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二手交易平台为何会深受新世代潮流爱好者的青睐?

HYPEBEAST

关注

网络时代加快了信息交换的速度,人们可以轻松获悉时间轴上任意一点的服装讯息。被打开的视野让人们不再满足于时装屋强制灌输的当季新品,加之Vintage概念的普及与Archive风潮的影响,人们的服装消费观念发生转变,购买诉求转向“寻找更适合自己、更能表达个性的产品,或某位设计师在特定时期的作品”。尤其在疫情将闲置经济推向高峰后,二手交易平台——这些网络世界的“跳蚤市场”已然成为新世代参与潮流的重要工具。

年轻服装爱好群体每日停留在二手交易平台的时长令人咋舌,商品推荐、同好交流等功能甚至让许多用户视其为社交平台。据统计,英国转售购物平台 Depop 的用户,平均每月关注他人和发送消息在 2019 年就已高达 8500 万次。除了目前主流的 Grailed、Depop、Yahoo! 拍卖、闲鱼,各种形式、定位的新兴二手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从实体门店转向传统电商,再转向卖家个体化的二手交易平台,近十年消费模式的迅速演变,很难不引起人们的注意。今番,HYPEBEAST 便邀请到 4 位二手交易平台的资深用户——Archive 店铺 Groupie 主理人、Grailed 信任与安全高级运营专员 Sam Barback,服装品牌 ROCKSTEADY 主理人 Pengiri,Archive 店铺 Lake Vienna 主理人 Roe Hodgson,Archive 收藏机构 NINON 主理人 Brain,一同探寻该现象的幕后成因。

单品搜索

当希望购入一款年代久远的设计师作品,或最新发售的限量单品时,苦于没有官方购买渠道的人们,似乎只能求助于“二级市”。“跳蚤市场”其实一直存在于人类社会,只不过信息时代让这种交易模式焕然一新,将海量的商品与用户连接起来。

2017 年初,二手男装转售平台 Grailed 找到当时网站上的“Powerseller 超级卖家” Groupie 店主 Sam Barback,希望他可以帮忙处理一些鉴定事务,此后 Sam 便在 Grailed 工作至今。“毫无疑问,Grailed 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手男装市场,里面有着数量惊人、他出难觅的罕见单品。”

这并非“王婆卖瓜:式的自夸,成立于 2013 年的 Grailed,凭借精准的受众定位,吸引了一众服装爱好者。网站内的商品按照设计师、品牌、风格、款式、流行趋势等不同平行分类,让用户能够非常便捷地搜寻到自己想找的单品,同时卖家也能够更快地卖出闲置衣物。

同样在 Grailed 工作过一段时间的 Barin,直言当初加入 Grailed,就是为了自己买货更方便。作为 Archive 收藏家,其大部分藏品都来自各大二手交易平台。UNDERCOVER 2007FW 的大脑包,高桥盾给自己做的裤子,Tom Ford 为 Gucci 做的秀场 Sample,各种稀奇古怪的极罕单品,都是从二手平台上淘到的。

国内活跃度最高的二手平台非闲鱼莫属,虽然其用户总体偏向大众,但依托阿里巴巴强大的大数据分析和庞大的用户基数,已然成为国内潮流爱好者的主要聚集地。

经常可以看到‘全球限量 10 件的单品,在闲鱼可以找到 3 件’这类笑谈,但这又的确在生活中真实发生着。‘有的东西真的是有钱你也买不到,这是最痛苦的。我就有那么两件单品,并不算贵,但确实很稀罕,都是通过闲鱼的大数据推荐买到的。’学生时代便在 Grailed 等国外平台上拥有大量交易经历的 Pengiri 在回国后,因为闲鱼的良好体验,如今已视其为搜寻单品的主要途径。

他提到的这两件单品,一件是 The Soloist 15FW 的羊皮 Bolo Tie,他在各大平台搜了整整一年都没找到合适的成色,反倒在闲鱼的推荐页内偶然收获;另外一件是大学时期,他在美国 AMERICAN RAG CIE 店内见到过的一条 RRL Slim Bootcut 宝石牛仔裤,多年后通过闲鱼从摇滚乐队低苦艾主唱手上以好价入手。

高昂的价格,资讯的迟缓……因为种种原因,许多人与心中的‘梦幻单品’擦肩而过。二手交易平台的存在,为感概生不逢时的人提供了弥补遗憾的‘圆梦’渠道。

价格优势

‘捡漏’是一个热衷二手交易的人经常会挂在嘴边的词。相对低廉的价格,无疑是促使许多人将目光投向二手服饰的初衷。如果 Grailed 的创始人 Arun Gupta 不是因为囊中羞涩开始购买二手设计师作品,可能也没有后来的故事。

一个看似毫无价值的东西,也许是他人的梦幻逸品。自主定价的模式,让二手平台上的价位存在极强的主观性。区别于 SSENSE 这类传统电商或 StockX 这类讲求标准化的 C2B2C 交易平台,这些二手平台的买卖双方可以直接进行沟通,为购入价格提供优势。再加上许多平台加入的拍卖模式,也让价格更加随机。

Brain 就曾以 900 日元买到过一双成色不错的 Raf Simons x colette meets x COMME des GARÇONS x Vans Slip-On,近期 Pengiri 也以相当划算的价格收到一条 Number (N)ine 08FW 的全新皮带。

商品是否保值往往与流通性密切相关。Arun Gupta 就曾在 HYPETALKS 中提到,‘如果我知道 6 个月以后我能以原价转卖出去一件昂贵的皮夹克,那我买的时候可能就不会犹豫。’

二手平台的存在变相降低了购物的试错成本,被刺激的购物欲造成大量服饰闲置,买家能够以相对较低的价格购入二手单品。这一循环,满足了买卖双方各自的需求。成熟的交易机制,能够促使二手衣物的流通,这也难怪欧美、日本的古着市场会如此繁盛。

社群文化

‘社群 Community’是一个潮流文化中高频出现的字眼。从各类活跃的论坛到自发性的爱好者组织,都足以看出‘社群’对该文化的重要性。

依旧以 Grailed 为例,这家本就在 Reddit 讨论小组中诞生的平台,向来热衷于为服装狂热爱好者打造专属社群。除了让‘Grail’一词成为了顶尖单品的头衔,与名人合作售卖私人物品,打造探寻时下热门背后故事的专题栏目‘Dry Clean Only’,其定期开展的拍卖项目‘Grailed 100’——从 Helmut Lang、Rick Owens、Raf Simons 等知名设计师的过往系列中甄选出 100 件 Archive 单品进行拍卖,也在不断制造话题度,为这股风潮推波助澜。

‘我认为 Grailed 催生出许多围绕服装的社群……我的很多密友,以及现在一起共事的人,都是我在上面认识的。’Roe Hodgson 因为一双 Dior 2004FW VOTC Moto Boots 的交易认识了 Krish,这位被其认为是最懂行的朋友,此前还曾租借过场地给 Travis Scott。在 Roe 看来,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十分奇妙。

而 Brain 也通过 Vestiaire 等欧洲二手交易平台,结识了许多老一辈的时装收藏家,他们对待时装的态度与这代年轻人迥异,受此感染的 Brain 逐渐视‘将他们以及他们的藏品与世界连接’为其创立的 Archive 收藏机构 NINON 之使命。

Depop 便是凭借符合网络世代用户习惯的社交购物模式一炮而红,深受年轻一代欢迎。其显示布局与 Instagram 激似,用户可以在主页展示详细的个人资料,关注自己喜欢的卖家,为单品添加标签。

这些兼具社交属性的二手交易平台,不光提供着‘交易’的功能,同时也承担起‘论坛’的角色。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潮流爱好群体的心理需求——分享交流、获取新知、得到归属感。

凭借网络环境下的显著优势,二手交易平台深受新世代潮流爱好者的青睐。不过更加丰富的商品,更加灵活的交易,也意味着规范难度更高,用户需要承担更高的风险。受访者都表示曾在过往二手交易中遭受过成色、真伪方面的欺骗。日区的 Yahoo! 拍卖更是其中的重灾区,买家碰到假货和瑕疵是没法维权的。由此可见,制定更为完善的二手交易程序在当下这股潮流消费热潮中显得弥足关键。

亘古至今,二手市场和 C2C 的交易模式都存在着强大的生命力。眼下受欢迎的线上交易平台,正是顺应时代趋势的产物,将时下的多元消费习惯整合在一起。更具针对性,用户更细分,甚至为某一风格或某一设计师的 Cult 时尚爱好者服务的二手交易平台,势必也会出现在不久的未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