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Gucci Westman告诉你怎样做一个称职的化妆师

文章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编辑:Sophie Soar

最早在Gucci Westman做职业规划时,她曾想过做一个翻译或职业马术骑手。后来因为在时尚记者Anouk Ortlieb家里做互惠生,她得以有机会出入秀场,还有幸试用起Ortlieb收到的各类化妆品。

Westman被“迷人、浪漫”的时尚世界深深吸引,于是进入巴黎化妆学校Neo Christian Chauveau学习化妆。进修五个月后,她搬到洛杉矶继续学习特效化妆,毕业后在西海岸做了几年化妆师助理。在此期间,她认识了不少颇有影响力的大人物,比如电影制作人Spike Jonze和David Lynch,而这段经历也帮助她成为了一名自由化妆师。

Westman曾为美国版《Vogue》《W》《Harper’s Bazaar》《AnOther Magazine 》和《Vanity Fair》打造过很多精美的封面,成为了Annie Leibovitz、Michael Thompson和 Peter Lindbergh等著名摄影师的合作伙伴。她还为Proenza Schouler、Thakoon 和Vera Wang等品牌的时装秀设计过模特妆容,并且在Oscar de la Renta、Missoni、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和 Ralph Lauren等品牌的宣传活动担任彩妆师。

2003年,Westman被任命为兰蔻(Lancôme)国际艺术总监,负责为拍摄广告大片的模特做造型,以及为品牌设计彩妆系列。从2008年起,她在露华浓(Revlon)担任了7年的全球艺术总监。Westman在2018年春季创立了自己的美妆品牌Westman Atelier,并通过Net-a-Porter、Goop 和Bergdorf Goodman等平台销售产品。她和BoF分享了一些作为彩妆师的职业建议。

是什么吸引你踏入美妆行业的?

我的母亲以前不允许我化妆,这反而迫使我抓住一切机会尽可能地化妆。刚上学不久,我就在校车上为朋友化妆。

后来,我想去瑞典学语言,感觉自己将来可能会成为一名翻译或职业马术选手。但最后我去瑞士一个讲法语的家庭做了寄宿生,那家人养了一匹马可以供我练习。女主人是一位时尚评论家,时不时会带我去看时装秀,还把品牌寄来的很多化妆品都给我用。我那时候觉得,时尚界简直太迷人,太浪漫了。

你是如何入行做化妆师的?

这位女主人帮我在巴黎找了一间叫Neo Christian Chauveau的化妆学校。入学后发现教课语言是法语,我当时想如果自己学得不好,就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但结果是那是一间很好的学校,那段求学经历也十分精彩。我学习了5个月,掌握了想学的东西后,打算去学电影化妆。

后来我搬到洛杉矶,进入了Joe Blasco化妆学校。在那里,我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因为两个星期后,校方就问我是否愿意教书。我在那里遇到了几位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他们给我了很大信心。世界上有这么多有才华的人,如果你得到了一个发光的机会,就必须全力以赴,不能让自己被压力打倒。

入行之初,学到的最重要的经验是什么?

在最初的几年里,我都在洛杉矶生活。我去了一家公司应征化妆师助理,但因为那时完全不懂工作流程,所以一直没有领到薪水。我不确定化妆师或公司是否会付钱给我,但我也不想把关系弄僵,所以就继续留在那里做无偿工作。

当时,我和两个室友合住在受政府资助的公寓里,每月房租大概300美元。因为大家都不愿承担责任,所以公寓里既没有食物,也没有卫生纸。但现在来看,那段经历让我积累了工作经验,真的获益匪浅。那时候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所能地努力工作,尽可能多地吸收知识。有一天,一位化妆师让我去为模特化妆。我这才发现,终于有人叫我做这份工作了。

我认为,即便不打算花太多时间(做助理),助理这份工作也真的会带给你很多收获。你不必做很多年, 但能“迅速地、尽可能多地”从别人那里学到东西。你有机会协助其他人,也可能会参与时装秀,但不要囿于一成不变的工作模式,那可能会变成以为自己还没准备好的借口。

在洛杉矶生活的头几年里,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吗?

Joe Blasco学校建议我们买一个工具箱和一把导演椅——这绝对是化妆师必备的两项装备。学校建议我们应该去美国电影学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找找工作,于是我就带着工具箱和椅子去了。之后我参与了一部小型电影的拍摄,片方在项目结束后支付了报酬,让我得以继续从事发型、化妆等工作。

有时候,你要相信自己的直觉。我当时睡在地上的时候就想,早该知道那份工作没有报酬拿,但透过这个机会,可能会遇到日后的工作伙伴,为自己的事业带来很大帮助。

后来,我果真透过一位朋友认识了Spike Jonze。我们在一起拍了广告和影片,还合作拍摄了《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Being John Malkovich)。那次会面相当重要,很高兴能和他们一拍即合。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在正确的时间,认识了正确的人。

是什么特质让你刚入行就出类拔萃?

我充满抱负和热情,但也非常真诚。我相信这一行蕴含着很大的机会,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全力以赴。父母曾教导我要重视金钱和时间的价值,也教会了我如何管理时间。我觉得从今天这一代年轻人身上,好像很少能看到感恩之情和一种庆幸自己能拥有这个机会的感觉。现在的人表现得太过于理所当然了。

后来你是如何从自由化妆师转入公司工作的?

(做自由化妆师时),即便你和很多杂志都合作拍摄过大片,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接到工作。这和时尚界的工作方式不一样,所以你不确定每年有多少收入。但那时候我不太在乎合同,过得也很开心,没什么可担心的。

接到兰蔻的面谈电话后,我去了伦敦和巴黎,见到了许多高管。我们就合同内容进行了协商。后来他们同意,如果我接到了很重要的杂志拍摄任务,只要提前三天通知公司,他们就会重新安排拍摄时间。他们能接受这一点,这点真的很棒。

在大型美妆企业工作时,学会了哪些技能?

我认识了很多不同的品牌,也学会了在品牌转型期间,如何灵活应对各种要求。在国际化公司工作,一定要学会满足全球市场的需求,无论是高端市场,还是大众市场。此外,工作方式也有所不同,为品牌工作和自由职业的工作节奏是截然不同的。

如何应对媒体,这在工作中也占了很大比重。你必须学会发言,清楚表达自己的愿景。尽管有的化妆师比较害羞,但也要勇于分享自己的想法,这一点很重要。在做时装秀时,你不得不一边为30位模特化妆,一边还要思考如何冷静地回应记者的提问。虽然时间很紧迫,你会想“天啊,只剩20分钟了,还有10个女生没化好妆”,但还是要尽量保持沉着冷静。

等到模特们最后顺利登台走秀,我们也就可以舒一口气了。发型师和化妆师要注重团队合作,而身边有几位值得信任的助手也非常重要。多年来,因为没有强大的团队协助,我犯过很多错误,但重要的是,从中学到了不少经验。只有跌倒了,才会进步。

你觉得当下工作中最具挑战性的是什么?

很有挑战性的是,我们要开发更干净的美妆配方。绝对不能向生产商购买现成品,而要不断推动实验室研发新品。这就像一场战斗,但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我的愿景,而不是一味妥协。

化妆行业的(可持续)意识越来越强,但和我理想中的状态还不太一样。以往,我们在研发产品时非常关注配方和效果,而现在,还必须融入可持续性。如何才能尽快开发出更可持续的产品?这俨然已成为首要工作重点。殊不知,对于化妆行业而言,欲速则不达。

想在美妆行业取得成功,需具备哪些重要的核心技能?

我认为,作为一名化妆师,和这一行建立情感连结是很重要的。透过这种自我延伸,你心里会感到踏实。这不是一份兼职工作,你必须百分百投入其中。

此外,因为要满足不同客户的要求,所以要对人们的需求保持敏感。今天,你和女演员合作,下一次可能会和模特、运动员或歌手合作。你必须身兼数职,灵活应对各种情况——比如,摄影师有时不想听取你的建议,但有时候,他们又乐于倾听。

虽然身处化妆行业,但你必须像心理学家那样工作。要对周遭的一切保持敏感,知道什么时候该讲话,什么时候要保持安静,其关键在于,你要争取在尽量多的时间里掌控全局。你需要灵活应变,感知所处的环境、预估工作所需的时间,还得知道如何表达想法。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