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2019年巴塞尔表展被评为“最不理想的一次表展” 2020年将迎来重大转型

导语:在走过了102年的岁月,作为世界钟表珠宝行业规模最大的展销会,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以下简称巴塞尔表展)迎来了必须转型的阵痛期。从各方面的声音来看,外界对2019年巴塞尔表展都不甚满意,甚至收获了“近年来表现最差的一届表展”这一评价。(编辑:Julien[微博]

随着2019年年初瑞士腕表行业出口数据的上涨,外界对于经历过寒冬后的这一次巴塞尔表展尤为关注。不单单是因为行业的状况,更是因为这次巴塞尔表展有太多的特殊性和太多的第一次,最大的变化,自然就是斯沃琪集团的退出。很明显,2019年的这一次巴塞尔表展,就连组委会自己都不太满意。

参展品牌数量的下降,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2015年,参加巴塞尔表展的品牌数量达到2000余家,而2016年,尚有1500家品牌选择继续留在巴塞尔表展;2018年,参展商的数字则拦腰截断,仅剩不到700家品牌选择巴塞尔表展作为年度新品的揭幕时刻,组委会也不得不关闭了三座展馆;而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2019年,参与巴塞尔表展的品牌数量仅剩下大约520家。

根据巴塞尔表展组委会负责人Michel Loris-Melikoff先生给出的数据,2019年巴塞尔表展,共迎来81200名观众,比2018年减少22%,参展品牌的数量约为520个,比2018年减少20%,现场报道的媒体数量为3300家,比2018年减少了12%。Loris-Melikoff先生自己也表示,“组委会对今年巴塞尔表展也无法满意。”

展望2020年: “从降低费用开始”

之前不少的媒体报道中,受采访的参展品牌都对巴塞尔表展高昂不菲的参展费用和收益转化率抱怨不已,事实上,参展成本过高就是众多品牌离开巴塞尔表展的根本原因。例如,作为巴塞尔最大的参展商,斯沃琪集团在过去每年为巴塞尔钟表展支付约5000万瑞士法郎以用于员工及客户的交通、酒店费用。2013年该展览耗资4.3亿瑞士法郎邀请建筑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为其设计全新的展会大厅,而参展商需分摊相关费用。斯沃琪集团全球CEO 尼克·海耶克就曾经对媒体表达了对巴塞尔表展的不满,“我们参展商不是为了分摊建筑成本而来到巴塞尔表展的!”

对于参展费用的问题,Michel Loris-Melikoff先生明确表示,在2020年将努力降低10%-30%。

在斯沃琪集团出走之后,曾经占据1号馆中庭最大区域的斯沃琪品牌展厅,在2019年被设置成了媒体工作区域和用餐区。这是由于相关的法律因素,事实上在正式宣布离开巴塞尔表展之前,斯沃琪集团已经支付了2019年巴塞尔表展上这一区域的使用费用,所以其他品牌无法占据这个区域设立展厅,只能作为景观和媒体中心来使用。对于这个区域,Loris-Melikoff先生在2019年巴塞尔表展的闭幕媒体会上表示,2020年将“一定做出改变”。

2020年,巴塞尔表展将改期为4月30日至5月5日,而另外一项钟表展会日内瓦国际钟表沙龙(SIHH)将于4月26-29日在日内瓦举行。两大展会的无缝衔接,将会史无前例地营造整个钟表行业的全新局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