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捧红过凯特摩斯和麦昆 时尚杂志The Face停刊15年又回来了

导语:停刊15年之后,那个以打造极具视觉冲击力封面而闻名、捧红了凯特·摩斯、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等各界名流的英国传奇时尚杂志《the Face》又回来了。

记者 | 黄姗

“他曾经破碎过,现在他是一个明星。在他迸发创造力的新专辑中,《The Face》在洛杉矶发现这名说唱歌手正在疯狂骑行,”这段话来自新上线网站Theface.com的首篇独家特写,该报道描述的是英籍法裔饶舌歌手Octavian的故事。

《The Face》听上去有点耳熟?是的,这是英国传奇风尚杂志《面孔》(the Face)的最新数字网站。停刊15年之后,那个以打造极具视觉冲击力封面而闻名、捧红了凯特·摩斯、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菲比·菲洛( Phoebe Philo)等各界名流的时尚杂志《the Face》又回来了

目前,新版《The Face》的网络版已经上线,而印刷版本将会在今年9月开始发售。网络版Theface.com沿用了老版杂志极具辨识度的红与白品牌名。内容上包含了多篇人物特写,包括一篇与饶舌歌手Ms Banks及其搭档、轻重量级拳击手 Lawrence Okolie的对话,以及一篇关于世界家庭大会的调查报道;该大会是一个基督教联盟近期在意大利举办的,有极右翼团体出席了会议。

“这是the Face回归的完美时机,”新版《The Face》杂志编辑Stuart Brumfitt告诉英国《卫报》,“在这些充满不确定性的时间节点上,我们想开创一个有趣、聪明而团结的地方,让那些热爱时尚、文化和社会的人们在其中沉醉狂欢。”

新版杂志总编Dan Flower认同这次复刊的时机很对。“《The Face》首次出版的时候(1980年),英国正处在一个政治热潮当中。”他相信,新版杂志将吸引到新一代对政治觉醒的人群,而80年代的人和当代青年将会有很强烈的对比。

印刷行业如今已被视为夕阳产业,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杂志社确有如日中天的地位确属于。《The Face》杂志由Nick Logan策划,在1980年5月正式问世,引起巨大轰动。Nick Logan和他的妻子在创办这份杂志的时候银行存款只有3500英镑,谁能知道the Face获得的巨大成功的数月之后,这对夫妻可以借钱资助电影公司21世纪的创办呢?该杂志第四期就请来了乐坛巨星David Bowie担任封面人物,当时这期杂志出版时间还在该杂志的创办元年。

在鼎盛时期,the Face杂志平均月销量高达7万册。它的封面故事系列,包括《像凯特莫斯这样的人》、《Bart Simpson》、《麦当娜》、《McQueen打扮成圣女贞德》、《大卫·贝克哈姆还是13岁的男孩打扮成黑帮少年》等特稿,确保该杂志在报刊亭脱颖而出。

1995年10月出版的那期以罗比·威廉姆斯(Robbie Williams) 为封面人物的the Face,创下了历史最高销量,卖出了12.8万本。一直到2004年,该杂志24年来始终是西方月度流行文化的谈论焦点,该杂志还成为推动Buffalo时装风格的始祖之一。

新版杂志是否能重现昔日封面故事的轰动效应?Brumfitt希望此次复刊能够重现老版the Face创造的那种感觉。他们将复制引人入胜的封面故事、充满智慧的写作、以及围绕各界名流、流行文化、体育、时政和年轻亚文化等议题打造丰富的内容矩阵。他表示,”那些封面太有力量了。每个人都有他们喜欢的封面故事。那些封面故事是对当下时尚的及时捕捉,但又不限于此,透过描述个性、文化和生活方式又丰富了其内涵。” 

不过,对《The Face》杂志的复刊,外部的反应不一。原刊杂志的创始人Nick Logan对复刊表示支持,但其他人则感到困惑。在2017年出版了《The Story Of The Face: The Magazine That Changed Culture》一书,讲述了该杂志传奇历史的保罗·高曼(Paul Gorman)在4月1日撰写了一篇评论对复刊这件事表达了疑虑。

他认为,如果像Stuart Brumfitt计划的一样,让新版杂志模仿旧版,并且报道那些知名人物,那么该团队会发现,“那些当今社会一些关键的热点问题,例如多元化、身份认同和移民等,已经被一系列其他杂志,例如Accent, Migrant Journal等,出色地探讨了。”

高曼还担心新版杂志会缺乏原版的态度,“我期待那个号称要恢复那本充满勇气的杂志的团队会更加有趣。”

原版《The Face》杂志的最后一期发行于2004年5月。在1999年7月,面对暴跌的发行量和强势的竞争对手如LoadedDazed & Confused,创始人Logan决定转让自己创办的、拥有the Face等多个杂志的公司Wagadon的控制权给合作方Emap。之后,后者将the Face纳入旗下的生活风尚部门。

换了老板之后的《The Face》苦苦支撑,销量持续下滑。一直到2004年春天,在杂志月销售额只剩下四万份的情况下,Emap的消费部主管Paul Keenan对外宣布停刊《The Face》杂志。

2017年英国出版商Wasted Talent媒体公司以10万英镑从Bauer Media手中买下了《The Face》的版权,并宣布在2019年复刊。该公司在当时强调,复刊后的杂志将不会仅仅聚焦在时尚领域。目前,《The Face》网站目标在今年底获得500万的线上访问量。

Dan Flower希望在九月首发的的杂志印刷本的发行量能达到10万,这个数据超过《名利场》,但又低于《时尚芭莎》。收入将来自在线广告和品牌合作;目前,该杂志已经于阿迪达斯签署了合作协议。Flower还表示,目前团队有意向与流媒体网飞(Netflix)或者亚马逊合作推出纪录片,“以及其他更多来源,例如贩卖T恤,制作摄影封面,甚至开放大学课程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