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尚品

百亿身家名媛的一天 跟她比卡戴珊家简直贫民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章来源:GrilDaily

原标题:身家253亿顶级名媛的一天:跟她比,卡戴珊家简直贫民。

作者:钮祜禄桑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伦敦富人区的巴洛克石阶上。住着6亿豪宅的塔玛拉,在真丝定制大床醒来,旁边是她的富商老公和宝贝女儿以及名贵泰迪,顶级管家穿过十多个回廊和阶梯给她送咖啡,而55个佣人已经有序打扫着57个房间。

邻居凯特王妃估计还在睡梦中吧,塔玛拉心想。

每当此时,她都会抿着咖啡恬淡地说一句: 我的生活是充足快乐的。

这一幕被纪录片《Tamara‘s World》捕捉下来,直译《有钱人的世界》。

女主人塔玛拉全名Tamara Ecclestone(塔玛拉·埃克尔斯通),她刚被妈妈怀上就赢了,贵为全球20大富豪女继承人之一,父亲是F1赛车管理协会总裁伯尼·埃克尔斯通,身家36亿美元(约253亿人民币)。

《Tamara‘s World》上线后,火速刷遍全球,看过她日常的人,无不受到惊吓和伤害。

在床上喝完咖啡亲亲老公逗逗女儿,助理丹妮和梅根准备来安排她的一天。

“等下练完普拉提后要做美甲,party已经准备好了,造型师4点会过来,如果您需要spa我提前安排。”这一切,都可以在家里的美容院和健身房进行。

化妆过后,塔玛拉来到上千平米的衣帽间挑选衣服。衣帽间按春夏秋冬4个季节划分,每一季搭配的鞋帽包几乎是定制款。

苦恼的是,塔玛拉基本没有逛街的时间,各大品牌会拿着最新款供她选择。衣帽间宛若世界大牌定制工坊,佣人中,有人专门负责洗衣服,有人负责熨。

塔玛拉远嫁迪拜富豪的闺蜜每年会回伦敦探望她,并且每次都会惊叹:比我去过的任何商店都高大上,简直是博物馆。

可对塔玛拉来说,这只是无数栋房子中的一栋,更是无数个衣帽间中的一个。“其实这就是普通的衣帽间。”

她只需要赶紧在4000个chanel包包中选出一个,参加今晚《冰雪奇缘2》全球首映。此时,女儿娇俏的跑过来扯着耳朵叫:“妈咪!你穿的是Prada!”

塔玛拉自顾挑着衣服,依然不忘小声回复:“honey,今晚每个人穿的都是Prada。”

塔玛拉经常在自己家迷路。毕竟从酒吧到桑拿房,或从保龄球馆到美容院的路,十弯八绕,她不停问身边的佣人。

“夫人,您上两层,左转50米再右转30米就到了。”家里57个房间,大部分她都没去过。

“我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个房间,反正常用的就是厨房、卧室和客厅。”同时,塔玛拉的亲切是丹妮喜欢这个女主人的原因。

塔玛拉在富豪中,的确称得上友善和蔼,她跟富人区的每一家都相识交好,从印度钢铁大王到威廉王子,就像自己家一般,也许因为方圆几里的地皮都是她的。

说塔玛拉只拥有奢靡的生活的话,也对也不对,她每个月会清理一次衣帽间,将清理的高级衣物义卖,把钱捐给伦敦的儿童医院。

她最看重的圣诞节,每年给生病的小朋友准备几千份礼物。为慈善机构站台的宣言是“要求尽管提,预算管够。”塔玛拉明白自己的独特性:“我出身特权阶层,所以必须做些什么。”

“作为家庭来说,我们是很接地气的”,塔玛拉很真诚:“我们甚至会在厨房打闹。”真的非常接地气。

塔玛拉对自己的人生笃定而有计划,结婚前,她是大胆自信的超模,不少人心中的女神。20岁独立后,她当电台主持,做自己的杂志和品牌,个人积累的资产高达2亿英镑。

成为富婆后,她认识丈夫杰伊,一星期后决定订婚,半年后完婚。婚礼选在风光如画的法国南部海滩,嗨足三天,世界名流,政商富豪,共享这价值1亿元的顶级婚礼。

杰伊说:“和塔玛拉结婚前,我的生活一成不变。住着大豪宅,开私人飞机到处玩。”

好无聊的生活。结婚后,杰伊把空余时间给了女儿,只有偶尔的“man‘s time”,他才被允许和好友坐私人飞机去拉斯维加斯玩一把。

塔玛拉希望生活中的每一分,都用在女儿身上。所以他们的家庭,总是统一而高效。对塔玛拉来说,家庭是她的一切,而女儿菲菲是她一切的核心。

她的财富,名气,时间,不惜手段与方式花在女儿身上,丈夫扮演地产富豪和高级画廊合伙人的角色,而她自己,“只是一个可亲的妈妈。”

所以,塔玛拉说:女儿的衣帽间比我的还大。

衣帽间还不够,为了让女儿更开心,塔玛拉把桑拿房改成了游乐场。

“对菲菲来说,游乐场就等同于男人坐私人飞机到拉斯维加斯,旁边还有脱衣舞娘为伴,我想给她这一切。”

塔玛拉的日程表,几乎在围着女儿转。她将女儿每天的日程表排得非常满,从幼儿园,到芭蕾、马术各类培训,到在家陪着她玩。

女儿最喜欢的万圣节,她准备了上百个大南瓜,最重的达上吨。

塔玛拉甚至放弃了所有的约会,无论是丈夫还是闺蜜,她只想成为一个完全的24小时妈妈。

有时候单调的母女生活,只能靠逛超市缓解,带上司机和保镖,两个助理,在Costco,购物车一会儿排成¥,一会儿排成$,采购的东西最后用货车拉回家。

但是妈妈的生活总归是无聊的,每当这个时候,塔玛拉就会拉着丈夫女儿去度假,比如她从小就喜欢去的瑞士格斯塔德。

塔玛拉说,在那儿,她有个小木屋。小木屋比较小。算上地下室,一共5层,建在壮美的雪山旁,两个清洁工和管家会提前几天拉着所有行李坐专机到瑞士安排。

塔玛拉就在这里,享受天伦。玩累了乘马车到就近的瑞士小镇,偶遇自家开的酒店。

一家人第一次在自己开的滑雪场坐雪橇,合影留念。

往山顶走,向远处眺望,塔玛拉触景生情:要是能在这里有套房子也算美满了吧。旁边的杰伊不忍戳破她的幻想,只轻轻补了句:你忘了吗亲爱的,这片山就是你的。

从瑞士回来,圣诞节即将来临,塔玛拉又有了忙碌的机会。她要为女儿把整座豪宅装饰一番,准备的礼物堆成了小山,助理与装饰工人熙熙攘攘,在豪宅内奔忙。

几乎小半个芬兰小镇被搬了过来,光圣诞树就有7棵,气象万千。

35岁的塔玛拉看着这无数人想都不敢想的一切,非常知足:这样的生活就够了。(不然你还想怎样)

平安夜,院子里养的29只狗已在保姆照料下一一就餐。塔玛拉一家三口正在圣诞树下笑得开怀。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