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蕾哈娜的品牌Fenty又被街拍摄影师状告侵权

记者 | 黄姗

编辑 | 周卓然

利用街拍照将当事明星反告上法庭以获取利益在好莱坞已经成为一个新兴产业。这已经不再是摄影作品侵权这样简单的议题。

由流行音乐巨星蕾哈娜创办才一年的Fenty Corp。近日二度因未经授权在社交媒体上使用街拍照被告上法庭。这次的原告方是美国职业摄影师Carlos Vila。

据the Fashion Law报道,12月24日,Carlos Vila向纽约联邦法庭递交了一份诉状,声称Fenty品牌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将其在今年夏天在曼哈顿为模特Irina Shayk拍摄的街拍照放到了Fenty的Instagram官方账号上。

Irina Shayk在街拍中身穿Fenty设计的丹宁牛仔短裙和外套,Vila声称Fenty使用这张未经授权的街拍照就是为了在社交媒体上促销。

Fenty将这张街拍照发布在其Instgram的“故事”功能里,该功能仅在照片发布后为其保留24小时。Vila在诉状中表示,Fenty已经“”主动、故意且带有目的性地”违反联邦版权法。

因此,Vila声称,他有权得到“或(a)(因为Fenty所谓侵权而造成的)实际损失赔偿,以及(任何)因为(Fenty通过侵权而获取的)利润、收益及好处;或者(b),由于作品被侵权而获得的最高可达 15万美元的法定损失赔偿。”

距离上次Fenty被告侵权案结案才过去一个多月。今年10月,Eva’s Photography指控Fenty擅自在社交媒体上使用该摄影工作室的超模Gigi Hadid街拍照;当时,Gigi Hadid身着同样一件牛仔外套。

11月中旬,Fenty表示不会给出正式回复或采取动议,而是已经与Eva达成庭外和解。而双方和解的具体条款则保密。

庭外和解是类似侵权官司较为常规的操作方式。BBC此前援引律师Neel Chatterjee 表示,在类似的案件中,大多数被告“会赔偿一万到两万美金来和解。”

一两万美金不是小数目,但从诉讼成本的角度来说,这笔费用真的不算高。正如Chatterjee所言,“在更大程度上,和解比聘请律师打官司要便宜。”他指出,只有像金·卡戴珊这样的富豪很可能会因为其它商业利益而选择将侵权官司一站到底。

从与Eva的官司来看,有钱的蕾哈娜可能并不打算与这一类型的侵权案死磕到底。

但认真追究起来,街拍照的版权究竟应当归属于谁?毕竟这些街拍照当中拍到的模特也有肖像权,而模特身着的设计款服装也有版权,而模特在摄影过程中也展现了一定程度的创造力,是否也间接决定了作品的著作方向?

the Hollywood Reporter还进一步指出,利用街拍照将当事明星反告上法庭以获取利益在好莱坞已经成为一个新兴产业。这已经不再是摄影作品侵权这样简单的议题。

Gigi Hadid为Stuart Weitzman拍摄的广告片Gigi Hadid为Stuart Weitzman拍摄的广告片

超模Gigi Hadid就在另一个被状告街拍照侵权的官司中做了回击。而她很有可能是改革版权法的那个人。

在2019年1月状告她侵权的官司中,一名街拍摄影师状告Gigi Hadid未经授权使用街拍照,但这张照片的拍摄对象正是Hadid本人。Hadid的法务团队在法庭上反驳道,这位模特应对这张照片的“创意元素”负责,如她的“姿势、表情或者着装”,她因此应当被给予该图片的使用权。

Gigi Hadid的律师团最终为她争取到了这张街拍的共同著作权,也因此获得了共同所有权,从而帮助她避免被判侵权。

我国街拍摄影师状告品牌或明星团队侵权的案例并不常见,这主要还是由于国内街拍生态圈与美国的有所不同。

依附于微博和抖音等社交短视频平台,时尚街拍如今在国内已经形成一条利润可观的产业链,网红和明星、摄影师到品牌服装厂分别占据了这条产业链的上、中、下游,因而这三者彼此之间有非常紧密的利益关系。处在这种生态链之中的摄影师,其作品究竟是创作还是营销工具,这之间的界限已经十分模糊了。

这与进行纪实摄影的独立街拍摄影师不一样。已逝《纽约时报》御用街拍摄影师Bill Cunningham可谓是街拍摄影第一人。他的摄影独立于拍摄对象而存在,真实性和现场感是其作品的第一要素,而拍摄对象不拘泥于时尚名人,爱时髦有风格的素人也能被他的镜头青睐。

在国内,像界面时尚曾报道过的街拍摄影师“滚叔”也可归为这样一类。2010年便开始街头时尚摄影的滚叔,每年会自掏腰包去四大时装周捕捉拍摄对象,“甚至觉得我的街拍比那些欧美的秀场外街拍都要好,因为我拍的是每天在路上走的行人,而他们拍的不少都是品牌赞助的造型,没什么意思。”他曾告诉界面时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