑞秋玛丽Rachel Marie,竟用一小包四川辣酱,换来了一辆2004年款大众GTI。

这还远远不够,在拍卖网站上,一盒1998年“典藏版”辣酱,净含量只有28克,价格却接近10万美元,差不多人民币66万元,美国人民果真豪爽啊。

不过,还是建议麦当劳祭出家庭装“四川辣酱”,以平民愤。

虽然这款四川辣酱并非地道的中国货,但不得不说现在中国美食越来越受到国外食客的欢迎,其售价也水涨船高。比如说,老干妈。

在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上,就有一个由Simon Stahil成立的老干妈爱好者主页。世界各地的“老干妈”粉丝交流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上哪儿能买到“老干妈”?

其实,在华人众多的发达国家大都市,对“老干妈”的需求十分旺盛。比如纽约、旧金山、伦敦、巴黎和悉尼等地,大家都可以在当地中国超市寻觅到“老干妈”的“倩影”。

售价的话,一瓶210克的老干妈,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上的价格是10美元左右,折换成人民币约为65元,而同样重量的同一款老干妈在国内1号店、淘宝上的价格平均为7.8元左右。

虽然中国的美食满足了他们的口味需求,但真正拯救他们的,还是中国的“神药”。

这个冬天,美国经历了近10年来最严重的季节性流感疫潮,不少人都患上了流感。深陷于被流感支配的恐惧中不可自拔,为了保命,人们纷纷开始吃药预防。就在这时,一剂“解药”打开了美国人的大门,它就是——川贝枇杷膏。

纽约普瑞特艺术学院的一位建筑师兼设计教授亚历克斯·施韦德Alex Schweder在冬天患上了感冒,病了一周半,咳嗽一直未停。他曾在香港旅居的女友听说川贝枇杷膏治咳嗽有效,就给他喝了下,没想到15分钟内就不咳嗽了。Alex开始向身边的亲朋好友推荐,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纽约、加州这些感冒重症区就传遍了,枇杷膏也被推上热门话题。

因为在流感最严重的时候突然火起来,导致了严重的供需不平衡,之前在美国卖10来刀的枇杷膏价格直接翻了几倍,在网上是30来刀(约合人民币190元),而在很多中国超市里,甚至一度狂飙到70刀(大概450人民币),但仍旧卖到脱销。

枇杷膏的爆火让我想起了当年另一款横扫亚马逊的“神药”——马应龙痔疮膏。

马应龙痔疮膏当时的风头可以说都盖过了老干妈。在美国亚马逊上,马应龙痔疮膏共收获1027个评价,评分4.3,获得同样评分的老干妈只收获74个评价。

“就像涂了玫瑰色的冰淇淋那样,清凉而持久”,“这个药膏简直神了……在消肿的过程中,除了有一种舒适的刺激感,你不会有其他感觉”,“不疼,不流血了,这是真的吗?如果这是梦,请不要叫醒我”,“这个产品简直是人造奇迹,必须让全世界知道它的存在”。美国人已经被它迷得七荤八素了。

吃老干妈上面爽,用马应龙下面爽,中国人两头都帮美国人照顾到了,难怪美国人要感谢我们。

除了吃的用的,还有我们中国穿的也走出了国门。当年见证女排辉煌的回力鞋,就摇身一变成为好莱坞明星追捧的“WOS33”,相比国内不到100元的售价,留洋后的“回力”一跃翻了5倍,卖到70欧元,连老外都开始求代购。

看看咱们中国这些老字号,一样几百年屹立不倒。不管怎么样,致富之路我已经帮你指明了,至于选哪样代购,就看你们了,嘻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