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今年金球奖女明星为何“一片黑”出场

导语:今年金球奖我们注意到红毯上的明星们一水儿的黑色礼服,稍微有点花样的也就是天鹅绒换着蕾丝,在面料上做做文章了。究竟为什么红毯斗艳如今一片“暗淡”?原因是:自哈维-韦恩斯坦引爆好莱坞的性丑闻炸弹之后,欧美演艺界许多女性跳出来公开自己曾遭侵犯,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

为了表达对性骚扰和性别不平等的抗议,继美国演员工会奖宣布颁奖嘉宾都由女性担任后,好莱坞众女星决定将在金球奖的红毯上穿着黑色礼服,表达不满。于是才有了这一场看似看淡其实很有态度的时尚盛宴了。哈维事件爆发后,娜塔莉-波特曼、瑞茜-威瑟斯彭、凯特-布兰切特、艾玛-斯通等300余位好莱坞女性演员、编剧、导演、制作人、以及娱乐界的高管联合发起了一个名为“Time‘s UP”的项目,该项目意在打击电影该行业和其他各种工作场所的性骚扰。

据了解,Time’s Up 的基金募集于2017年12月20日发起,基金会由为女性争夺平等权益的 National Women’s Law Center 管理。该组织将与全美各地的律师、公关公司合作,帮助受到性侵害的人站出来。该基金筹款目标是1500万美元,目前已筹集了超过1300万美元(合960万英镑),Taylor Swift 也在昨天向该基金捐赠了10万美元。

2017年性侵成了年度关键词

哈维-韦恩斯坦事件唤起了人们的勇气和良知,对于理查森的抵制开始逐渐遍布时尚圈。

2017年,性侵成了时尚圈和娱乐圈的年度关键词,去年10月也就是在哈维-韦恩斯坦事件之后,据英国每日电讯网站报道,著名时尚摄影师泰利-理查森也爆出性侵丑闻,此后他被禁止与时尚传媒巨头康泰纳仕集团合作,随后包括Valentino、宝格丽、Diesel等品牌也相继发布声明,称不会再与其合作。

在设计上宣示女权

有人在行动上将这场革命进行到底,也有人在设计上大张旗鼓。根据最近时尚电商网站 Lyst 公布了 2017 年时尚界用的最多的时尚词汇:权力(Power)、觉醒(Woke)、宣言(Statement),这些都在态度上显示了女权立场。Dior 把“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简单直白地印在了秀场的 T 恤上;美籍尼泊尔裔设计师 Prabal Gurung 也在秀场上将“The Future is female”、等标语直印在 T 恤上,都在以设计的语言全是男女平等的立场。

时尚圈一直在和女权作斗争

女性主义走到今天,女人们穿的衣服也经历了几场革命

性别革命在时尚圈一直走得比其他领域更远一些,从现在流行的“无性别风”、“雌雄同体”等就可以看得出来。时尚,作为女性主义者的一种表达工具,在近百年来不断突破人们对“什么是女性之美”的狭隘定义。

Bustle, 美国一个针对年轻女性的互联网刊物,列举了 19 世纪到 20 世纪对女性主义有标志性意义的时装设计和时尚潮流,我们节选了其中的一部分。

1800:裤子变成女权运动的标志

维多利亚时期,追崇纤细的腰部,女性出门的标配:塑身内衣、坚硬的裙撑、拖地的长裙,光看名字就能感受到有多不舒服。社会运动家 Elizabeth Cady Stanton 认为,腰封和拖地长裙剥夺了女性所有的自由,强迫她们在每次转身的时候都需要男性的帮助。

第一本女性主义报纸 The Lily 的编辑 Amelia Bloomer,以身示范穿着裤子出现在公共场合,引起了男权社会的危机感,他们害怕失去了裙撑的女性,造成性别认同的不稳定性,从而“篡夺男性权力”。这种恐慌感体现在当时的媒体报道对 Bloomer 的人身攻击当中,Gleason‘s Pictorial 中曾写道“Bloomer 将她可怜的年轻丈夫留在家里哭泣,将她年幼的孩子完全交给丈夫照顾”。

不过,强烈的社会反响和嘲笑,让一些女性主义者认为公众的焦点远离了她们真正的目标:获得权利,而不是改变时尚。因此在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大部分女性主义者们放弃了作为“象征物”的裤子,想要将关注焦点重新拉回到女性权利上。

1900:紫、白、绿,女性参政者的颜色

20 世纪初,女性参政论者涌现在纽约和伦敦的街道组织抗议游行,紫色白色和绿色的丝带作为一种政治符号和这些女性参政论者出现在各种公众场合当中。“紫色代表高贵,白色象征着纯洁,绿色意味着希望。” 她们在生活中也会将代表“女权”的颜色订在帽子上、腰带上,大衣的领子上等。

  1920:Bob 头的流行

这个时期被称为“爵士年代”,一战刚刚结束,经济萧条还没有来,享乐主义正盛行,女性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和解放,轻佻女孩(flapper girls )和荧幕明星带起了一股短发风潮,她们烫着极短的 Bob 头,白天像男人一样工作,晚上换上礼服,一手拿着鸡尾酒,一手拿着雪茄或长烟,出现在各种社交场合当中。这种离经叛道的女性形象,自然受到社会道德家的批判和抵抗,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很多女性去沙龙剪短自己的头发。

1930:Chanel 西装套装

经济大萧条时期,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走出家庭,出门赚钱。她们开始在经济和政治上掌握一定的话语权,西装套装出现在很多女性的衣柜当中,Coco Chanel 设计的两件套装是这个时期女性主义时装的代表,灵感直接来源于她的情人的西装。

不过 Valerie Steele 在她的论文 Chanel In Context 中有这么一段话:“Chanel 经常穿得像一个她梦想成为的独立强大的男性。但是她并不是一个穿着男性剪裁套装的中产阶级女性主义者。当她将男子气概的服装设计成女性的衣服时,内心的精神是一个喜欢打扮的女性。”

1950: Claire McCardell 围裹裙(Wrap Dress)

当很多法国设计师,比如说 Dior, 还在设计裙撑和垫肩,Claire McCardell 用腰带将女性从维多利亚时期风格中解救出来。她设计的围裹裙(Wrap Dress),使用松紧带和腰带代替裙撑,穿起来方便舒适,是那些兼顾工作家庭的新时代女性、城市里的职场女性和上大学的女学生们的最爱。广告里穿着围裹裙的女性,通常被描绘成独立的职场女性形象。

1960:迷你短裙

时尚设计师 Mary Quant 是迷你短裙的先驱,她并不是第一个发明迷你短裙的人,而是将短裙商业化,通过更年轻、更容易穿着的设计,让更多的女性穿上迷你裙。“我们制作消费者想要的长度。我已经穿得很短了,但消费者会说‘再短一点’,‘再短一点’”。

美国时尚历史学家 Deirdre Clemente 说,“时装的潮流不是对变化的反映,而是变化的组成。女性们没有说,“hey 我性解放了,我需要去买一条迷你短裙“,而是穿着迷你短裙的她们跳出了她们‘应该’拥有的身份。”

  1970:围裹裙(Wrap Dress)的二次流行

Diane von Furstenberg 受到 Claire McCardell 的启发,设计了新的围裹裙,没有纽扣和拉链,采用弹力的布料,性感的 V 字领和腰带的设计,将女性的身姿展露出来,成为了 70 年代自由女性的标志,不管是穿梭在写字楼的职场女性,还是混迹在鸡尾酒派对的名媛,都很喜欢穿。

当问到是怎么想到这个设计的时候, Diane von Furstenberg 回答道,“如果你想偷偷溜走而不吵醒一个睡着的男人的话,拉链就是一个噩梦。”

  1980:权力套装(Power suit)

女性开始在职场高层中展露头角,宽大的肩部和硬朗线条的 Power suit 开始流行起来。 Armani Power Suit 是这个时期的代表。在当时,作为一个职场女性,如果你想要被认真对待,就需要穿上长裤套装。

这种模仿男性的装扮,被一些学者认为本质上是“反女权”的,Jo Paoletti 在 Sex and Unisex: Fashion, Feminism, and the Sexual Revolution 中说,“它们(权力套装)帮助女性进入男性主导的专业领域, 但在一定程度上是反女权主义的,因为这是基于男子气概下的‘权力的装扮’”。但最初 Power suit 出现在女性的衣柜中,是一种对“女性之美”多元化的表达。看来在女权这条路上,时尚圈一直就是激进者,在2018年的今年众多知名女性仍然为这场运动奋斗。(部分内容来自:好奇心日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