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你愿意为一只口罩花多少钱,985万吗?

新浪时尚

关注

在最近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想要继续把口罩仅当作是一件件医疗必需品已经很难了。从年初以来时尚行业各个品牌的紧急打开生产制造窗口积极应援,到如今奢侈品牌、街头潮牌都在不断将口罩打造成一种半装饰、半功能性的配饰单品。疫情下原本一件单纯简单的消耗性医疗必需品,真会有潜力做到像口红一样成为一种特殊的经济现象吗?

还没来得及消化口罩在时尚行业的新角色,一家受到洛杉矶商人委托的以色列珠宝公司Yvel,为其所生产的价值985万美元的昂贵口罩就再次扰乱了口罩的身份定义。此前还在研发时就已经被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

镶嵌着250克18K黄金以及总重约210克拉的3608颗天然钻石,Yvel称这款口罩设计为100%可穿戴,并且具有可插入一次性N99滤芯的插槽。此外公司还解释道“口罩由洛杉矶的一位商人委托制作,并且最初目的是为了在新冠疫情期间扶持以色列工业、及在以色列和美国的150名员工。”

姑且把它看作是一件出自某部宗教题材电影中的高级定制面饰或许还不违和,毕竟装饰和收藏意义从来不会令时尚行业所费解。但一边配备着N99滤芯、一边有着黄金砖石傍身的昂贵原料,这件突如其来换了身份的医疗必需品,我们要怎样才能重新认识它?站在大众消费者的角度,你究竟愿意为一只口罩花上多少钱?985万吗?

就在此前不久,在多家时尚媒体的报道中不难耳闻,奢侈品牌LV也刚刚推出了一套售价480美元(约合人金币3159元)的口罩方巾组合。从组合佩戴的方式,到品牌经典Monogram印花与2021早春系列花卉图案的结合,都一如品牌在单品简介中所强调的“这种口罩经设计被戴在了经过认证的面罩上,结合了风格与实用性”。

这也并不是LV第一次在这类医疗用品上做上一番功能性与装饰性的文章,品牌2021早春度假系列中也推出过一款带有经典Monogram印花的防护面罩,售价近7000元。据了解,这款面罩除了某种程度上的防疫功效,也同时兼顾了防晒功能,并且在阳光直射下会变为深色。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LV以外 Fendi、Burberry等奢侈品,以及国内外的众多潮流品牌Off-White、CLOT、A Bathing Ape、也在今年将口罩作为一种结合风格与实用性的配饰单品。

倘若说镶嵌有250克18K黄金及210克拉的3608颗天然钻石的昂贵口罩,与以往出现在药店或其他线上线下零售平台的口罩,这一在大众心目中的角色过分大相径庭,那么经由奢侈品牌与街头潮牌浓墨重彩的包装后,或许这类消费品的确在定程度上重新构建了一种新的经济现象和消费心理。尽管Off-White在今年4月还曾因在奢侈品电商平台Farfetch上因超过500美元的定价,其中一款售价甚至超过1000美元,曾经引发争议而被下架。

除了以上提到的LV、Fendi、Burberry、Off-White、CLOT、A Bathing Ape外,不少奢侈品牌或设计师品牌都曾经尝试过把疫情期间曾一度紧俏的医疗必需品进化为一种能够彰显个性的途径。通过LADYMAX 5月份报道可知,Virgil Abloh早前就曾预测,口罩将替代箱包成为时尚界的热门配饰,并且建议年轻设计师遵循N95口罩生产商在疫情期间与时装供应商分享的口罩制作准则,制造具时尚性与功能性为一体的新一代的口罩。“此举能够帮助我们将时尚行业的逻辑从虚荣转向人性。”同时也表示日常生活用品本身便是一种艺术。

尽管在居家隔离时期,这样的潮流生活态度也曾通过时尚界多位人气偶像身上变为一个个符号。比如自美国人气歌手Billie Eilish佩戴Gucci定制款薄纱口罩参加格莱美;Justin Bieber也在Instagram上晒出他的Louis Vuitton口罩,据称是用品牌专用材料独家定制,这两款口罩的具体售价未被公布。

不论是新冠疫情环境下口罩作为必需品的角色、还是在时尚品牌消费背景与流量偶像所拉动的潮流背景下,在2020年口罩的销量与关注度上都收获了显而易见的成绩。在今年4月Edited的一组数据中显示,2020第一季度市场上的口罩数量比去年年末增加了近40%;另外,根据Lyst发布的最新年度流行报告显示,疫情的发生令消费者对口罩和睡裙以及运动裤的兴趣激增,关于口罩的搜索量同比大涨502%,其中最热门的是Off-White口罩,H&M的泡泡袖连衣裙则成为居家服首选,Birkenstock、UGG等主打舒适的鞋履产品热度也明显提升,Air Jordan则是最热门的运动鞋。

尽管将口罩这样一个医疗必需品冠以奢侈品及设计师品牌的潮流生活态度,听起来是一件积极的号召,但远高于以往售价的崭新定价,当然也不是很快可以获得集体认同的消费行为,最后它将会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角色停留在日常生活或潮流生活中,还有一段难下定论时长与距离的路要走。

作为参考,我们一定还记得文章一开始提到的口红经济。尽管口红经济的背景,是基于2008年的世界性经济金融危机下,依然存在于消费者之间的强烈消费欲望,相比价格高昂的车子、房子、以及奢侈品服装包袋,购买口红既能满足面临经济危机的消费者,尤其是女性消费者的购物欲望,也兼具了廉价和粉饰等附加作用,这都能成为强大的心理慰藉。更何况口红或唇膏,也纷纷在伊丽莎白泰勒和玛丽莲梦露的口中,被描述为一种代表着生活态度的至关重要的单品。

口红经济只是当时或未来某时众多消费心态中的一种。当社会及大众生活面临压力、重创或其他转折时,也会让更多具有特定“疗效”的消费品脱颖而出。比如韩国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流行的是鲜艳的色彩,并且短小和夸张的款式订单明显更多;而当日本服装销量降低时,修鞋补衣服的店铺生意却前所未有的红火。

倘若再回到口罩最原始的角色上,购买途径的升级,似乎也为口罩作为医疗必需品也好、新的消费品也好,促成一种新经济现象而做好了准备。比如据“北京地铁”官方微博消息,为满足乘客疫情期间乘车防护需求,北京地铁目前已分别在6、7、9、10、15号线及S1线6条线路的10座车站付费区内及非付费区设置了10台具备口罩售卖功能的自助售货机。计划12月中下旬在1、2、13号线及八通线部分车站继续增设口罩自助售货机。

一边是奢侈品牌、设计师品牌以及流量偶像们所带动的风格趋势、潮流生活态度;一边是线上线下零售平台购买渠道的丰富,口罩在被这一切客观因素的调整下,角色身份的变化是一件不难被期待的事情。并且很明显能感觉到,现当下买口罩这件事,已经不再只是能与药店、或者成盒论打的批量购买联系在一起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