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时装

visvim Christo 拖鞋如何陪伴及影响 Mike Cherman 的事业历程?

HYPEBEAST

关注

《Sole Mates》是 HYPEBEAST 的全新栏目,在这个系列中,我们将带着你为何喜爱球鞋?的问题,探寻 Hype 之外的深层含义。《Sole Mates》将揭开每个 Sneakerhead 参与者关于球鞋的起源故事,让他们来讲述为何有这么一双球鞋如此重要。

随着 STOP ASIAN HATE 的呼声越来越高,来自街头领域的 Icon 和品牌们也纷纷发声支持亚裔社区,而因为品牌名而受到质疑的 Chinatown Market,早前也通过社交媒体宣布将更换品牌名,以及时纠正错误并致力于成为变革的一部分,以制止针对亚裔社区的仇恨、暴力和种族歧视。

Chinatown Market 由 Mike Cherman 创立于 2016 年,之后便凭借标志性的黄色笑脸元素和恶搞设计而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走红,事实上除了这段成功经历,Mike 在街头领域还有很多值得诉说的故事:创立运动服饰品牌 ICNY、在纽约精品男装店 Prohibit NYC 工作、与 Jeff Staple 在 Reed Space 共事,以及帮助 A$AP Worldwide 和 KITH 设计标志……

毫无疑问 Cherman 拥有非常多的身份与经历。然而,在他曲折又起伏多变的街头服饰创业历程里,他对一样物品的喜爱始终如一,那就是 visvim 的 Christo。2003 年首次推出的 Christo 是一款高价位、高质量的机能拖鞋,关于其设计灵感,visvim 创办人中村世纪在 2004 年接受 BEINGHUNTED 采访时曾解释道,主要是来自已故的保加利亚艺术家 Christo Javacheff,更准确地说是这位艺术家对桥梁、地标、自然地景和其他各种日常物品的包裹。

由于 Christo 的独特性和高价位,绝对称不上是一般大众会选择并负担的鞋款,然而,这恰恰是吸引 Cherman 的原因。在最新一期《Sole Mates》中我们便邀请到 Cherman 来谈谈,他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发现 Christo,他入手第一双 Chris

to 时的感受,以及他是如何欣赏与理解 Christo 的稀有性,纵使这与其个人品牌的设计理念迥然不同。

HYPEBEAST:你的童年是在纽约州的 Westchester 和加州的 San Diego 度过的,在这两座完全截然不同的城市的生活经验,对你之于鞋类的品味养成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Cherman:我并不是一个着迷于Hype鞋款的孩子。当然会想要拥有一双好看的球鞋,但好看之余同时我也希望它们具有功能性。我爸妈在每年夏天结束时总会说:好吧,这个学年你可以买两双鞋。一双秋季穿,一双春季穿。那时我就会到跑到像是 Connecticut 的 Bob‘s Footwear and Apparel 店里去买我的两双鞋,对我来说是个特别奇妙的经验。

后来我发现了 pickyourshoes.com 这个网站,万万没想到上面竟然有那么多我曾经渴望,却不知道何处购买的鞋款!也是从那时起,我才算真正开始了解球鞋文化。

Christo 具有我喜欢事物的 DNA,结合像是户外、军事、野外战术等外观及功能,传递出一种专属于它的特色,对我深具启发性。

HYPEBEAST:你是什么时候知道 visvim Christo 的?它绝对不是那种你从小就会穿的鞋,当然如果你是世界上最潮的小孩就另当别论了。

Cherman:没错,当我发现 Christo 时,我已经是成年人了(笑)。我当时住在纽约市,并在下东区一家叫 Prohibit 的街头服装店工作。我的其中一名老板是日本人,叫 Shin Nishigaki,因为经常往来纽约与东京的关系,每次他回到纽约时,行李箱里总是装满不同日本品牌给他的样品。有那么一回,他带着所有 visvim 的鞋款回到纽约,当中包括靴子和 FBT 等等,而其中让我印象为之深刻的就是 Christo。

虽然我第一次看到 Christo 是 Shin 带回来的,但我真正有机会碰触到它则是通过 Chace Infinite,因为同时期我正和 Chace 一起工作,当时他已经收藏了好几双 Christo。初次接触到它们时,我还记得心想:天啊,我真的很想要一双这样的鞋。结果看到它的价格后,立马就望而却步了(笑)。

Cherman:后来有一回我为了 ICNY 的快闪店活动飞去韩国,配合的寄售店里刚好有一双只穿过几次的二手 Christo,而且只卖 $250 美元。于是我马上就买下了它,当时觉得实在是太划算了。至此之后,只要是搭飞机我就会穿它,所以它跟着着我去到了各个城市的机场,我甚至在家里都会穿着它!

我花了很长时间努力工作、存钱,才买到我的第一双。我完全被它迷住了,它的设计完完全全就是我的菜。Christo 具有我喜欢事物的 DNA,结合像是户外、军事、野外战术等外观及功能,传递出一种专属于它的特色,对我深具启发性。我自己的品牌并不是一个生产只有少数人能获得或负担得起的商品的企业,但我想说,身为消费者,能拥有一些并非多数人能拥有的物品,还是一件非常令人满足的事情。

HYPEBEAST:在你老板的行李箱中,为何你偏偏对Christo情有独钟?

Cherman:我彷佛能立即看到自己穿着 Christo 的模样。尽管所有其他款式的造型轮廓都相当具有代表性,但我觉得它们似乎都需要更多适应学习才能让自己觉得舒服自在。但 Christo 从本质上对我来说,是更容易亲近的,因为无论是喜欢街头风格的年轻人或是上了年纪的老爸穿,看起来都很合适。

我一直觉得,Christo 就是我与 visvim 之间的桥梁,它能以最好的方式来带领我认识并发掘这个品牌。在我还没有能力入手 Christo 之前,我可能也会去到 visvim 的店里逛一逛,但当我看上一件要价 $1,000 美金的 mohair 背心时,着实没办法下手。你知道我买的第一件 visvim 是什么吗?其实是它的蜡烛!所以我认为这些过程,有助于你去真正去理解并欣赏它的价值,并理解它为什么卖这么贵的原因。

HYPEBEAST:你是如何将Christo融入个人穿衣风格之中的?

Cherman:我并不是那种会整天穿着拖鞋到处跑的人。我在办公室时常需要走动,也很常撞翻东西,所以基本上我没办法穿着拖鞋工作。但当我在自己家里,做点杂事或休息放松的时候,我几乎总是穿着 Christo。

除了它的休闲、易穿性,我也可以从所谓的风格角度来欣赏它,可以说是完美的将功能与时尚融合在一起。即使只是去躺便利店买东西,我也不会穿那些运动品牌出品的拖鞋,我还是希望自己在穿搭上有一些亮点,是会让人眼前一亮的那种。

当你年纪还小的时候,什么都是以方便、简单为主,但说实话,即使现在长大成人了,我们也仍常在寻找生活中的那份轻松自在。

HYPEBEAST:所以它是你心目中的终极居家鞋/便鞋?

Cherman:是的,Christo 是我心中的第一名,它确实是我的终极居家鞋,不过另外还有一款我衷心推荐的就是 Merrell Slip-on。我是个犹太人,以前去参加犹太成人礼时,Merrell 的绒面 Slip-on 就是我最好的选择。

当你年纪还小的时候,什么都是以方便、简单为主,但说实话,即使现在长大成人了,我们也仍常在寻找生活中的那份轻松自在。所以撇开 Christo 最酷炫的部分不谈,它就是一款简单且舒适的产品。这对于那些能够欣赏我其他想法的人来说,非常关键。

HYPEBEAST:让我们来谈谈 Chinatown Market 出品的酒店拖鞋吧。你有没有将 Christo 融入小部分的设计中,或是从它得到些灵感来源?

Cherman:我想说的是,我到世界各地旅行时总是穿着 Christo,甚至在酒店里也只穿它,我习惯穿自己的鞋,也很难想像自己会穿酒店提供的拖鞋去桑拿。其实无论是从比较奢华的风格,像是 Christo 这样的拖鞋去找寻灵感,还是从一般酒店拖鞋的设计出发,我们其实是希望探索两者之间的平衡点。

我们会问自己:如何调整这些设计?如何打乱这些概念,如何将它提升到下一个层次。而找到像是 Christo 的 DNA,无疑是我们努力想要达到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

HYPEBEAST:过去一年里,在 COVID-19 的各种‘封闭’之下,全球鞋类行业也出现了颠覆性的思维转变:更加注重便利、舒服及适应性。你觉得 Christo 符合这个潮流吗?这是否像是一种不用出门,但也能享受着‘盛装打扮’的愉悦感?

Cherman:完全没错。正是这样的原因,Chinatown Market 才会推出像是升级版的酒店拖鞋和 Smiley 拖鞋。我们了解到这就是我们的顾客所需要的,也就是除了功能性、实用性之外,同时也兼具美感及时尚。 

如果是在几年前,大家就会说:哦,好吧,这种拖鞋的潮流很快就会退去了。但现在我们看到了这个思维的转变,是因为世界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促使我们必须这样去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拖鞋再次变成一件令人兴奋且有趣的商品。

我收藏了许多 Christo,是因为我知道当我 5、60 岁的时候,我想成为像 Adam Sandler 那样的老爸,总是穿着宽松又舒服的衣服,他真的酷毙了。

HYPEBEAST:你认为拖鞋可以被当作是奢侈品吗?Christo 显然有一个相当高的价格,是一个真正的手工艺品,但同时它又跟 Gucci 的人字拖截然不同。

Cherman:我认为 Christo 将是永远属于小众市场的产品,因为它并不适合所有人。身为一个设计师,我总是努力尝试去创造出一些可以给所有人的产品。不过,如果能为少部分人去创造并获得他们的欣赏及理解的产品,也是件很特别的事。有趣的是,针对小众市场的设计思考,恰恰与我对 Chinatown Market 产品的想法相左。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断地在寻找那些我愿意一辈子拥有的物品。就像是我收藏了许多 Christo,是因为我知道当我 5、60 岁的时候,我想成为像 Adam Sandler 那样的老爸,总是穿着宽松又舒服的衣服,他真的酷毙了。我很欣赏这样的想法,那就是在年轻时就知道自己喜爱什么,并能随着年龄的增长,持续巩固及忠于自己所爱的事物。

HYPEBEAST:非常合理。我常听说那些爱好街头潮流的孩们长大后,他们要么就成为 visvim Dad,要么成为 Acronym Dad。

Cherman:完全正确(笑)。

* 本文采访时,Chinatown Market 尚未发表更换品牌名的官方声明,且品牌更名过程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完成,故文中仍以‘Chinatown Market’进行表述。

Translater: Raymond Chueh

更多潮流精彩内容可关注HYPEBEAST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