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商务范:樊胜美到底要房子还是爱情?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欢乐颂2》迎来了大结局。

安迪搞定了“岳母”,曲筱绡爸妈也不离婚了,小蚯蚓即将步入幸福的婚姻生活,关关越来越遵从自己的内心,而樊胜美,虽然并没有像预期和王柏川买房结婚,但也在自我成长的路上有了一些进步……(重点来了,所以第三部准备什么时候播出?

导致樊胜美和王柏川分手的原因,还是房子。即使有了房子,也一定要在房产证上写自己的名字,才觉得有安全感,这样的樊胜美,是不是要得太多了?

其实一直以来,樊胜美都在追求远远超过自己生活能够负担的物质。这让一直为她妥协的王柏川压力很大。

买房前,樊胜美和王柏川就因为一双客户送的鞋闹翻了。刚刚破产的王帅哥控制不住计己大打出手,还暗指小美身上的衣服包鞋子来历不明……

看到小美和有钱的客户一起吃饭,客户还不怀好意的送给小美野兽派的花,王帅哥终于爆发了:“他们都比我符合你的条件对不对?你看你的包、衣服、花、还有你的鞋,你以为我瞎了吗?”

要说这男人吃起醋来也是real可怕。导火索就是这双蓝色蛇皮纹高跟鞋↓

小美和客户喝得微醺出门,还因为地滑扭了一下(明明就是石灰地……客户说“这不是我送你那双鞋么”,这一幕全被王帅哥看在眼里了……

这双鞋,客户在国外买来送给小美。对小美说是在奥特莱斯买的,不贵,品牌来自德国的奢侈品品牌Escada,市场价1万元左右,据称这双鞋是蒋欣自己的,在之前的剧里也穿过。

本着无功不受禄的原则,小美按一般大牌品牌鞋子五折的价格,转给了客户3000元,算是互不相欠。那一刻旁白说的是“樊胜美感受到了久违的尊重”。

别人非要送我奢侈品,我还得勒紧裤腰带给他钱,才能感觉到被尊重……这个价值观的输出,是不是在逻辑上有点问题?

虽然说第一部《欢乐颂》中的樊胜美,也爱慕虚荣,但她却有着挣扎在生活底层的矛盾,惹人同情与怜爱。

她漂亮,她爱美。在她那个小小的出租间里,照镜子是她做的最多的一件事。

她对奢侈品大牌欲罢不能,但碍于经济条件只能买仿货。

如果你说她身为一个公司的HR,才需要如此注重外表,其实不然。她有着更清晰的目标,去掐尖,将自己从水深火热的家庭中拯救出来。

然而她这些山寨货也就在小蚯蚓面前能拿个把式。遇到24k纯金富二代曲筱绡,气场马上弱了下来。

看见小曲身上的Louis Vuitton小硬箱,

立刻知道自己身上的山寨款Sophie Hulme露了怯,用手往身后别了别,不声不响的换了一个。

穿着Cindy Q的山寨白色蕾丝睡衣(剧组买的是正品,特意为她做山寨了,

尴尬的是,还和曲筱绡的妈妈撞衫了,被曲筱绡一语道破┑( ̄Д  ̄)┍。

她向往奢侈品,却也明白以自己的境况还享受不了它们。

所以当王柏川追求她送她Hermes丝巾以及BV包包时,她只能自己欣赏一会儿,为了填补家庭的无底洞,把它们换成钱……

樊胜美看着正品BV捧在手里闻一闻,“这和仿货的味道就是不一样”,转而又小心翼翼的放进防尘袋里收好↓

和曲筱绡的哥哥在一起时,她卖掉自己帮他陪酒换来的购物卡↓

“又来卖东西啦”,“还按老规矩八五折行嘛”……通过对话可以看出,小美已经是熟客,经常找这位小妹卖掉别人送给自己的贵重礼物。

她看着商场外的大牌logo,露出可望不可及的目光。

这些细节让樊胜美这个人物鲜活而又真实,因为可怜而可爱。可到了《欢乐颂2》中,樊胜美似乎顺其自然的变成了一个“白富美”。

过年时穿着Burberry的斗篷见王柏川的妈妈↓

从老家回上海时还穿了Max Mara的驼色大衣,背了Saint Laurent的sac de jour(p.s。这个行李箱的feel很混搭嘛↓)

换了新工作,包包又换了只Loewe Puzzle。

如此看来,面对奢侈品,樊胜美不再矛盾与纠结。而面对一个鸡蛋,却还要推来推去↓

回望第一季中,父母来上海,每天就只吃几个烧饼↓

这一季播出后,很多人都说,“樊胜美,你卖两个包,王柏川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如果说樊胜美对父母苛刻,是出于樊家重男轻女,处处想要榨干她;那对于永远想给她最好的王柏川,她的苛刻是出于爱吗?

听说应勤有房有车,就用话语敲打事业刚刚起步的王柏川:“你得有危机感啊”↓

面对她无理哥哥对王柏川一家的威胁,她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只有抱怨王柏川做的不够↓

只有当王柏川为她摆平了一切之后,她才会呈现出感激状↓

平时在王柏川面前优越感十足,高冷如女神的她,一听到王柏川要给她买房,马上就心花怒放。

虽然樊胜美是五美中处境最为劣势的女孩,却比任何一个女孩都爱“做梦”:希望出现一个爱她,还能给她原本无福消受那一切的男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她与王柏川属于一类人:输不起,还想要很多。

王柏川用租来的宝马3系和所谓的公司老板名目接近小美,只是为了他上学时那个可望不可即的美梦,接近那个他所仰望的人。

他的爱,初心是“得到”。在他看来,如果没有小美那些极品的亲戚,他根本没有办法得到她。

而他得到的方式,也只是一句“保证”。

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的想去达到小美的期望,但面对小美的家庭、小美给他施加的压力,他更多的是力不从心。

樊胜美和王柏川为两个人的爱情构建了一个虚幻的堡垒,没有一个人能够看清现实的家庭环境的阻力,以及各自的能力水平。

而这两个人的爱情更像是一种交易:女人找一个能够给自己买房的男人,给自己安全的保障;男人找一个漂亮的女人,让自己更有面子。

房子成为了他们达成共识的唯一途径。

为了给小美买房,原本安逸的王柏川,偏要在过年、外公过生日的时候被逼着做生意;为了给小美买房,王柏川听信了倪总放出的“诱饵”,把70多万投资到没有经过考察的项目里,被骗得破产(难道这些钱不应该交给做理财的小美更靠谱???为了被骗而被骗也是够了。)

自信心备受打击的王柏川,在和陈先生大打出手之后,仍然用最快的时间振作起来,理智的去和陈先生道歉,争取项目。

但是,当他承诺用父母的钱首付买房时,樊胜美的那句“房产证上写我的名字吗?”,终于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这超出了他以及他的家人所能接受的范围。

像樊胜美与王柏川这样,背景相差甚远的两个人。真正做到接纳彼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相比之下,曲筱绡和赵医生两个同样背景悬殊的两个人,能够因为正视彼此的缺点,互相包容,而重新走到一起。这一点,现阶段的樊胜美却做不到。

樊胜美之于王柏川,就像樊家之于樊胜美。她步步紧逼,得到一点,还要更多。这个试图依附于王柏川的樊胜美,也终于失去了她“女神的光环”。

目的决定一个人的选择,越是贪婪,越是容易竹篮打水一场空。

樊胜美总是把目光局限在自己想要的东西上,却丢掉了已经拥有的美好。

对于这个阶段的樊胜美来说,王柏川妈妈说的那些话才是真相——

“你看你生得这么漂亮,外边肯定有大把的有钱人会帮你养家。我儿子这事业才刚刚起步,他养不了你家。你要是跟了他你受委屈不说,我儿子这苦苦一辈子熬不到头,你这两败俱伤何苦呢?”

可一直以来都很矛盾的樊胜美,既想找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又想这个人给她一切,以至于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好在最后,樊胜美也意识到了自己自私的一面:“我自己绝望的事情我就扔给你,我还要求你做好。我把你当成了救命稻草,所以我抓住你死死不放,我绑架了你。”

爱情中两个人应该是平等的,谁也不是谁的救命稻草。

就像小美最终说的:“如果有一天,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的话,必须以各自独立的姿态重新开始。我必须要学会自己站起来,我才有资格去奢求爱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务范”]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