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不知道去哪吃海鲜?快去广东湛江实现海鲜自由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章来源:地道风物

原标题:是时候去湛江实现“海鲜自由”了!

作者:叶吟啸

湛江人民对“海鲜”的定义与其他地方人有些不同。在湛江人眼里,只有当天从海里捞上来、还带着点海水腥味、在筐子里活蹦乱跳的,才能称之为“海鲜”;至于用冰块保存,或者放入水箱里经过长途运输的,对不起,这些在湛江只配叫做“海产”。

▲鲍鱼的扭扭舞。 图/网络▲鲍鱼的扭扭舞。 图/网络

▲“今天的桑拿房太热了,我翻个身啊。”图/网络▲“今天的桑拿房太热了,我翻个身啊。”图/网络

这份堪称“极致鲜师”的挑剔,来自老天爷对湛江人的偏爱——地处我国三大半岛之一的雷州半岛,湛江三面环海,与海南隔一琼州海峡相望,天生自带“海鲜之都”的光环,若从地图上看,雷州半岛正像一条大舌头,卷食着南海海域深处的鲜灵美味。

▲传说湛江人尝一口,就能估计出这批海鲜什么时候上岸的。 图/网络▲传说湛江人尝一口,就能估计出这批海鲜什么时候上岸的。 图/网络

而每个去湛江觅食的人,几乎都没有时间休息。从天亮吃到天黑,是对这片被热带季风吹拂得懒洋洋的土地的至高敬意,在这座不张扬的城市里,天上地下的“鲜”,见缝插针、无孔不入地渗透到每个街角旮旯里,钻入你的味蕾中。

1、要不是为了这碗粉,谁起得来啊?

早上六点,湛江城准时在肠粉店里醒来。

▲晨曦里的肠粉店。 图/图虫·创意▲晨曦里的肠粉店。 图/图虫·创意

在湛江,“粉”是当地人的本命物。无论是天涯海角还是街头巷尾,热腾薄滑的肠粉全天候如影随形地跟着湛江人出现,填补着每一副辘辘饥肠。一日三餐再加上宵夜,好比那红尘画卷徐徐展开,如果说海鲜是浓墨重彩,那肠粉就是最初的底色。

▲往肠粉上撒酱汁,就像往宣纸上泼墨。 图/图虫·创意▲往肠粉上撒酱汁,就像往宣纸上泼墨。 图/图虫·创意

而每一个湛江人,都称得上是肠粉专家——“粉”要米浆鲜榨,皮要薄中带韧,酱汁咸淡要适中,不需要噱头,菜油够香,酱汁够味,塑料袋套在碟子上一样吃得津津有味;区与区之间,大家的口味也会略有差异,老赤坎人喜欢吃口感粗糙但更薄的河粉,霞山人则偏爱口感滑嫩而厚实的肠粉。

 ▲咕噜咕噜,想想这勺带汤的牛腩浇到粉上。 图/网络 ▲咕噜咕噜,想想这勺带汤的牛腩浇到粉上。 图/网络 

比肠粉更高一个级别的是牛腩粉。软滑牛腩在大锅里不慌不忙地熬煮过漫长时光,汤汁里饱含着各味香料的深情,当一大勺香浓的牛腩汤汁铺满爽滑的汤粉,试问谁能拒绝这一碗滚烫的“有味人生”?

▲牛腩粉。牛腩软滑,牛筋弹牙。 图/图虫·创意▲牛腩粉。牛腩软滑,牛筋弹牙。 图/图虫·创意

牛腩粉基本上是不会出错的,但真要讲究起来,昌大昌海滨购物广场的“常聚美食店”,粉最为细薄、更能入味;而在赤坎中华路,“好味旺”家的牛腩汁才最是浓稠。

▲街坊们围坐在水井旁吃早餐。 图/图虫·创意▲街坊们围坐在水井旁吃早餐。 图/图虫·创意

但真正让外地人大开眼界的,还得是榕树湾美食坊的海鲜捞面。这家店没搬走前,原本在一口水井旁,街坊们清早起来端着不锈钢盘子在水井沿上吃肠粉、油条,尤以海鲜捞面最知名——老板娘每天买来大桶刚捞上来的小海鲜:鲜虾、鱿鱼、花甲……一锅煮起,满满当当铺陈在面上,用还带着海水咸鲜味儿的汤汁捞起,让人大清早就被生猛海鲜挤得肚圆胃满,直呼不可思议。

▲满满当当一大碗海鲜面。 图/图虫·创意▲满满当当一大碗海鲜面。 图/图虫·创意

而对于湛江人来说,这只是一天的“开篇破题”,精彩还在后头呢。

2、咩啊?你吃的那个也叫海鲜?

湛江话中很多海鱼的名字都很有意思——博米、流唇、狗公、塌沙、三毛、斋鱼、海沙虾……如果再把这些南方海域千奇百怪的生物,统统煮进一锅的“天然杂鱼汤”,就更有意思了。这正是湛江很多人家里餐桌上常出现的家常煮汤,各种鱼鱼虾虾放砂锅中加姜、葱清水煮汤,清甜无比,一碗接着一碗,在肠胃重现出风情万种的亚热带海洋。

▲湛江南三岛,渔民世代以拉网捕鱼为生。 图/图虫·创意▲湛江南三岛,渔民世代以拉网捕鱼为生。 图/图虫·创意

这些丰富的海鲜,正是南海的厚赐。在我国领海里,要数南海的自然资源最为丰富,其原生态纯净的海域、四季温暖的海水温度,特别适合各类海鲜生长;而南海海水流动尤其湍急,鱼虾在洋流里游来游去颇费力气,肉质自然更紧实,让人赞不绝口的“弹牙”、“爽口”由此而来。而在这座城市里,海鲜市场堪称“中国海鲜美食之都”的呼吸和心跳。

▲在海鲜集市上,拼的就是手速、眼力和杀价功夫。 图/网络▲在海鲜集市上,拼的就是手速、眼力和杀价功夫。 图/网络

要买便宜的小鱼小虾,可以先移步市场旁边的东堤码头,戴着斗笠的湛江渔女,刚从渔船下来,在地上摊开一块防水布就开始了买卖,不知疲倦地为来往路人推销琳琅满目的当季鱼虾;更“上等”的鲜料们则摆在大市场里,在霞山水产品市场和赤坎海鲜市场,海鲜数量之丰、价格之低,都足以成为外地游客流连于此的理由。

 ▲她手上拿的是小鲨鱼? 图/视觉中国 ▲她手上拿的是小鲨鱼? 图/视觉中国 

由于滩涂众多,湛江浅滩是螃蟹家族深为喜爱的栖身之所。湛江海蟹堪与江南的淡水大闸蟹平分秋色,尽管不似江南人吃蟹那么雅致,但湛江人吃蟹的乐趣正在肆意豪放之间——这里的虾蟹买卖多用竹箩装,吃的时候也是不锈钢大盆大盆地端上,阵仗不能小,牌面不能输。

▲海鲜一锅煮,根本不怕串味儿,只会鲜上加鲜。 图/网络▲海鲜一锅煮,根本不怕串味儿,只会鲜上加鲜。 图/网络

湛江蟹不仅量大,四季都可以放开吃,单单一种湛江青蟹,生长周期里就有几十种不同的名字和对应的吃法:软壳蟹、螚媬蟹、水蟹、肉蟹、干膏蟹、掩仔蟹、重壳蟹、黄油蟹、膏蟹、黄油膏、慢爪蟹…相比起膏蟹,湛江本地人更为推崇10月前后出现的换壳时的重壳蟹,肉质最为肥美鲜嫩,而没肉没膏的水蟹也是追求“极鲜”的湛江人的挚爱,一肚清冽海水,煮上一锅水蟹粥最是香甜。

▲大晚上的,这谁顶得住啊。 图/网络▲大晚上的,这谁顶得住啊。 图/网络

在虾的领域,湛江更是无可置疑的“虾霸”。作为全国最大的对虾种苗繁育养殖基地所在,有人曾测算过,中国市场里每三条虾中就有一条来自湛江。然而对于湛江人来说,市场上的虾早已失去“海鲜”的名号——趁着渔船靠岸,赶紧清水白灼,蒜蓉鲜烤两斤虾,让味蕾和今天的海洋气息得以联结,才不算辜负了这海这天这地!

3、“海上霸主”和“陆地神仙”,你选哪个?

提到湛江必说蚝。湛江常见的两种蚝,养殖方式与肉质又各不相同——在北潭为柱养,在官渡为吊养,前者壳厚肉甜,后者则肥大无渣。

而从吃法说,除蒜蓉、原味炭烧之外,生蚝还能用来煲韭菜、酥炸、油焗、煎蛋、煲粥、清蒸……湛江人随意摆在市井中央一张油腻桌子,一个炭炉土灶,借着城市夜空最后几分烟火,变着法子使海洋的鲜甜攻入味蕾。

▲ 每一只湛江蚝,都是一片小小的海港。 图/网络▲ 每一只湛江蚝,都是一片小小的海港。 图/网络

吃海鲜的方式有无数种,最带劲的还是烤着吃。湛江生蚝一张嘴,就能撬动整个中国的夜宵烧烤圈。不用辣椒,不用孜然,一把蒜蓉一块黄油,原汤就能吊出海水汁液的鲜咸肥美,舍弃了“势大力沉”的重油重盐,凭一手四两拨千金的温柔功夫,赢得全国人民味蕾的一致认可。

▲ 碳烤生蚝,也是烧烤摊一霸。 图/图虫·创意▲ 碳烤生蚝,也是烧烤摊一霸。 图/图虫·创意 

海滨美食城和绿林食坊的深夜烧烤摊,是湛江让人驻足不想离去的两大宝藏地,除了生蚝,大龙虾切开不用调味直接烤,鲍鱼加点黄油渗进肉里,湛江人总是能看似简单寻常就挑逗出美味的高潮。如果说湛江蚝是美食界的“海上霸主”,那湛江鸡则堪称吃货眼里的“陆地神仙”。

▲湛江鸡,无疑是制作白切鸡最佳原料之一。 图/图虫·创意▲湛江鸡,无疑是制作白切鸡最佳原料之一。 图/图虫·创意

湛江,尤其是安铺的“白切鸡”,鸡肉肥美得让人一试难忘。在烹饪方法上,湛江与顺德、广州的白切鸡略为不同——这边会用文火浓汤将本地的湛江鸡煮至八、九成熟,出锅后即用大量花生油涂抹,然后放入白卤水浸泡,过水要三提三放,直到皮黄肉紧、入口满嘴油香。

这是独属于湛江白切鸡的灵魂秘方,本地的沙姜、香菜也同样是提鲜助味的功臣。在这片被海洋风味占领的土地上,白切鸡凭借其深入人心的鲜美,硬生生在一众海鲜里杀出一条血路,直击老饕们挑剔的味蕾。

▲湛江街头的摊子,随处可见“流动”的美食。 图/视觉中国▲湛江街头的摊子,随处可见“流动”的美食。 图/视觉中国

而路尾桥头的鸭仔饭,也是嘉赏给各位不畏惧米饭中淀粉热量的碳水爱好者们的一大道惊喜,米饭用熬鸭的鸭汤制成,每一粒都在酥软中透着鸭香,让人迈不动腿走出这座海滨小城。

▲清炒沙虫。 图/图虫·创意▲清炒沙虫。 图/图虫·创意

此外,鲜甜脆嫩到无法用词语形容、只想颠覆三观的沙虫汤和蒜蓉蒸沙虫我们提了没?满街的牛杂猪杂别吃太饱,请务必记得给鲜脆到能唱出歌的浓白沙虫留个位置!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