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中国加入RCEP将加快中国服装制造业转型

界面新闻

关注

作者:黄姗Shan

RCEP被认为将加速纺织服装供应链的全球布局,各个成员国在该产业供应链各个环节的分工合作将更加明确,也将更加稳定。

11月15日,包括东盟10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亚太地区15个国家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被视为全球历史上迄今签署的最大规模贸易协定,意味着一个占全球人口和经济体量三成的自由贸易区将开始启动。

RCEP协定谈判历经近十年,此次最大的亮点是历史上首次将中国、日本和韩国三国纳入同一个自贸区协定。这不仅意味着东亚经济区域一体化实实在迈出了巨大一步,按照经济学家们的预计,这还意味着至2030年整个RCEP联盟国家将为全球贡献2000亿美元的经济体量。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对外表示,RCEP的签署表明各成员均承诺降低关税、开放市场、减少标准壁垒,发出了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强烈信号,有力支持了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体制,有助于对全球经济形成正向预期,拉动全球经济疫后复苏。 

那么,对于纺织服装行业而言,签署RCEP将带来哪些影响和变化?界面时尚综合各方分析来看,RCEP被认为将加速纺织服装供应链的全球布局,各个成员国在该产业供应链各个环节的分工合作将更加明确,也将更加稳定。

界面时尚此前报道,事实上,随着生产制造劳动力成本上涨,以及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措施的出台,近年来国际服装企业为了节省成本和分散政策风险,也早已进行供应链全球化布局,不再把生产制造集中在中国这一单一市场。

界面时尚综合媒体和企业公开信息,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有超过半数的缝纫车间和面料厂设在中国,同时有四分之一设在东南亚。

例如美国品牌Nike和Gap在中国的生产目前仅保留了23%和21%。而来自欧洲的瑞典服饰集团H&M和西班牙品牌ZARA的母公司Inditex集团只在中国投放了不到三成的生产。

另一方面,中国服装企业也迈出了向海外,尤其是东盟国家转移供应链的步伐。例如,全国最大垂直一体化针织“贴牌”制造商宁波申洲国际的大客户是优衣库、NIKE、ADIDAS、PUMA四大外资品牌。

目前,申洲国际在越南和柬埔寨建有三座纺织和成衣工厂,并且在当地还有不少合作厂商。今年上半年国内疫情最严重时期,由于其海外生产基地保持正常生产运行,有效保障了申洲国际当时的基础产能。

同时,随着中国本土设计能力的提升,设计行业对全球面料的需求也在增加。例如独立设计师Uma Wang就曾在采访中说过,自己的每季服装都在试图用面料去陈述一个故事。而意大利等传统的欧洲供应商依然是大家争相追逐的香馍馍,这无疑加大了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和外界的联系。

但事实上,东亚市场在面料上的发展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特点。户外品牌RICO LEE设计师李伟刚也曾在采访中称,韩国供应商擅长面料后整理,日本和台湾则擅长纱线研发。譬如国内设计师品牌Harrison Wong就曾选用了日本152年历史的真丝名厂Makita Shoten制作服装。

因此,在全球服装供应链格局重塑的浪潮下,东盟国家承接了大量劳动密集型低端成衣厂商。受到政策影响,对于纺织原材料和中间商品的供应需求会随之波动。但可以预见,浙江有利于中国服装制造商逐渐向中高端制造业转型升级,在工艺、技术、自动化等加速技术创新升级。

中国在纺织行业中上游占据极大的规模化优势,而这种优势大概率会随着经济开放和成本降低而继续增强。RCEP此次最大的突破是首次实现了中日两国自贸区零关税协议安排,因此仅就中日贸易而言,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可能受益最大。

日本在2019年已经是继美国、越南之后,中国产业用纺织品的第三大出口国。根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产业用纺织品对日本市场的出口额为16.59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出口额占我国出口总量的6.1%。

与此同时,RCEP为各成员国提供了更开放的区域内投资政策,也将鼓励更多想要通过布局海外来分散供应链风险的中国企业向外走,从而进一步推动更高效更低成本的服装制造产业链。

中银国际期货分析师曹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样有效的产业链一旦形成,将很难颠覆。”

“RCEP展现了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决心。”在一家知名中美国际智库担任独立宏观经济研究员的Sally Guo则对界面时尚表示,RCEP对日韩实际利好更显著。

韩国和日本实际上是东盟国家主要的纺织原材料进口国。在签署RCEP之后,各国之间的关税壁垒一旦消除,预计也会进一步扩大中日韩三国向东盟三国出口纺织原材料,进而进一步强化目前低端成衣制造集中在东盟国家,而原材料出口集中在中日韩三国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受到多重阻力,印度在2019年退出了RCEP协定谈判,直到这次也没有返回并签署这项协定。尽管RCEP的签署将进一步整合东亚经济一体化和自贸区内纺织和服装供应链的整合,但Sally Guo强调,印度缺席会削弱改善全球供应链的努力,而“印度是未来产业链最大的变量。”

印度如今已经形成较为完善的纺织品价值链。2018年,印度成为继中国和欧盟之后的第三大纺织和服装出口国。但中国与东盟国家近年来紧密的贸易合作关系已经对印度与东盟国家的贸易造成了阻碍。这也给了中国服装制造业者调整和完善供应链布局的时间窗口。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