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时尚界的出版老大都转行做网红经纪公司了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导语:康泰纳仕集团正在将自己塑造成提供出版和营销一站式服务的公司。

图片来源:digiday

康泰纳仕集团正在将自己塑造成提供出版和营销一站式服务的公司。

据时尚媒体Glossy报道,康泰纳仕集团计划推出一个新的KOL平台“The Influencer Network”,目的很直接,就是为了吸引广告商合作伙伴,帮助他们发现人才并开展活动。

The Influencer Network将会聚集超过3500位拥有强大粉丝基础的KOL(意见领袖)及Influencer(影响者),最终可覆盖总计超过3亿的粉丝人群。这样的粉丝量级对于广告商来说无疑极具吸引力。康泰纳仕首席收入与营销官Pamela Drucker Mann表示,在初创阶段,这个KOL网络将主要服务于“公司核心DNA特有的时尚和美容客户”,然后再扩展到其他领域。运作形式就像公司内部的代理和创意团队“23 Stories”一样,康泰纳仕会在同广告商达成合作的基础上,帮助他们引入资源。

至于KOL的筛选,康泰纳仕会通过CitizenNet的数据进行分析和挑选。CitizenNet是康泰纳仕于2017年收购的受众预测技术公司,就像此前收购的体验活动公司Pop2Life和事件技术平台Ribyt一样,CitizenNet也是公司战略增长计划的一部分。

中国版《悦己Self》

《Teen Vogue》

去年一整年,康泰纳仕旗下杂志频繁动荡,11月,集团旗下年轻时尚杂志《Teen Vogue》纸质版停刊,男性时尚月刊《GQ》、女性时尚月刊《Glamour》和《Allure》 以及家居生活月刊《Architectural Digest》将由每年12期缩减为11期;美食月刊《Bon Appétit》将从每年11期缩减至10期;时尚杂志《W》和旅行杂志《Traveler》将从每年10期缩减至8期;9月,中国《悦己Self》杂志结束纸质版,网站和APP的运营。

新KOL平台的推出是公司寻找新收入增长点的尝试。就在一周前,康泰纳仕还发布了一个名为“Next Gen Network”的多个数字出版物集合平台,定位读者群体为千禧一代和Z世代,The Influencer Network的发布紧随其后,前者的设计目的也是打包交易的一部分,可以让广告主一次性获取所有出版物。

Drucker Mann表示:“Next Gen和the influencer network都建立在同一目标之上,就是利用康泰纳仕数字出版物的快速增长,深入挖掘千禧一代读者。据悉,在Next Gen的所有出版物中,千禧一代读者占到了83%。“这些数字出版物不仅仅带来了流量,更重要的是,从多元化的角度看,它们背后的社区群体具有极高的热情。”

在时尚品牌争抢着走到线上的同时,时尚媒体的数字化转型也迫在眉睫,电商和内容的界限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日前,英国时尚电商ASOS旗下的免费时尚杂志《ASOS Magazine》在庆祝第100期发行时,决定开始在官方网站上售卖该杂志。优质的内容带来大量的粉丝基础,趁机进行售卖,扩大读者覆盖面,是吸引广告商的最佳办法。

然而对于康泰纳仕来说,一系列的变动更像是一场由下至上的改革,传统的传媒巨头能否继续造梦,仍旧是一个未知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