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桃红梨白:跟校草做朋友是什么体验?郑爽最有发言权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的原创类自媒体。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谦叔     图丨来源于网络

高考刚结束,《夏至未至》就开播了。

从首播数据来看,成绩还不错。

原著小说就是畅销书,主演陈学冬、郑爽、白敬亭也都挺有号召力,话题度也是不低。朋友圈好多人在讨论。

对国产青春剧来说,“流量”跟“质量”有时不能兼得,所以问题来了:《夏至未至》成色到底怎么样?

有网友吐槽:随时随地开启超级大光圈模式,同学们全都……不见了!

但也有评论认为:这是“夏至美学”。

讲真,在用光方面,《夏至未至》在国产剧中,算是良心的,即使是拍夜景,人物的线条、面部的细节也是清晰的。

从空中俯拍骑单车的画面,构图也很严谨。

同时,细节是花了心思的。

比如:故事是从浅川一中开始的,当地的车牌,用的就是“浅A”。

比如:寄宿生要住校,每晚十点钟会熄灯、断电。

时代感也是准确的。

第一集的重场戏之一,是开学典礼,横幅上打出的是“2000级新生”,年代应该是2000年。

女生手里的明星卡,从四大天王到迈克尔·杰克逊,确实都是当年的当红偶像。

英语课上,用录音机播放磁带,妥妥的旧时光……

最有时代感的,要数高一(3)班的班主任老师。

倪景阳扮演的闻人老师,简直就是“时代感”本人啊!

刚一出场,就被网友认出:这不是裴佩老师吗?

2002年,国内第一代青春偶像剧《十八岁的天空》播出,我们的裴佩老师就是中学英语老师(不慎暴露年龄)。

这位麻辣鲜师很为学生着想,甚至会直言不讳地批评家长:不尊重孩子。

在很多70后和80后的心里,她就是梦想的好老师,是经典的记忆。

从2002年到现在,国内青春偶像剧从校园、都市到古装、玄幻,统统已经拍过一轮,演老师的还是当年的老师,台下坐着的学生,已经换成了新生代的陈学冬、郑爽、白敬亭们。

每个时代的观众,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荧屏记忆。对于青春剧来说,更是如此。

但是,青春剧怎样才能拍得没有违和感、又能让大多数年轻观众感同身受?

重要的是:氛围。

《夏至未至》的第一集,是从高考结束后,闻人老师在“最后一课”上点名开始的。脸上扮严肃,还不忘抛个梗:柯南的最后一集是什么?班主任点名杀人事件。

可以看出,师生之间经过高中三年的相处,互动模式是松紧有度的。

老师宣布“你们终于自由了”的时候,同学从单个哭、组团哭,到全班集体哭。

老师是欣慰地笑着流泪,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这一段挺戳人心的。

高考过后,全班集体欢呼扔书,也是很多人都有过的经验。

傅小司、陆之昂、立夏、程七七还相约放孔明灯。

然后,倒叙回到高一,几个主角刚进入高中校门的时候。

傅小司、陆之昂是走读生,上学路上比赛骑单车。

立夏是室县来的寄宿生,自己拎着箱子坐着公交来浅川中学报道。

还遇到了老同学:坐着家里小车来报道的程七七。

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看得出几个人家境的分别吧?

《夏至未至》的原著小说里,前半段是青涩的校园故事,后半段主角们各自走向不同人生走向,还是很沉重的。

越大的反差,越要从风平浪静开始。

从目前的剧集来看,刚升入高中的同学们,都有自己的兴趣,也都有自己崇拜的偶像,校园气息很生动。

同学们得知要补课的时候,万念俱灰的表情也是神还原。

有诚意的同时,套路也是有的。

立夏跟傅小司第一次见面,就是被他的单车撞倒(爽妹子撞倒双脚离地,看起来好痛啊)。

这一撞,带出了主角光环强大的的傅小司,是不是很俗?

更俗的是:男主心里只有学习,毫不懂得怜香惜玉。

越是这样,越是被女生疯狂花痴(除了女主角)。

两人撞车之后,互相拿错资料,导致在开学典礼上,傅小司发现演讲稿拿错了,索性将错就错,只说了一句特别酷的话:

然后,台下女生就集体陷入花痴模式:好帅啊!你说啥都对啊!(喂同学,原则呢?)

开学第一课,闻人老师开始宣布班规,第一条就是:不许迟到。

好巧不巧,立夏就迟到了,被罚站;更巧的是,“司昂”也迟到了,就没有被罚站。因为:人家成绩好啊!

主角光环这么明显,女生们又是一番花痴。

陆之昂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被女同学以为是在看自己,还满心欢喜地期待着第二眼。

还要集齐人家七个含情脉脉的眼神。

大言不惭说自己读书的目的就是要嫁给这样的男生……

真没想到你们高一的同学居然这么闲啊!

另一波大规模花痴爆发,是在网球课上。

立夏的室友为了挤进网球裙,吸气呼气折腾了一大通。

陆之昂在更衣室里大秀肌肉,还被自己帅瞎了。

刚到网球场,就被高三的小霸王们挑衅,要跟“新来的明星”单挑。

“司昂”根本没在怕这帮既是高年级生,又是专业网球运动员的人,硬是在15:0的大反差比分下,逆袭到打平,最后反败为胜。

这么解气,女同学怎可不花痴?!

这种花痴,很像是对颜值的沉迷,但其实,更接近于女生对优秀男生的欣赏。

因为傅小司&陆之昂确实有拿得出手技能,不是男花瓶。

首先是成绩好。

在入学英文水平测试中,85分以下的同学要背课文,立夏考了96分,已经够高了,傅小司&陆之昂联手考出了双百。

高分,还不低能,兴趣爱好的部分同样很赞。

傅小司在画室里专心画画的时候,精神上足够专注,出手也是足够专业,所以有底气说立夏画的不好。

下完结论之后,还有金句,有方法论。

直接给出解决方案:我教你。

讲到性格,“司昂”这种男生,都是校园里很招女生喜欢的类型。

看起来痞痞的陆之昂,会帮女生们解答题目,不厌其烦的那种。

傅小司的发小李嫣然要开生日派对,让司机载着自己去接傅小司,撞了立夏。

傅小司直接把立夏公主抱进了医务室,还告诉她:如果觉得痛,就抓住自己的手臂。

陆之昂负责善后+心理疏导。

带她去公园里散心。

这种“出事的时候,有好朋友在身边”的感觉,虽然有一点暧昧,但未尝不是青春岁月里,相互支持的友谊。

从被撞,到同班,到学画画,每个环节看起来都太巧了,连立夏自己都说:自己感觉做了个梦,像是少女漫画一样。但是,因果关系都说得通。

明线上,既然是同学,肯定会发生交集。

暗线上,立夏跟傅小司兴趣相同,又都有喜欢一件事情就不想放弃的执念,有共同语言的人,交流起来会更走心。

如果说傅小司和立夏是因为文艺理想而互相欣赏,陆之昂跟立夏更像是性情相投。

网球馆被校霸挑衅,其它女生都在瑟瑟发抖,立夏主动站出来说:这不公平。

李嫣然仗着家里有钱有势,要塞钱给立夏,平息事件,立夏的态度是,有礼有节推说不要。

同时,陆之昂也对李嫣然家的做派,很不待见。

所以他们聊得来,奇怪吗?一点也不奇怪。

十八九岁的少年,最容易面对的情绪是什么?是孤独,是想要长大的一点点叛逆。

这种孤独,对爸妈没法完全倾诉,室友如果不懂自己,也不好交流。如果刚好有一两个既有共同语言,又能同声同气地面对这个世界,是一种亲近的陪伴关系。

谁不需要陪伴呢?

从室县来求学的立夏需要,总是一脸冷漠的傅小司也需要。

之前,青春剧被批“狗血”的原因,在于一上来就把所有该发生的关系都发生了,而且用的是最猛的配方,最激烈的方法。

各种曲折离奇的感情,各种提早步入成年社会的早熟情节,这种小概率的青春,很难让人感同身受,因为看了让人感觉不舒服。

《夏至未至》的风格仍然有点甜腻,但它更接近大多数人正常的青春。

大多数人的高中生涯,既不烈火烹油,也不至于一潭死水,而是在这两个极端之间,触探着即将是成年人的世界。

在刚成年的年纪,整个成人世界都是新的、未知的,像一场即将展开的华丽冒险。每天朝夕相对的,就是老师和同学了。这种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经历欢喜伤悲的经历,也是大家日后怀念青春岁月时,最宝贵的部分。

友情除了是一种纯粹的陪伴,也是让自己和对方都能变得更强大,步入成人世界的第一课,也是《夏至未至》原著里,暴风骤雨来临前的成长期。

而我们之所以缅怀青春,就因为它很漫长,又很短暂,像那年的夏天一样,热烈得没有一点点杂质。

-END-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桃红梨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