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桃红梨白:为什么樊胜美越来越惹人厌?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的原创类娱乐自媒体,致力于有态度的娱乐。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CJ   图丨来源于网络

转载自公号丨我实在是太CJ了(cj10141234)

《欢乐颂2》播了小半个月,各种意料之外的评论简直让人猝不及防。

各大视频网站的弹幕主要爆发在邱莹莹和樊胜美身上,小蚯蚓主要是被骂没脑子,樊胜美这个角色的槽点就很难用一句话概括了。

先说最明显的。

看看网友的截图,樊胜美这个季度的侧身都能赶上男客户的正面,这身正装打扮从发型到衣服都一言难尽,以为她工作的地方是 90 年代的国企。(不知道造型师是怎么想的)

除了体型之外,樊胜美的在戏里的造型也有问题。动不动就各大名牌上身,一点都看不出来是需要别人接济的样子。

比如,一手的名牌戒指,却不舍得吃鸡蛋要留给侄子。

满手的戒指对比一颗可怜的水煮蛋,多讽刺啊。

在王柏川妈妈的要求下,樊胜美选择离开王柏川并提早结束假期。离开家的造型,就是之前让鸡蛋的造型。

MaxMara外套+SLP大号风琴包,虽说是一线城市高级白领必备品牌,但还没算内搭和鞋子就已经3万+的价格,让网友直呼“我要是王妈也得劝你俩分手”、“没钱还拜金确实只能找大款”。

眼看着其他四美越活越精彩,只有樊胜美自己踏进了一条自毁的道路,人设崩塌太快甚至变成了不少人弃剧的原因。

《欢乐颂2》上线之后,22楼每一个人都开始了“边谈恋爱边打怪”的渡劫修炼路,唯独樊胜美变成了一个“跟你恋爱堪比打怪”的对象。

网上有人总结了一下樊胜美这一季的变化。

虚荣心不减,嫉妒心更重

第一季的时候,樊胜美见到小曲的哥哥,一脸苦尽甘来的表情,以为找到了肯替自己填坑的人,一件漂亮裙子,一张张2000的购物卡,樊大姐就跟着人家走了。

第二季樊在楼道里撞上曲连杰,直接一个正气的巴掌甩到脸上,好像很理直气壮的样子。

曲连杰认亏没有还手,可是樊大姐面对曲连杰好像忘记了当初自己是什么样了?

在不少人同情樊胜美的家庭,并为她“捞女”之名叫屈的时候,樊胜美总算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出口,让棘手的家庭问题告一段落。

但即使从最紧急的情况脱身,樊胜美也并没有改掉依附和压榨对方的习惯。

面对王柏川,她一边收着厚厚的压岁钱,一边把催促着王柏川从大过年的饭桌上起身去到处求合作挣钱。稍微有点话题切入口,就逼着男朋友挣钱买房加名字,并乐此不疲的把这作为生活常态。

第一季里,观众统一战线在diss樊胜美的妈,看到第二季忽然发现其实樊胜美就是一个年轻版的樊妈。

只知道一味的依附和索取,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全盘转嫁给在乎自己的人,并且由衷的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樊胜美这种人,进没有勤俭持家的自知之明,出没有吃苦耐劳的赚钱之道,除了索取还是索取,满心都是跟别人的对比和不服气。

按理说,经过了上一季拖家带口的折腾,终于赢回经济自主权的樊大姐好不容易能展望一下未来的好日子然后发奋图强。

然而,除了软磨硬泡的逼着王柏川挣钱买房外,樊胜美却完全没有为自己在上海安身立命的梦想努力。

尤其是,听说应勤在上海有房有车时,樊胜美脸上的表情简直比曲筱绡打架还精彩。

对小蚯蚓的热心一下子变成了掩盖不住的嫉妒和落寞,跟王柏川提起时的一脸急不可耐~

樊胜美没脑子和能力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把事业感情不如人都归咎在自己的家庭问题上,与其说是可怜,不如说是找到一个强大的理由让自己的不思进取变得合理。

自己不努力的同时,眼红旁人的生活,并在每一次感受到责怪时,搬出自己的家庭状况来求得大家的理解。

一个活了三十多年的人,不懂得用方法解决问题,一味选择用更大的问题来回避问题和放大情绪,这样的人在实战中不就是一个战斗力为0,策略力为负值的bug人设么。

微博上一票喊着“最后被生活逼成了樊胜美”的无知妇女们麻烦醒醒,谁要当樊胜美啊,如果真的这么惨那也是你自己的问题,这个锅生活不背。

一边嚷着男女平等,一边物化男性角色

小蚯蚓请应勤吃饭时,樊大姐作为过来人,给小蚯蚓说了一套“男性付钱”理论。

大概就是说,跟男人出门,男人付钱是理所应当的,你不要自己争强好胜。

除此之外,三番五次的强调房子的重要,将自己对房子的渴望传达给身边所有人。

有一场樊胜美家里断粮的戏码,樊大姐得知家里断粮后,直接将这个问题甩给了正在谈生意的王柏川,一会一个电话。

吃饭的时候打,后续应酬的时候继续打。

最后打到连王柏川的客户得知内情后都出来说王柏川“是个情种”。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女朋友这么大一个坑让你挑,连给自己家做决定这个事的锅都让你背,你不是情种就是被下蛊了。

如果说这只是单纯的女友对男友的依赖,那这种明显没衡量过供应方能力的需求未免站不住脚。

樊胜美对王柏川的态度与其说是期待,不如说是索求,把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跟票子、房子、老妈子画起了等号。

对这个人感情的初始动机,完全建立在这个人能给予的物质提供和时间精力消耗上,一旦得不到满足便会开启怨妇模式。

一个一直喊着男人靠不住的人,却把男人完完全全的跟物质画上等号,这跟那些将女人的年龄条件过往感情史,作为婚恋唯一标准的男人有什么区别?

就连安迪最后都对樊胜美的感情观下了一个定论:“一个人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这样的人设不正是女生们辛苦打拼,努力生活拼命摆脱的人生道路么,那些叫嚣着“被生活逼成樊胜美“的姑娘,可能从来就没有过自己能够过好一生的自信吧。

把友情作为索取的一部分,不懂得适可而止

这一季里有这样一个桥段,安迪替王柏川隐瞒样品没通过的事实时,樊胜美觉得自己被骗并且一味埋怨安迪没帮忙。

可是,樊大姐,你是上辈子救了安迪的命么?

第一季里,樊大姐家遇见地痞找茬,安迪出人出力帮忙摆平了樊家哥哥捅的篓子。

樊父病倒,安迪拖着奇点到医院帮樊胜美导了一出自救的戏码,并借给樊胜美十万手术费。

知道樊胜美喜欢去名流社交场合,二话不说带着樊胜美出席上层社会晚宴……

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邻居换谁都不嫌多。

但第二季里,一个帮忙张罗牵线的安迪,在王柏川质检不通过后,就樊大姐理直气壮的质疑成了——没帮上忙的罪魁祸首。

难道朋友出于好心的帮忙,可以直接质变成义务么? 

一个完全丧失自己独立能力的人,对于爱人和朋友来说无疑都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你需要用时间去安抚她的失落,用金钱去解救她的贫穷,用无限的时间和精力去填她数之不尽的坑。

安迪在最后跟王柏川的沟通力,说了一句“在那些没有信心靠自己的奋斗找到前途的人当中,你很难找到独立的精神,和坚强的个性。”这一句来自《通往奴役之路》的名言,大概就是安迪作为朋友对樊胜美此刻的认知,以及对于王柏川的劝告。

不得不说,在第二部里每一个角色都有不小的变化,如果说《欢乐颂2》是一部年轻女生的《爱拼才会赢》,那么就五美本身而言,只有樊胜美是《我不想拼但是想赢来个男人让我赢吧》。

怎么说呢,哭了十几集后,樊胜美也挥洒了十几集的樊式负能量,让人很像给编剧加一车鸡骨头。

其实无数出自樊胜美类似原生家庭的真实女孩,一步一个脚印的把自己活得无比漂亮,一路咬着后槽牙赢得称心的爱情和舒适的生活环境,你猜她们面对“生活把我逼成了樊胜美”的荒谬言论,会说什么?

有没有本事我们都不想活成这样,累人累己还觉得理所当然。

原文标题:欢乐颂2里的樊胜美负能量爆棚,蒋欣自己也快hold不住了

-END-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桃红梨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