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有谁不爱气质女神袁泉呢?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内容来源:时尚COSMO

原标题:有谁不爱袁泉呢?

她在《我的前半生》里演唐晶,戏火了,后来也有翻来覆去火起来的戏,但袁泉这名字开始被反复提及。

职场女性,袁泉。

大青衣,袁泉。

她在《中国机长》里演一个乘务长。如果说李沁和张天爱的角色是20出头娇娇艳艳的花,走路都要颤抖枝叶,袁泉就是一棵树。沉稳的步子,干练的摆手,淡定自若的脸上有一分微笑。

几乎一露面,肢体语言就锁定了身份和人物性格。

好的演员,总是能凭借细节将自己的人物立住。

比如影片中的危机一刻,毕男一边吸氧,一边竭力保持镇静安慰乘客。凌乱的发丝和苍白的面色已经暴露了她心里的不安,但袁泉利索的动作里透露着她的专业、理智,像定海珠。

这个她,当然是乘务长毕男的。

当角色过去了,观众眼里留下的是袁泉。

袁泉身上始终带了一种别致的朴素和克制,就像她自身只要10分,你给她100分她就笑着退还那90分一样。记者拿一个今年最火的问题之一去问她,你怎么看待女演员的年龄危机,袁泉说,“每一个知道自己以演员为终身职业的人,在很早的年龄大家都知道,在什么样的年龄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常识。”

“你就知道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你会遇到什么样的角色,当你30多岁这个阶段,会遇到什么样的角色。”

“以演员为终生职业的人,心里是要做好准备的。”

袁泉的“简”有一瞬间,衬得之前女演员们的发言竟然略发花俏。这种特质,也几乎带进了她的表演方式里。

为了演好一个角色,找对角色职业的特性,生活里的基本功自然是不嫌多。

拍摄《中国机长》前的三个月里,袁泉和剧组演员一起进行了乘务员的专业训练。拍完电影后,那些职业习惯依然留在她的身体记忆里。比如以往早上漱口,她会拿起大瓶的水双手倒水,现在则是将大瓶的水放在胳膊上,利用前臂的支撑,把这动作一气呵成。

这种对角色如一的追求,最后达成的效果是化繁为简,举重若轻。

你觉得她怎么那么像一个真正的空姐,因为她的确以全新的条条框框规范了身体的秩序。

还有一种“简”,是袁泉在情绪戏上追求极致的精准。

“我们有很多场戏在现场拍的时候都忍不住想流泪,但是自己知道这个眼泪得咽下去,因为这不是你释放自己情绪的时刻。”

很多人认为演员是个单凭感性就能胜任的行业,其实错了。这世界上的事业都需要感性和理性的相互克制,达成自然的平衡。只是对于演员来说感性被看重了。

过于理性,容易冷淡。感性超标,角色则会走偏。花絮里袁泉的眼泪是导演喊了卡之后才抹去的,她难受地跟剧组人员笑笑,前一段属于角色最精准正确的部分,留在了镜头里。

这是袁泉的“简”,也是她的克制。

这是不令人意外的,在更精致的京剧、话剧舞台上锤炼多年的袁泉,应该早就掌握了演戏也是一门洞悉人心的科学。在繁复的准备与思考里,让一切浑然天成。

袁泉拍的戏少,所以每次看她出来都觉得很珍贵。但她身上的珍贵也不止爱惜羽毛这一点,有一些必定要归类在好演员的人文情怀里。

比方这次拍《中国机长》前,袁泉最担心的是“伤害当事人”。

他们跟真实事件的历难者有一个接触的机会,跟她的交流过程的时候,袁泉带了一点试探性。

因为她怀疑人在经历过这种极端事件之后,再去问一些细节,会伤害到当事人。

毕楠倒很直爽,她告诉袁泉,他们面对突发事件所做的反应,其实都是出于职业本能,是长年累月训练的结果。这点给了袁泉表演时的航向,那种危急关头纹丝不乱的从容,是必需,也是事实。

但单是这一点“试探”,就看出袁泉是有心人。

关注到人灾难后的心灵创伤,也是演员本身共情能力最直接的展现。

提起袁泉,愿意说她素简,无论是为人还是表演。但,这正是她在时间之中从容计算失与得之后留下来的气质。

年轻时候的袁泉亮眼得很,灵动得像一头小鹿。那时候的“灵”有更活泼的肢体、更灵动的表情加持。

现在的袁泉,删繁就简三秋树,找对了年纪里所独有的气质,她还是有自己的独一份。

到底是珍藏住了时光,也珍藏住了自己。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