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纸媒非一日之寒 《VOGUE》等康泰纳仕旗下杂志再次裁员

导语:据女装日报消息,康泰纳仕集团旗下的核心杂志《VOGUE》和《Vanity Fair》还在继续裁员,员工人数较6个月前分别减少12人到13人为进一步节省成本,集团此前还鼓励一些知名度高的编辑转为自由职业者。 康泰纳仕于去年底决定把美国和国际业务合并,旗下杂志主编均制定了新的削减预算方案,包括生产费用和裁员计划等。(来源:新浪时尚编译)

据悉,Vogue和Vanity Fair这两家杂志都有一些自愿离职的人员,并且其中一些人的职位并不会被填补替换。例如,爱德华·巴萨米安(Edward Barsamian)离开了他在vogue.com的时尚编辑的职位,转向就职于维多利亚贝克汉姆品牌在线扩张的职位,但他在Vogue的角色不会被填补。去年年底离职的人物编辑Eve MacSweeney也是如此。

同时康泰纳仕还在进行一些招聘,主要是视频和制作领域,这是Conde一个很大的投资领域,一些人已经从编辑岗位调到了公司内部的其他职位。但即便如此,全职为《时尚》(Vogue)和《名利场》(Vanity Fair)在线和线下编辑的人也越来越少。

纸媒低迷早非一日之寒,2018年末,康泰纳仕便以合并以纽约为总部的美国业务和以伦敦为总部的国际业务结束了2018暗淡的一年,并任命一位新的全球首席执行官。

不仅如此,2019年一开头看起来就已经显得有些暗淡。一月份,康泰纳仕旗下包括《Glamour》、《Wired》、《GQ》、《Allure》和《W》等多个杂志就已经进行了一波裁员

在过去的两三年中,进行内部重组的康泰纳仕不断筛选并解雇一些被认为不必要的员工,同时招纳少数专注于数字化的新员工,在数字化转型上不断烧钱。集团在数字平台上的巨大投资巨也是康泰纳仕英国区22年来录得首次亏损的原因之一,不过在集团数字化转型的关口,这笔钱是一笔不能省的钱。

目前来看,这笔投资已经开始有所成效。康泰纳仕2018财年第一季度的收益与目标相符,第二季度的收益则超出预期,其中大部分收益都是数字广告带来的。

正因如此,康泰纳仕集团努力在其他方面降低成本。据《女装日报》此前报道,康泰纳仕员工不只在抱怨裁员潮和紧缩的制作预算,还对愈加严格的日常开销管控有所怨言。据说集团让员工减少使用出租车或者Uber打车以节省成本,这对于曾经的康泰纳仕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除了节省日常开销,曾经是世贸中心一号楼主要承租人的康泰纳仕已经不再财大气粗了,总部的办公楼层从共计23层变成了15层,减少了35%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