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时话| 当时间邂逅善良 50款“仅此一枚”的腕表齐聚一堂

导语:当整个腕表圈的中流砥柱,以“善良”之名齐聚一堂,便为世人呈现了这样一场以“ONLYWATCH”为名的独一无二的拍卖会。(编辑:Julien[微博]

人们通常会因为一件稀世孤品的出现,而记住一场拍卖会,但是没有任何一场拍卖会,能够像“ONLY WATCH”一样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不仅仅是因为这场拍卖上的每一件拍品,都是实打实的“世间仅此一件”,更是因为这场拍卖的初衷——以善为名。

“ONLY WATCH”是什么?

两年一度的腕表慈善拍卖会“ONLY WATCH”毫无疑问是腕表行业里最受瞩目的一场慈善盛事,今年已经第八届。提及ONLY WATCH,不得不提的就是杜氏肌营养不良症(DMD)。这是一种罕见的遗传病,患者十岁左右失去行走能力,在二三十岁间因呼吸衰竭而离世,目前医学上还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很不幸,摩纳哥人Luc Pettavino的儿子Paul,在多年前就确诊患有DMD。

最早,Luc凭借自身的资源和关系,在摩纳哥发起慈善拍卖,拍品涵盖了艺术品、绘画、钟表等等,拍得的款项全部捐赠给摩纳哥肌肉萎缩症防治协会,希望有一天这个病症能够被根治。

到了2005年,在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也就是“最美王妃”格蕾丝·凯利的儿子的倡导下,以稀有钟表为拍品的ONLY WATCH首次举办。参与的品牌将捐赠出一枚独一无二的腕表,分文不取。此后ONLY WATCH的规模越来越大,从2005年首届参与的35家品牌,到今天的50家品牌,ONLY WATCH 已经筹得了超过4000万瑞郎,除了拍卖佣金之外,99%的拍卖所得直接捐赠给DMD研究计划,堪称是一项慈善盛举。

2019年,50家腕表品牌围绕ONLY WATCH的主题——天青色,依旧提供了非常抢眼的拍品。后面我们会详细介绍

Only Watch上的王者

ONLY WATCH能够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和关注,不得不提百达翡丽的倾力支持。单独百达翡丽一家品牌拍品所筹得的善款,就占据了善款总额的近半数,毫无疑问是ONLY WATCH上的“王者”。百达翡丽为ONLY WATCH捐赠的腕表,或者是采用了绝对不会再普通款式上出现的钛金属材质,或者是以不锈钢材质表壳搭配超级复杂功能这样绝不可能出现的组合,每一件都堪称是收藏家梦寐以求的珍贵孤品。

2015年,百达翡丽为第六届Only Watch捐赠的是一枚带有三问、万年历、陀飞轮功能的不锈钢表款:ref.5016A,以730万瑞郎成交,创出品牌现代表款拍卖最高价格。

今年品牌贡献的这款6300A Grandmaster Chime不锈钢腕表,是品牌在售最为复杂的腕表。双面表盘,包括大小自鸣等5种报时功能,万年历和闹铃等一共具有20种复杂功能,加上不锈钢材质对收藏家的吸引力更甚,绝对看出百达翡丽今年想再打破纪录的野心。

Only Watch上的黑马

你一定会想知道劳力士在ONLY WATCH上的表现吧!很可惜,劳力士并不直接参与ONLY WATCH的拍卖,不过劳力士旗下的TUDOR帝舵却是ONLY WATCH拍卖场上不折不扣的黑马!2015年,帝舵首次参与ONLY WATCH拍卖,贡献了一枚复刻自20世纪50年代的Heritage Black Bay One不锈钢潜水表,这枚腕表当时的拍卖估价是3750瑞士法郎,而最后的成交价——375,000瑞士法郎!整整高出100倍!这也成为了当时最疯狂的腕表新闻!

如果说2015年的首次亮相只是“小试牛刀”,2017年的帝舵第二次出手,才是真正成就Only Watch”百倍神话”的标志。在这一届Only Watch上,帝舵捐献出了一枚Black Bay Bronze碧湾青铜左撇子潜水腕表。这枚腕表最初的估价只有5,500瑞士法郎,而最后的成交价格——350000瑞士法郎!

今年的ONLY WATCH,帝舵又在孤品腕表的材质上大做文章,拿出了一枚令人颇为震撼的全黑陶瓷潜水腕表Black Bay Ceramic One,又是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帝舵正常款式上的材质。“百倍帝舵”的神话还能继续吗?我们拭目以待。

2019年第八届ONLY WATCH慈善拍卖将于11月9日日内瓦时间下午2点举行,今年又将诞生钟表拍卖史的哪些神话?下面让我们看看今年都有哪些“绝世无双”的孤品腕表参与2019ONLY WATCH慈善盛事。

AKRIVIA

  • Andersen Genève
  • Artya Precious Butterfly Engraved
  • Arnold & Son Dial Side True Beat DSTB Only Watch Edition
  • Armin Strom Pure Resonance Only Watch Edition
  • Atelier de Monaco Tourbillon Oculus Only Watch
  • Audemars Piguet爱彼 Code 11.5 Tourbillon Openworked two-tone
  • Breguet宝玑 Type 20 Revival 2055ST

这款TYPE 20 名为“Rivival”,是因为其机芯采用了Valjoux 235机芯(13令),衍生自50年代所使用的Valjoux 222机芯(14令),可以说是一种复兴,也可以说是“重生”。腕表表盘的灵感源于当时用于出售的极少数配备青铜色表盘的民用版本及军用版本腕表。部分黑色表盘经长期阳光暴晒之后亦会呈现青铜色调。

  • Blancpain宝珀五十噚Barakuda Only Watch 孤品腕表

这枚五十噚Barakuda Only Watch 孤品腕表是宝珀为Only Watch订制的第八枚腕表,时标、陶瓷潜水表圈上的刻度,以及秒针尖端都呼应了这一次Only Watch的主题“天青色”。

  • Boucheron宝诗龙 Ajourée Serpent Only Watch
  • Bovet播威 Recital 23 “Hope” Only Watch

砂金石材质的璀璨表盘上,一位小仙女坐在月牙上向人间播撒希望的光辉,这也许是这枚“HOPE”腕表名字的来源。该图案需要微绘大师全神贯注工作大约100个小时才能完成。雕刻大师打造的晶莹闪烁的“碎玻璃”效果,将时间显示与月相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与这款腕表的其他部分相得益彰。作为点睛之笔,腕表左侧饰有纯手工装饰的流星,中央镶嵌一颗璀璨钻石。

  • Carl F. Bucherer宝齐莱 柏拉维Scubatec Only Watch 2019
  • Chanel 香奈儿J12 Inséparables Black and White
  • Christophe Claret Maestro Only Watch
  • Cyrus Klepcys Alarm
  • Czapek Chronograph Only Watch 2019
  • De Bethune x Urwerk

DB与Urwerk,这两个独立制表师品牌同样都是以天马行空的创意独步表圈,其实很多表迷都希望看到这两家的携手,没想到在2019Only Watch,这个梦想真的能够实现了。目前这枚腕表还只有设计草图,让我们拭目以待。

  • De Witt Academia Slide Only Watch
  • F.P. Journe Astronomic Blue
  • Fabergé Lady Compliquée Winter Only Watch
  • Chronomètre FB 1精密时计系列“Night Star”腕表
  • Frederique Constant康斯登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 Manufacture Meteorite
  • Girard Perregaux 芝柏Laureato Absolute Chronograph Only Watch
  • Gronefeld 1941 Remontoire Only Watch
  • H. Moser & Cie. 亨利慕时勇创者恒动月相Only Watch概念腕表 Only Watch

这枚腕表的特别之处,在于其表盘的涂层,采用了目前人类制造的“最黑的物质”,可以吸收99.965%的光线,更能够凸显6点位月相的神秘和迷人。

  • Hermès 爱马仕Arceau 月读时光腕表 Only Watch
  • Hublot 宇舶表经典融合陀飞轮蓝宝石奥林斯基Only Watch腕表

同样是为了呼应“天青色”的主题,宇舶表在白金表圈上镶嵌54颗长方型切割托帕石,并且采用同样色调的橡胶表带,腕表配有蓝宝石礼盒。

  • Jacob & Co. Epic X Chrono Messi Baguette
  • Jaeger-LeCoultre 积家超薄大师万年历珐琅腕表“Chestnut”
  • Jaquet Droz雅克德罗

    大秒针镂空One(Grande Seconde Skelet-One)独一珍品腕表

  • Konstantin Chaykin Selfie
  • Louis Moinet Memoris Only Watch
  • Louis Vuitton x Anita Porchet – Escale Spin Time Only Watch
  • Maurice Lacroix Aikon Mercury
  • MB&F x l'Epée T-Rex Only Watch
  • Montblanc 万宝龙1858 追针计时腕表 Only Watch
  • Moritz Grossman Reserve de Marche Only Watch
  • Piaget 伯爵 Altiplano Ultimate Automatic 910P Only Watch
  • RJ Arraw 6919 Only Watch
  • Rebellion ReVolt Only Watch
  • Richard Mille RM 11-03 McLaren Prototype
  • Speake-Marin London 92 Only Watch
  • Singer Track 1 Damascus Only Watch
  • Trilobe Only Watch
  • Ulysse Nardin雅典表 Exo-Skeleton X
  • Voutilainen TP1 Pocket watch
  • Zenith 真力时 El Primero A386 Revival Only Watch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