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八一八我们童年吃过的国产巧克力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导语:外软内脆的榛子巧克力、含着一口甜酒的酒心巧克力、折断时“啪”一声清脆利落的巧克力板…小时候,半岛君真的hin迷各种巧克力,那口香甜黏腻的滋味,就像快乐一样难以抗拒。长大后,变得不太嗜甜,以前揣在裤兜里不舍得吃的巧克力很少再吃,更喜欢甜中透着微焦和果酸,在舌尖缓缓融化的黑巧,但偶尔翻到一些回忆帖,还是会想念曾经那些“蛀牙好友”。(来源:什么值得吃)

不说不知道,90后童年吃过的巧克力多数是国产品牌,细细整理下来,就是一部浩浩荡荡的“中华牌巧克力史”。

我国的巧克力事业从50年代开始,由上海、天津、北京掀起这股甜蜜潮流,再渗透到其他城市。

今期,半岛君会分四章内容,和你聊聊那些被尘封的故事~

  • 第一章:巧克力的甜蜜旋律,从摩登的上海开始

  • 第二章:老一代天津人和北京人忘不了的巧克力

  • 第三章:全中国小孩都爱吃麦丽素和星球杯

  • 第四章:改革开放后,我们吃过的高档巧克力

巧克力的甜蜜旋律,从摩登的上海开始

益民、申丰、申浦

“上世纪50年代,非洲国家用可可豆抵债,上海起步开发可可粉、可可脂、可可液块的生产…”

翻开历史书,不难发现中国最早的巧克力工厂设在上海,益民、申丰、申浦等巧克力品牌相继诞生。

现时的益民食品厂

讲起益民并不陌生,我们小时候吃过的光明冰砖、三色雪糕、绿豆冰棍,都是它的出品,在巧克力的研发上,益民同样出色:

“光明牌威化巧克力”,四层威化饼mix巧克力夹心,再裹上厚厚的巧克力浆,卖2毛5一块, 当年老上海的下午茶,就是冲杯麦乳精,吃块威化巧克力,吃的时候,一层一层咬开来品尝。

拿到威化巧克力的孩子们,同样不舍得一口吃完,总是一边写作业一边偷偷地啃,享受着巧克力香甜和威化饼脆酥交替的美妙口感,吃完后,再用手指把桌子上的威化屑屑,粘起来吃掉~

现在仍是“国产零食之光”

益民旗下还有两大巧克力巨头:幸福牌、丰收牌,当年更热销香港,成为香港人最钟意的糖果手信。

上海巧克力的香港宣传广告

后来,巧克力的种类更加丰富,厂家用红绿蓝金色的锡纸,将巧克力花样包装,就有了小时候我们最爱的足球、地球、鸡蛋形状的巧克力,也打开了收藏糖纸的万花筒。

“申丰”的球形巧克力1毛钱2颗,每次拆开时都小心谨慎,撕开的锡纸,会夹在课本里面,让它变得平整。

包装纸整理妥帖后,再把小小的巧克力往嘴里送,虽说那颗圆圆的巧克力不够丝滑,入口后还会黏在上颚,但那一口食趣至今仍令人回味~

巧克力的升级,先是造型,后是味道。

紧接着,“申浦”推出了酒心巧克力,长着酒瓶的形状,藏了白兰地、茅台等酒液。品尝这口高级的味道,要像品酒般高雅细腻:小口咬开,在瓶口处吮吸甜甜的酒液,再慢慢把巧克力吃掉…

酒心巧克力酒气很淡,对于被禁止喝酒的孩子来说,“酒”是新奇的噱头,用来满足迫切长大的愿望。

小时候最喜欢干的傻事,就是吃完酒心巧克力,假装喝醉,踉踉跄跄地走着,卖力地模仿成龙大哥的电影打醉拳…

老一代天津人和北京人忘不了的巧克力

起士林大板、黑金刚、马大姐

翻查历史,会发现,早期巧克力发源的三个城市:上海、天津、北京,也是上个世纪西餐文化的流行地,制西点的技术和吃西餐的氛围,为巧克力提供了很好的发展基础。

像天津的“起士林大板”,制造它的“起士林食品厂”,归属于天津最老牌的西餐馆:起士林餐厅,这家餐厅的创始人:阿尔伯特·起士林是德国的御厨,清末年间已经开始在天津做西餐,开馆子。

40年代的起士林西餐厅

在零钱只有1、2毛钱的年代,起士林大板卖1块5毛钱,绝对是“巧克力里的爱马仕”。

要是谁家孩子考得好,或表现突出,就能由父母出面领着,到小卖部买一块起士林大板。

吃这么大一块巧克力,可是有技巧的:先掰成一格格,再一点点递到舌尖,巧克力融化后,超乎想象的顺滑!完全融化后,喉咙间流存的甜,充盈而满足。

孩子们吃完巧克力,会将起士林红色包装纸压平夹在本子里收藏,写作业时不时拿出来闻。

90年代,黑金刚夹心巧克力开始风靡天津,2毛钱1颗,一块巧克力掰两半,和小伙伴一人一半,口感厚重,香味浓郁,等到巧克力慢慢融化,一股甜到齁的奶味弥留唇齿间,久久不散~

现在,天津至华北一带的结婚喜糖里,还能常常吃到甜蜜的黑金刚。

除了黑金刚,北京的“马大姐”金币巧克力,也是北方巧克力界最闪亮的星。

金币巧克力卖得火,不是因为有多好吃,而是它金光闪闪、看起来好有钱的外形,满足了大人们讨好彩头的愿望,即便它吃起来又干又硬,入口一股劣质代可可脂的味道,也常年畅销。

全中国小孩都爱吃的巧克力

麦丽素、星球杯

90年代后期,小学小卖部的巧克力多到让人无从下手,但一包5毛钱的麦丽素是孩子们无限回购的零食,那口麦芽精、奶粉和可可混合的香甜,令人上癮。

很多孩子对麦丽素最初的认知,从《还珠格格》中小燕子咬下的药丸、《活佛济公》的仙丹开始。

受到古装剧的影响,孩子们放学后挤在小卖部买上一包麦丽素,边聊剧情边再现场景,聊到动情处,再来一颗“救命丹”增强气氛。

国内最早的麦丽素出自江苏梁丰,金丝猴、百诺随后推出,但拥有最多粉丝的还是梁丰牌。

吃麦丽素极需仪式感:先啃掉外层的巧克力,再把里面的麦芽精球含在嘴里,直到奶香味由内到外细细渗出,再把麦芽精咬碎咀嚼。

2002年,汕头甜甜乐推出星球杯,自此风靡全国,那黑白巧克力交融,混合香脆小饼干的口味,简直停不下来!

一个小小的星球杯,吃法各异:佛系派勺到什么吃什么;逻辑派按“黑巧克力酱-白巧克力饼干”的顺序吃;狂野派则快速搅拌均匀再慢慢品尝。无论是独食还是跟小伙伴分享,都能吃出不同的风味。

改革开放后,我们吃过的高档巧克力

金帝、徐福记

改革开放后,德芙、吉百利、费列罗等外国名牌巧克力争相流入中国,零花钱充裕或者过圣诞节会买,但更多时候选择国产的金帝。

作为曾经对外来品牌威胁最大的金帝,从推出第一块巧克力,就强调“只给最爱的人”这句土味的slogan,成功让它成为朋友或情侣之间送礼首选。

金帝还一直强调自己是纯正欧派风格,以至青春期的男孩女孩们,将吃巧克力看作一种浪漫又小资的生活。

可可味比较浓郁的“真”巧克力,还有徐福记,当年一推出就是走高端路线,只有过年时才吃得上,稀罕到不行。

半岛君最喜欢徐福记奇欧比,口味多,有抹茶、茉莉、海盐、芝麻、咖啡等等,中间能咬到细腻润滑的软馅,每一颗都很新奇。

一块块香甜的国产巧克力陪伴着我们走过童年、读书时代。。。虽然它已不再是生活的主角,但偶尔想起和它有关的回忆,嘴边还是会有一点甜~

有人说城市里的生活无聊乏味,那么希望透过这些形形色色的故事给到你半岛便利店般的温暖。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