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没见过香港的蜗居生活 就别说自己过得不幸福

导语:香港两个字在很多人心里就等于“有钱”,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在这繁华的背后,隐藏了20万人的绝望。

01 香港

提到香港你会想到什么?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还是热闹繁华的国际都市,又或者是驰名中外的购物天堂。。。

前一段时间香港最小的房屋开卖,仅仅只有14m²,但是里面厕所、厨房、床一应俱全。

14m²是一个什么概念?在香港,“猪”的均居住面积就有5—9㎡,而车位的标准面积是15㎡。

一个人到头来连辆车都不如。

可是为了能在香港生存,很多人依然选择把自己的全部都倾注进这14m²的空间中。

但这并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们住的房子是最差的,房租却是最高的。

据调查,香港房租最高的地方不是中环,也不是浅水湾,而是全港十八区最贫穷的深水埗。

这里每尺的最高租金可达300港元,相当于2823人民币每平方米,大约是北京三环房租的15倍左右。

可即便如此,还是约有20万人居住在此。

劏房

劏,剖开的意思,顾名思义就是把房屋分割成更小的居住面积。

在香港很多基层市民收入低,最低工资约在5000 - 7000港元,这些收入导致他们根本住不了宽敞的房子。

所以房东只能把房子分隔开,来满足住户的需求。

大部分的住户面积只有7-13㎡,但是这样的房子里,会有厕所和厨房。

有人说那也算是五脏俱全啊,不算太糟糕。

那这些“五脏”可能有些拥挤。。。

因为面积小,基本所有劏房的洗手间和厨房是没有分割的,没错,做饭和方便的地方在一起。。。

但是这已经算是劏房的高配了。

你以为住在这种环境中的都是成年人么?其实不是的。。。

根据统计,25岁以下的是65岁以上的3倍之多!20万人中儿童竟然占了4万人!也就是说,这些孩子从小就生活在这里。

没有窗户没有阳光,没有自己的隐私,只有堆满了杂物的空间,他们称之为“家”。

棺材房

棺材房就是比劏房条件还要差的房间。

这里没有厕所,没有厨房,只是一个四个板围起来的空间。

赵本山的小品种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房子修的再好那是个临时住所,这个小盒才是你永久的家呀。

没想到一语成谶。

棺材房的产生是因为横向空间已经无法再次切割,所以只能纵向分离,这里的房间每间平均面积仅有1.5㎡。

没错就是这个还没有双人床大的空间,一个月的租金就要1500元-2000元左右。

在这里个子稍微高一点的人,连腿都伸不直,出门进门都要“卑躬屈膝”,是不是像极了生活的缩影。

这里哪是“家”,只不过是一个可以藏身睡觉的地方罢了。

蜂巢房

顾名思义就是像蜂巢一样的房间。一个“蜂巢”中,可以容纳很多人。

由于所有的房间都是用铁丝网隔离开的,像极了“鸟笼”,所以这里又被称为“笼屋”,住在这里的人也被称为“笼民”。

原来“笼中之鸟”只是一个比喻,可是在香港,它却变成了现实。

与棺材房不同的是,这里居住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即使这样,一个月的租金

也要1200元左右的港币。

“笼子”里是床具,“笼子”外便是承受不起的寸土寸金。

在很多香港人心里“笼屋”是一种耻辱。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在“笼民”心里,把床用铁网封闭上锁,就是一个不至于流浪街头的“家”啊……

02 北京

在北京城区的地下空间中,住着近百万的流动人口。在一些非正式的语境里,他们被称为“鼠族”。

在这个没有阳光和新鲜空气的世界里,人们从没有窗子的房间里起床,到公厕倒便盆,然后花五毛钱洗五分钟澡,爬上水泥梯走向外面的世界。

听着满是心酸,但是谁让这些小房间比地面上同等条件的房子都要便宜呢。

地下室的租金一般只需地上房屋的一半,个人租住面积一般在3.7~9.2平方米之间。

他们的楼上可能就是“光鲜靓丽”的咖啡厅,寸土寸金的商场。。。仅仅是一个地板的距离,却隔出了两个世界。

简简单单吃个饭就完事了

想健身也只能自己买简便的器械

孩子的童年也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度过

阴暗潮湿楼道里的衣服可能好几天都不会干

遇上下雨天,那可就遭殃了

可就是这条阴暗潮湿的过道,承载了无数人的梦想。

03 上海

当年海清主演的电视剧《蜗居》火了,同时也让蜗居一族进入了大家的视野。

上海也是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对许多低收入人群来说压力太大,尤其刚来上海打拼的人。

他们不讲究住的舒适,只求得有一栖息之地。

所以价格低廉的出租房就成了他们的首选。

杨浦区隆昌路的“猪笼城寨”又迎来了新的客人。这里大概住着250多户人家。

大小不一如同笼子般的住家,屋与屋的间隙很小,密密麻麻地排列着。

这里像极了电影《功夫》中包租婆的地盘。每层楼都是被长长的走廊链接起来,楼道的内侧是一个又一个的房间。

原本整洁的大院也被无序的竹竿分成了若干个小区域,每个竹竿上都搭晒着床被和衣服。。。

整个公寓就如同一座古罗马斗兽场似的筒圆形建筑。站在院子中间,你就会被周边呈土灰色的五层楼房团团围住,犹如“围城”一般。

站在院中仰望,就如同坐井观天一般。

04 广州

在广州的蚁族被称为“穗蚁”。

曾经,大大小小的城中村是最受欢迎的“蚁穴”。但是随着着城市化的过程,不少城中村被拆除,迫使蚁族们不断的向外寻找前途。

除了像赤沙、棠下、上社等地因绝对低廉的租金成为目前蚁族较多的聚居地之外,高校附近的城中村也因为交通便利和成熟的生活设施成为了很多“蚁族”的首选。

记者曾经采访过这些“蚁穴”,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后还是鼻子一酸。。。

最廉价的单间也要每月三四百块,面积只有十平方米左右,所谓的“床”就是两张凳子上架一块空空的床板,被褥之类的还要租客自备,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的电器装备,也没有独立卫生间。

可就是这么苦的条件,每年还有数以万计的人住在这里。都说生活不易,要珍惜。可是这里大多数的人都是为了生存,生活这个词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太奢侈了。

我想不止一个人这么想过:既然这么苦,为什么还要难为自己,换个城市,说不定会轻松很多。

看到过这么一个回答:人生是很累的,你现在不累,以后就会更累。人生是很苦的,你现在不苦,以后就会更苦。

不管是蚁族还是鼠族,不管是蜗居还是住“棺材房”,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容易二字,只不过是咬牙坚持罢了。

夜幕下,高楼大厦灯火通明,不远处却是土阶茅茨。

生活或许是不公平的,但是长风破浪会有时,那时你再回头,这些曾经吃过的苦,受过的罪都会变成生活对你的嘉奖。

如果你还在抱怨生活,就请看看这些:生活或许不是你想要的样子,但一定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