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科学分析袁泉为什么越来越耐看?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和好友们的分享平台。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谦叔   一冉     图丨来源于网络

袁泉又上了热搜,而且很快升到第一。

原因是和马伊琍一起上了杂志封面。

有媒体说:保暖内衣都能穿出气质,这就是高级感。也有网友比较:袁泉马伊琍谁更美?

相比费尽心思拗街拍的女明星,袁泉体现出来的是:舒服。

她的脸很小,适合戴宽沿帽。机场街拍里,这顶黑色渔夫帽出现过不止一次。

左图的条纹针织衫来自AlexanderWang,脚踩CONVERSE粉色帆布鞋,右图穿的是紧身牛仔裤和小白鞋。

都是基础款和经典元素,但搭配上她修长的身材,就能凸显气质。

除了帽子,墨镜也是她的必备款。

蓝色衬衫加水洗蓝牛仔裤,白色衬衫搭配黑色Acne Studios半裙,再加上百搭的白色板鞋,每一样都简约低调。

但把日常单品搭配组合,就能显得气质出众,瞬间“唐晶”上身。

袁泉穿衣的另一特点就是:简单。在服饰色彩的选择上,走的是“性冷淡”风。

偶尔出席电影或时尚发布会,我们看到的袁泉都是“非黑即白”的。

最近在兰蔻活动现场,袁泉身穿缎面衬衫,下身搭配高腰黑色长裤,不仅气质典雅,还特别显腿长。

即使是和女神俞飞鸿同框,也能随时保持那一种轻描淡写的优雅,叫人难分高低。

难得选一回颜色较多的套装,也绝不会超过五种。

这套Loewe 2017秋冬系列拼接连衣裙,颜色、图案和质地都很特别,但并不好驾驭。

袁泉包包的颜色与上衣一脉相承,银灰色尖头高跟鞋中和了整套服装的颜色,整体上看比石头姐更修长。

大家对袁泉好看这件事,还是态度一致的。但热搜对于袁泉来说,实在是太稀罕了。因为她整个人就是一个字:淡。

到底有多淡呢?袁泉给自己定位过:线外演员。不是一线、二线,根本在“线外”。

今年凭《我的前半生》圈粉,是因为跟以往的职场剧女主相比,唐晶可能是最接近真实的职场精英的。

她笑,观众会跟着她笑;她哭,观众也会心里一揪。

跟谁搭戏都没有CP感的靳东,跟她演情侣居然很像真的。

这已经是袁泉近几年来,最有热度的作品了。

“线外演员”袁泉出自中戏“96明星班”,起点并不低。

跟章子怡同班,是那一届的“七朵金花”之一。(其它六朵分别是:章子怡、梅婷、胡静、曾黎、傅晶、秦海璐)

还在读大二,就被导演滕文骥看中,出演了电影《春天的狂想》,拿到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大学还没毕业,已经拍了三部电影。

毕业分配时,中央实验话剧院的院长点名从“96明星班”要3个人:章子怡、秦海璐和袁泉。

后来有记者问她:起点这么高,有没有膨胀过?

袁泉回答:我一辈子都不会膨胀。别人夸了,还会去想自己有哪些问题。

一出道就是电影咖,拍过电视剧,还发过唱片,作品既有暖调的小清新,也有气质冷冽的《孤独的花朵》。

当年画着浓妆、烫着卷发,在台上唱电音歌曲《孤独的花朵》的女歌手袁泉,现在大概再也见不到了。

尝试了一圈之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最爱话剧。

从2005年的《琥珀》、《电影之歌》,到2006年的《暗恋桃花源》,再到之后的《简•爱》、《青蛇》,袁泉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话剧舞台上。

这种方式,更接近纯粹的表演:大幕拉开,灯光亮起,剧场里只有演员跟观众的互动,没有闪光灯和娱乐圈的喧嚣。

她扮演简·爱,被网友评价:即使一片黑暗中,也能认出那是袁泉。

2006年底,她坐在秋千上讲出《暗恋桃花源》的开场台词“好安静啊,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安静的上海”,当年的“云之凡”林青霞坐在台下,掏出手绢擦了擦眼泪。

导演赖声川评价,袁泉是“半个世纪以来继林青霞之后最有气质的女演员”。

孟京辉导演的《琥珀》在香港艺术节首演,两周内近万张门票就被抢购一空,这也是香港话剧史上最快的销售纪录。

话剧舞台给了她过硬的业务能力,也获得了行业的认可,但离大众认知里的“女明星”,还是有一点分别的。

跟同龄、同班的章子怡相比,这种分别就更明显了。

章子怡刚成名时,就抛出过豪言:我年轻漂亮,男人不可能对我没兴趣。

袁泉在采访场合,好多次澄清:自己从来不觉得自己漂亮。

出道之初就有张艺谋的钟情、成龙的大腿、霍启山的嘴唇加持,章子怡的发迹路线,被媒体人总结为:遵循着拍片、吃苦、绯闻的循环一路走下来。

袁泉呢?当时只是个普通的青年演员,有作品、有奖项,但少了一种这个圈里的人必备的东西:好胜心。

绯闻就更是平平无奇了。

进中戏头一年,师兄夏雨约她爬了趟长城,吃了顿饭,听了首歌,就确定关系了。

中间有过离合,袁泉曾经泪洒发布会,坦白自己跟夏雨出了问题。

但大男孩收心之后,夏雨在自己书里所说:袁泉是我的第三个女朋友,也是最后一个。最好的办法不是要找个100%的人,而是两个人加起来争取达到100%。

袁泉自己上《鲁豫有约》形容俩人的关系是:见证了对方的成长。

2009年与夏雨结婚,2010年夏哈哈出生,成家的时间比章子怡早不少,名利的成就也比章子怡差不少。

但换个角度看,女明星这个职业,有多灿烂,就有多孤寂,内心的空洞只能自己承受。

有一年,章子怡参加戛纳电影节,最后一天焰火放完,她忽然发现“戛纳寂静得像死去了一样”,因为人都走了,巨幅电影广告消失了,街道上只有Party之后的垃圾……

章子怡曾经说:我的职业让我觉得孤独。因为不能过普通人的生活,不能和爱人、朋友们在一起。

外界看来飞扬跋扈的“国际章”,会因为第二天的发布会紧张,因为觉得媒体对她有恶意的,“那些人都是端着枪来的”。

两个当年的同级女生,走出了两个版本的人生,其实早有征兆。

袁泉11岁独自到北京念书,学戏7年,一共写了297封家信。

在中戏的头半年,面对一票学艺术出生的姑娘,她一直有自卑感。

惧怕参加集体活动,走路永远低着头,还一度胖到120斤,解压方法是穿上减肥裤跑步,对着滚滚车流大喊大叫。

当时她跟93级毕业生同住,看着有人早早成名,有人无戏可拍,比同学们更早看到这一行的冷暖。

她的应对方式是:让自己在学习中寻找安全感。每天早上都坚持出晨功,练发音。到了二年级,就开始不怕了,即使没有戏拍也没关系,自己还可以考研、继续念。

出道以后,她想得挺清楚:也想要往上走,但能站在塔尖的就那么几个人。

对于演员来说,拍完一部戏就等于失业一次,如果一段时间没有作品,自己都要怀疑自己。不事张扬的袁泉,看似闷声不响,但其实一直都有工开。

就像她自己说的:我很幸运,没有那种毕业后去跑组,被筛选拒绝的经历。如果我经历了那些,很可能会选择离开这个行业。

跟名利场保持距离,不把整个人交付出去,未尝不是一种理性选择。肯花点时间,做喜欢的事,其实也是一种自我满足。

话剧《琥珀》排练时,音乐总监姚谦就发现,袁泉习惯选择角落待着,剧组每个人跟她说话,声音都变轻了,也变慢了。

之后签公司、做歌手、发唱片,原因之一是,录唱片、排话剧都是需要反复细磨的工作,刚好袁泉的准则就是“千万别催我,因为我真的很慢”。

做什么都慢,跟谁都不争,这简直有点不像这个时代的女演员。毕竟,热搜不等人,IP不等人,你看不上的项目,在别人眼里可能就是一根救命稻草。

可是时间一长,大家发现:袁泉也靠着自己,一路走过来了。而且演技也不差。

从《黄金时代》到《后会无期》、《罗曼蒂克消亡史》,按番位算的话,不但女一,估计排女二、女三都困难。

但表演还是被记住了。不管是《罗曼蒂克消亡史》中,循序渐进的眼神戏。

还是《后会无期》中,被奉为金句的:喜欢就是放肆,但爱就是克制。

《我的前半生》里,一开始定下她,就是要演女二号唐晶的,最后,角色深入人心的程度,不亚于女一号。(所以杂志同时找了女一女二拍封面?)

生活中的袁泉更慢,韩寒说她就喜欢安静待着,从来不看手机。

网友爆料:陪孩子上兴趣班,别的家长聊天、玩手机,她就自个儿看书。

聊到对四季的感受,确实像是读过书的。

烈火烹油的女明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静水深流的女演员也有自己的空间,这才是合理的环境。

女明星把工作和生活都呈现给了观众,而女演员只把自己交给角色。虽然道路不同,但她们通过人生经历,通过专业表现,都把自己练就得更出色。

拨开热搜、头条,她们还有可以让人回味的表演,所以会被人记住。只有人气,没有演技的小花,缺少的正是这一点。

[本文来自媒体公众号“桃红梨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