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从经济重创到建立新模式 回看近半年疫情之下的时尚行业

当手机屏幕上亮起的数字不再是‘2019’,而是‘2020’,你是否也有一些恍然: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与生活中,时间正如白驹过隙一般流逝。度过着或平淡、或意外的每一天,我们已然踏过了 2020 年的‘中间点’;回看 2020 上半年的种种,自然个人有着个人的感怀,但我们却能够从万千个体的生活中觅得这样一个共同点——每一个人,都生活在‘疫情之下’的世界中。

诚然,自今年 1 月以来,令人始料未及的 COVID-19 新冠病毒的出现、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如今已成为了世界各地人民的‘心头患’。身处时尚行业,感触最深的莫过于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令时尚领域所经历的种种风波。今日,不妨进入‘NOWRE 视角’,与我们一同回顾 2020 上半年‘疫情之下’的时尚圈。

疫情虽令‘线下秀场’停摆,却让‘数字秀场’成为新的序幕

在 2020 年初的 COVID-19 疫情影响下,尽管纽约、伦敦时装周如期而至,但进入米兰时装周日程之际,蔓延至意大利的严峻疫情已令参加米兰时装周的众多设计师、模特、受邀嘉宾与品牌工作人员 ‘人人自危’,更让上半年既定的众多时装周行程遭遇变故。

在疫情危局之下,想要回到宾朋满座、聚光灯之下的时装秀场尚且需要漫长的等待,但我们却也在这一特殊时期得以见到‘线上秀场时代’的幕布正在缓缓拉开。

线上秀场并非 2020 年初露苗头的‘新气象’,却由于 COVID-19 疫情的到来而在时尚领域蔚然成风。由数字、网络流媒体主导、主要以直播与录播形式进行公开展览的线上秀场成为各大品牌在 2020 年夏、秋季度发布新作品的主要渠道,这不禁令我们产生思考:在疫情之下,传统秀场的取消似乎已是‘大势所趋’了;但另一方面,线上秀场又是否能为时尚行业带来新的转机呢?以下似乎都是这场行业变革趋势里的一份子。

2020.Feb

Ralph Lauren 缺席纽约时装周

Ralph Lauren 今年年初首次缺席纽约时装周,Ralph Lauren 一直企图摆脱品牌往日‘即秀即买’的常规模式,并计划在取消 2020 年纽约时装周行程后,在 4 月中旬举办独立时装秀,但由于疫情影响,Ralph Lauren 4 月独立时装秀场亦不得已遭到取缔。

2020.Mar

东京时装周取消

经日本时装协会 JFWO 表示,由于日本当地的疫情发展迅速,出于健康和安全的考虑和多方协商最终做出决定,原定 3 月举行的东京时装周正式宣告取消。而原计划将参与时装周的品牌将通过东京时装周官网和品牌官方渠道发布新品。

2020.Mar

上海时装周以全新‘云直播’形式亮相

疫情影响之下,上海时装周首次采取全新形式——天猫云上时装周亮相,并以视频直播形式在线举行。天猫云上时装周开办期间,多达百家服装、服饰品牌以‘云走秀+云直播’的独特形式展示新款设计,并联合天猫、淘宝购物平台打造升级版‘即秀即买’购物模式,引领更多设计师、时尚品牌与潮流供应商、新锐买手入驻线上购物平台,促进线上、线下时尚产业的融合与互惠互利。

2020.Mar

Hermès 2021 早春度假大秀取消

由于疫情影响,法国明令禁止举办千人以上的聚会活动,原定于 4 月下旬举办的 Hermès 2021 早春度假大秀以及原定 3 月举办的年度马术障碍赛均遭到取消。在疫情影响下,Hermès 首度宣推出网上购物平台,以谋求大量门店关闭的大环境下全新销售渠道的开拓。

2020.Mar

CHANEL 2021 Cruise 系列时装秀延期

CHANEL 官方确定将延期其原定在 5 月 7 日于意大利卡布里岛举办的 2021 Cruise 系列时装秀,称将会举办一场‘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时装大秀’,展示地点仍将定于卡布里岛,但时间、形式方面则会经历较大改动。

2020.Mar

GUCCI 2021 巡航系列秀场取消

鉴于 COVID-19 病毒引发的持续不确定性,作为预防措施,GUCCI 决定取消原定于 5 月 18 日在旧金山举办的 2021 巡航系列秀场的计划。此后,GUCCI 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在个人 Instagram 表示,品牌将不再遵循一年四次的传统时装周日程,而是改为一年举办两次时装秀,目的是想要把更好的设计和创意呈现给消费者们。

2020.Jun

Pitti Uomo 男装周宣布取消线下活动

本将于 2020 年 6 月举办的Pitti Uomo 男装周首先因疫情原因表示将延期至 9 月。随后,Pitti Uomo 主办方 Pitti Immagine 表示,由于线下活动确认的商家数量不足且运营困难,原定于 9 月举行的 Pitti Uomo 线下活动将全部取消。此外,Pitti Immagine 亦发布声明称将着重推广将于近期上线的数字平台 Pitti Connect,而 Pitti Uomo 的线下活动则预计推迟到明年 1 月。

2020.Jul

2021 春夏巴黎男装周将设立全新数字平台

法国高级定制时装联合会宣布于 7 月 9 日至 13 日举行的 2021 春夏巴黎男装周将设立全新数字平台,此次的‘线上巴黎时装周’由 Launchmetrics 、Google 、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  以及中国华扬联众共同操办,参与本次时装周的所有品牌都将以视频与网络流媒体形式呈现新一季度作品。

2020.Jul

GUCCI 以线上直播形式发布新季作品

迎合疫情之下的全新线上秀场模式,GUCCI 携手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通过长达 12 小时的直播形式发布全新‘终曲 Epilogue’时装系列。史无前例的 GUCCI‘直播时装秀’经由品牌官网、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 以及微博等平台开启直播,仅中国地区微博直播观看量就已超过 1,600 万。

疫情之下的时尚领域,正在承受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

对于众多时尚品牌、乃至于大多数消费者而言,生活中最能够直接感受到的 COVID-19 疫情对于时尚领域的冲击,一定是这一时期几近‘倾覆’的时尚零售业。

由于疫情影响,大部分服装品牌不得不做出暂时关闭线下门店与工厂、调整并重新规划生产线的‘下策’,生产、销售方面带来的‘双重压力’是 2020 上半年时尚零售业受到冲击的最大原因之一。无论对于奢侈品行业、时装领域或是快时尚品牌来说,COVID-19 疫情都令其遭受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在疫情危局之下,如何‘绝境求生’?许多品牌则选择通过调整单品市场价格、关闭部分门店等方式进行‘非常时期’之中的自我调节,但因为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而导致品牌暂停运营、申请破产保护的品牌亦不在少数。

因疫情导致的‘连锁反应’不胜枚举,但其中却有这样一个问题值得深思:对于这一时期退出部分国家或地区市场、甚至申请破产保护的品牌来说,2020 上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究竟是‘导火索’还是根本原因?

不可否认的是,因疫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是每一个品牌的‘心头患’;但之于疫情来临前已经存在重大市场问题的品牌,疫情固然对于其影响极大,但其最终结局亦无法完全归咎于疫情。

2020.Mar

GAP 子品牌 OLD NAVY 正式撤出中国市场

进驻中国近 6 年的 GAP 子品牌 OLD NAVY 在今年 3 月 1 日全面撤出中国市场,专注于北美地区的市场开拓。早在今年 2 月,OLD NAVY 大部分中国区线下门店以及天猫旗舰店就已开始进行清仓促销。除了 OLD NAVY 近年在设计风格与产品质量方面饱受诟病之外,OLD NAVY 的‘退市之举’中,疫情所造成的影响亦不容忽视。

2020.Mar

Nike 或将因 COVID-19 疫情损失 35 亿美元

全球疫情爆发初期,Nike 发布官方声明称,为了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公司将从周一开始暂时关闭其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西欧地区的全部门店,并将至少持续到 3 月 27 日。根据 BOF 的报道, 由于疫情影响,Nike 公司在 2020 年第四季度的销售额损失或将达到 35 亿美元,这些损失主要来自于品牌旗下大部分地区的门店关闭、供应链中断以及 NBA 赛季停摆。

2020.Apr

快时尚品牌 GAP 或将在一年内无法支撑品牌运营

来自美国的快时尚品牌 GAP 在今年 4 月发布官方声明表示,由于受到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未来一年内或许没有足够现金流来维持营运,或将要通过消减成本如裁员、关闭店铺等方式维持运营,或也可能利用债务市场发行债券来募集资金。在 GAP 发布官方声明之际,已选择停缴部分门店的店铺租金,正在与房东洽谈后续处理方案,若是双方谈判未达成协议,不排除未来将会永久关闭品牌店铺。

2020.May

美国服装品牌 J。 Crew 因疫情影响申请破产保护

今年 5 月,创立于 1947 年的美国服装品牌 J。 Crew 于正式提交破产申请,表示由于疫情蔓延至全球范围内导致品牌损失惨重,不得不以倒闭结业告终。对于 J。 Crew 的破产倒闭,集团主席 Jan Singer 表示将会在未来行业情况好转后尽快重建 J。 Crew 品牌。在申请破产保护后,J。 Crew 负债的 16.5 亿美元将转换成股权,也计划将关闭部份店铺,换取贷款人约 4 亿美金的资金,为下一阶段的‘重启’做好准备。

2020.May

Burberry 疫情中关闭 60% 门店,销售额减幅 27%

在波及全球时尚圈的 COVID-19 疫情下,英国老牌奢侈品制造商 Burberry 同样‘未能免俗’。在 5月公布的品牌最新一季度财务报告中,Burberry 当季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幅为 27 %,造成 Burberry 如此巨大损失的原因之一在于疫情严重时期,Burberry 旗下约 60% 门店遭到关停,线下销售渠道受到较大影响。为应对疫情所带来的的经济损失,Burberry 目前拟将取消年度股息分发股利。

2020.May

Louis Vuitton 上调各地区产品售价应对亏损

为应对母公司 LVMH 第一季度因疫情造成的巨大亏损,奢侈品牌 Louis Vuitton 在今年 3 月与 5 月分别针对各地区产品售价进行调整,平均上涨幅度约为 5% 至 9% 。

2020.May

CHANEL 上调旗下经典款手袋单品价格

CHANEL 分别在 5 月 7 日及 11 日于法国、欧洲地区调整品牌旗下经典款手袋价格,单品价格涨幅约 25% 。

2020.May

Bain & Company 称奢侈品行业复苏或需等到 2022 年

今年 5 月,奢侈品行业知名咨询公司 Bain & Company 出具报告称,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在 2020 年第一季度相较去年下降了 25% ,损失约达 1,800 – 2,000 亿欧元 。尽管市场正在复苏,但预计 2020 全年内,全球奢侈品销售总额将较去年下降 20% 至 35% 。同时,Bain & Company 表示,奢侈品行业经济复苏至 2019 年的高度,或需等到 2022 年才能够实现。

2020.Jun

UNIQLO 五月总销售额下跌 19.7%

在疫情最为严重的亚洲地区,日本快时尚品牌 UNIQLO 由于旗下约多达 311 家线下门店暂时关闭、354 间门店缩短日常营业时间、且无法进行年度常规促销等聚集性活动,导致 2020 年 5 月品牌总销售额较去年同期下跌 19.7% 。但据业内人士评估,随着日本疫情得到缓和、解除紧急状态后,UNIQLO 亦将随大环境好转而迎来经济方面的转机。

2020.Jul

LVMH 集团 2020 第二季度销售利润暴跌 84%

据官方数据显示,2020 年上半年, LVMH 集团总销售额下跌 28% ,营业利润大跌 68% ,净利润较去年同期暴跌 84% 。同时,2019 年末声势浩大的 LVMH 收购 Tiffany 交易亦横生变故。早先,LVMH 集团欲以 162 亿美元完成对美国奢侈品珠宝品牌 Tiffany 的正式收购;疫情发生后,这场‘天价收购’先是被延期至今年 10 月,如今又因市场前景尚未明朗而被认为需要更充分考虑。究竟 Tiffany 是否能够成为 LVMH 的一员,如今依旧无法得出定论。

2020.Jul

开云集团 2020 上半年营业额相比去年同期下降 29%

旗下坐拥 GUCCI 、Saint Laurent 、BALENCIAGA 、Alexander McQueen 等众多奢侈品牌的开云集团公开的 2020 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中显示,疫情浪潮之下,开云集团 2020 上半年营业额相比去年同期下降约 29% ,其中仅奢侈品牌 GUCCI 的半年销售额损失就已高达 45% ,集团旗下另两大奢侈品牌 Saint Laurent 与 Bottega Veneta 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 48% 与 24% 。

因疫情连锁反应、产生‘反向作用力’的时尚制造业

在时尚零售业面临疫情浪潮中的巨大危机时,作为‘供应端’的时尚制造业自然也无法全身而退。

一直以来,时尚制造业与时尚领域众多品牌之间一直存在着‘双向影响’的关系,例如在此次疫情之中,品牌销售端遭遇危机同样为供应端带来了损失,而供应端的被迫关停、供应链中断同样对品牌销售端乃至于长期发展造成影响。

目前,全球时尚行业尚未进入复苏阶段,在供应端与销售端恢复、调节速度不均衡的情况下,品牌自身受到影响则难以避免。由于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时尚制造业不仅仅是‘被影响’的一方,更将会对时尚领域、服装品牌产生‘反向作用力’。

2020.Feb

中国地区服装制造业整体产能大幅下降

根据联合国数据表明,受 2020 年初的疫情影响,中国大陆地区大部分服装制造工厂被迫关停。2020 年 1 、2 月,中国服装制造业整体产量下降约 36% ,出口产量亦下降 20% 。作为世界各大服装、运动品牌的重要出产地之一,中国地区时尚制造业的放缓可能导致全球连锁出口总额损失 500 亿美元以上。

2020.May

大量服装品牌取消夏、秋季节订单,导致东南亚服装制造业受重创

援引时尚媒体 VOGUE 报道,由于疫情原因导致服装品牌销售遭遇停滞,众多服装品牌纷纷取消原定的 2020 年夏、秋季度订单,其中不乏如 GAP 、H&M 、Inditex 等‘数量制胜’的快时尚服装品牌。受到大批服装订单取消影响,东南亚地区的印度、缅甸、孟加拉国等时尚制造业最大‘供应端’之一亦遭受经济重创。

2020.May

疫情导致全球纺织品与服装业遭受近 15 亿美元损失

据时尚产业媒体 WWD 报道,肆虐全球的 COVID-19 新冠病毒已导致全球纺织品与服装业遭受近 15 亿美元损失。据联合国贸发会议专家估测,在纺织品和服装业方面,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为欧盟,损失约为 5.38 亿美元;随后则分别是越南、土耳其、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和美国。

疫情期间,导致热门单品‘跳票’的原因不止产能下降

当疫情对时尚领域造成的影响‘映射’至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大部分都与消费话题关系密切。由于疫情原因,服装、球鞋工厂产能受到影响,导致品牌方面的发售计划有所调整,众多原定于 2020 年春夏季度发售的新季作品纷纷遭遇‘跳票’。

不仅‘发售难’,在紧张的全球疫情大环境下,入手限量单品的难度亦有所增加。许多热门商品通常会通过线上抽签、线下排队或‘双线并行’的方式向消费者‘门户大开’。但由于疫情原因,众多时尚、潮流品牌纷纷关停线下门店,就连 Supreme 亦做出全球所有门店‘闭户’的决定,可见限量单品的线下发售渠道已被‘堵死’。

在众多因疫情而导致发售延期、无限期推迟的单品之中,亦包括为诸如 2020 年东京奥运会等特别社会事件而推出的限定设计。包括奥运会在内的众多赛事、大型活动的取消令许多限定商品的发售计划遭遇‘搁浅’,这同样是疫情期间热门单品发售受到影响的另一大原因。

2020.Mar

众多 Jordan Brand 春季待发售鞋款延期发售

据球鞋媒体 Complex 消息称,由于疫情影响,大量 Jordan Brand 众多春季待发售鞋款均将延期发售,其中则包括 Air Jordan V‘Fire Red’、Air Jordan VI‘DMP’以及 Air Jordan V‘Top 3’、Air Jordan XI Low‘Concord’等 6 款球鞋,发售日程分别推迟 15 天至 1 个月不等。

2020.Mar

原定 4 月登场的 Dior x Air Jordan I 发售推迟

自 2019 年末开始酝酿已久 Dior x Jordan Brand 系列合作本应在 2020 年 4 月如约而至,但由于疫情大环境下考虑到球鞋玩家的人身安全问题,包括 Dior x Air Jordan I 在内的 Air Dior 系列合作发售日期推迟至今年 6 月底。

2020.Apr

THE NORTH FACE x Supreme 奥运特别合作系列延期发售

原将作为 2020 春夏季度作品迎来发售的 THE NORTH FACE x Supreme 奥运特别合作系列,同样因 2020 东京奥运会延期举行而被迫延期发售。据潮流情报账号透露,THE NORTH FACE x Supreme 奥运特别合作系列或将选用各国国旗作为设计主题,但这一系列预计最早也要等到 2021 年春夏季度才能与我们正式见面。

2020.May

7-11 x Nike SB Dunk Low 发售取消

Via Instagram @yankeekicks

日本大型连锁便利商店 7-11 原计划合作 Nike 打造一款 2020 东京奥运会别注款 SB Dunk Low 球鞋,随着东京奥运会延期至 2021 年举行,众多球鞋玩家眼中的热门跨界作品 7-11 x Nike SB Dunk Low 亦取消原定于 2020 年的发售,或将在 2021 年回归球鞋市场。

2020.Jul

KITH 奥运会别注系列将‘拆分’为两部分发售

因 2020 东京奥运会延期造成的‘蝴蝶效应’依旧正在持续,作为美国国家队 2020 东京奥运会赞助商,KITH 为美国国家队推出的奥运会别注系列同样遭遇牵连。但 KITH 主理人 Ronnie Fieg 却做出特殊决定,将 KITH 美国国家队奥运别注系列拆分为 2 部分,分别于 2020 年 7 月及 2021 年奥运会开幕之际分别发售。

疫情成为加速纸媒衰落的‘催化剂’

在 2020 上半年肆虐时尚领域的疫情之中,各行各业都无法成为旁观者,对于时尚媒体行业来说同样如此。

在人们无法随时随地‘网上冲浪’的年代,报纸、杂志等纸媒是我们获知即时信息的主要方式之一,来自海内外的潮流、球鞋杂志更是能够成为彼时学生、青年群体中的‘风向标’。在数字化的新时代大环境下,纸质媒体的‘江河日下’早已并非一个新话题,但对于纸媒行业来说,突如其来的疫情无疑是加速其衰落的‘催化剂’。

2020.Mar

《Ollie》与《GRIND》所属杂志社 MEDIUM 破产倒闭

今年 3 月,出版《GRIND》、《Ollie》、《PERK》、《CYCLE HEADZ》等多本时尚、潮流、生活类杂志读物的 MEDIUM 杂志社由于经营不善,加诸疫情之下的拍摄进程中断、广告收入锐减而正式宣告破产结业。在 MEDIUM 杂志社破产结业、尚未被收购前,《GRIND》、《Ollie》等杂志纷纷面临停刊、官网封停、社交平台中断更新。

2020.Mar

《PLAYBOY》终止纸质刊物发行,专注数字媒体领域

1953 年创刊的《PLAYBOY》日前正式宣告将终止纸质刊物发行。据《PLAYBOY》CEO 本·科恩发表公开信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已经扩展到杂志的供应链等部分,所以公司在讨论决策后决定从 2020 年春季刊后停止印刷出版物的推出,日后则将专注数字媒体领域的更新,但未来还是会不时带来《PLAYBOY》特刊或者其他形式的实体书刊供大家购买。

2020.Mar

《W Magazine》发行无限期推迟

此前由康泰纳仕集团出版、后由 Future Media Group 集团收购的时尚刊物《W Magazine》因疫情原因裁撤大量工作人员,并将无限期推迟纸质期刊发行。Future Media Group  集团首席执行官 Marc Lotenberg 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奢侈品行业已经跌至‘最低点’,在此时暂缓《W Magazine》期刊发行是为了使得集团在受到疫情影响的情况下能够正常地‘生存’。

2020.Apr

康泰纳仕集团通过高层减薪维持运营与杂志发行

纽约国际期刊出版集团康泰纳仕表示由于 COVID-19 疫情造成集团广告收入大幅下降,因此决定自 5 月 1 日起以‘减薪’手段维持集团运营——减薪人群主要为年薪超过 100,000 美元的高薪雇员,包括时尚刊物《VOGUE》主编 Anna Wintour 在内。此外,康泰纳仕集团更表示将减少欧洲地区员工工作时间,进一步降低集团运营成本。

2020.May

《PAPER》杂志停刊

聚焦于时尚、流行文化、音乐的独立杂志《PAPER》在今年 5 月正式宣告停刊,并有可能不再回归市场。这一消息由 ENTtech 的 CEO 兼创始人 Tom Florio 亲自证实。此前,为应对疫情危机,《PAPER》和 ENTtech 公司目前都进行了裁员,部分员工亦将面临减少工时工薪的风险。

2020.Jul

Bauer Media Australia 集团暂停旗下杂志运营

澳大利亚 Bauer Media Australia 集团表示将永久停刊旗下 8 本包括澳大利亚区《时尚芭莎》、《ELLE》在内的时尚刊物。首席执行官 Brendon Hill 表示:‘由于 COVID-19 疫情造成的意外、不确定性与持续的经济衰落导致广告收入大幅下降,我们不得不像大部分媒体行业一样,对于旗下媒体业务进行调整以适应未来长期发展。’

2020 上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在时尚领域引发了一连串‘蝴蝶效应’,在人类与疫情之间尚无定数、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许多‘旧秩序’被推倒,而‘新秩序’也在与此同时悄然建立。尽管因疫情所造成的遗憾无法挽回,但着眼于疫情之下的时尚圈,我们或许更该将目光放在‘如何使其变得更好’,而不是‘如何将其恢复原状’上。

此前,知名时尚设计师、‘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的 Dries Van Noten 与连卡佛时尚百货公司执行总裁 Andrew Keith 联合众多时尚品牌、设计师与百货商店,发布一封‘致时尚行业的公开信’。在这封‘公开信’中,Dries Van Noten 毫不掩饰地指出了如今时尚领域中所存在的重大问题之一:提前半年甚至于 9 个月发布下一季度的新设计已成为时尚领域中‘不成文’的惯例;当我们习惯于‘走在时尚前沿’时,疫情的影响却令早已预定上架的夏、秋季度新品无法如期而至,因此令整个时尚圈都陷入混乱。

Dries Van Noten 希望此次疫情为时尚领域带来的‘空白期’,能够令品牌方有充分的时间调整新季作品的发布与上架时间。这一举措既能够令消费者愿意将更多目光放在当季作品上,亦能够更大程度上避免时尚制造业中的‘不必要浪费’——由于下一季度作品发布、上架时间过早,许多百货商店甚至在尚未过季前就开始促销出售当季服饰,由此带来的库存积压、资源浪费问题同样不容忽视。

尽管 Dries Van Noten 的‘公开信’中描绘的‘时尚领域蓝图’暂时并未被全面地接受,但奢侈品牌 GUCCI 已率先做出表率,将新季度作品发布秀场减少为 1 年两次,这也令我们看到了除了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之外,时尚领域中的一些‘新色彩’。在不忘 2020 上半年由疫情所带来的‘遗憾’同时,我们亦应庆幸于能够在这场‘灾难’中见证新事物的诞生,也希望时尚圈能够把握住这场危机中的‘时机’,迈出属于‘202X’年代的新一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