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时尚

作势:“戏精”与好演员之间差了什么?

新浪时尚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演员的诞生》第二集播出后,一个叫辛芷蕾的演员几乎一夜爆红,在网络上你能看到各种关于她的讨论,当然大部分都是正面的。

最近作势君去了Chanel的成都大秀,她也在场。当天她穿了香奈儿的2017秋冬千鸟纹套装,在秀场是Gigi Hadid演绎的那套。

她气定神闲的架势完全不像是首次看秀,气场很足。

拍大合影时,即便站在边角也是无法忽视的存在。

虽然名气不如身旁几位,但最近她身上的话题度可一点儿不输身边的几位看秀常客。

她在《演员的诞生》中献上了精彩的宫斗剧表演,却在1对1的演技pk中败给了童星出身的舒畅。重点是她在赛后面对镜头大胆直言:“我没有预设过自己会输,我不觉得她有特别好。”

网友一下子就炸锅了,有人说辛芷蕾太狂,这样对舒畅不太尊重;有人又表示喜欢她爽直快意的性格,一点不藏着掖着,有股不服输的狠劲。

她敢这么说,一部分原因是想留在舞台上的好胜心,另一方面可能来自于足够的底气,她和舒畅的确联手把《金枝欲孽》中姐妹反目的片段演得格外火花四溅。

辛芷蕾出演的角色是辛贵人,对应起原作应该是玉莹,于是她把那份看到贴身婢女得到皇上宠信时的不快与嫉妒都融进了自己的眉眼里;

得知皇上仍记挂自己时,眉梢眼角连带尾指上的护指套都有掩不住的欢喜和得意;

一转眼,却发现对方身上挂着自己赠予皇上的香囊,愤懑一下子涌了上来;

看着太监来送给对方补品,不敢置信又带点自嘲地感慨皇上易变心。

无论舒畅还是辛芷蕾,两人的角色均有悲喜之间的反转,安茜晋升答应时,玉莹如晴天霹雳般的打击,镜头还给了脸部特写。

发现遭“好姐妹”暗中算计、又被贬为庶人时近乎癫狂的反应;

七分钟左右的戏里,她的角色心态高低起伏,大悲大喜都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她把情绪化到每一个小细节里,收和放都需要相当的自如。

投了她关键出局票的宋丹丹,后来也在微博上坦言因为现场距离太远,有些细节看不清楚,事后肯定了辛芷蕾的表现,宋丹丹道歉#一下子又成为了微博热搜话题。

辛芷蕾的回应也滴水不漏,足够尊重前辈。

舞台上辛芷蕾和舒畅撕得带感,两人戏外的暗自较劲其实更加真实。舒畅只看了一遍台词就表示要脱稿排练,搞得辛芷蕾措手不及。两人也都想在剧本中给自己加戏,增加表现的机会。

作势君当时很意外辛芷蕾说的下面这句话:

这种大家心里清楚,却各自回避的心声,她倒是直接就说出来了,究竟是耿直还是情商低,全看观众一念之间。

不少为舒畅打抱不平的粉丝在辛芷蕾的微博下留言,骂了她比较过分的话,她直接转发回怼。

还没有被经纪公司操控的明星微博,也没给自己营造高高在上的明星形象,这个娱乐圈的新面孔的确无论是长相、气质还是行为都挺特别、也挺具话题度的。

这个辛芷蕾到底是什么来头?虽说她是新面孔,但其实年级也不小了,在95后小花都纷纷冒头的娱乐圈,86年出生的她显然不再占年龄的优势。她上专业课的时间也比普通演员要短,因为大三退学签了演艺公司再去中戏进修,只上了半年的课。

北漂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没能演到什么角色,在08到10年她几乎处于完整的空窗期。她第一个网上可查的角色,是11年电视剧版《画皮》里的配角素素。

直到2015年她都在这些不温不火的角色里挣扎。

这期间她也出演过电影,担当的也都是小配角,依旧没能红起来。

命运弄人,在金像奖大包大揽的《踏血寻梅》曾邀请她出演春夏的角色,不过后来电影项目中断了好几年,再度重启后,导演翁子光认为她“长大了,不合适了”。

虽然错过了这一宝贵的机会,她还是在微博上推荐了《踏血寻梅》。

而她那句“我真的特别想火”就是源于这蛰伏几年憋着的一口气,她曾拿到过不少心仪的剧本和想挑战的角色,不过因为她本身没什么名气,往往最后都成了那颗弃子。

“能有好戏演就是让我红的最大动力,也让我更有欲望。”

2016年是她职业生涯的分水岭,她终于获得了一些不错的资源——《绣春刀2》、《如懿传》、《斗破苍穹》,而这一切的契机还要一部改变她命运的艺术片《长江图》。

在那部电影里,她是安陆,一个无所指却向众生敞开的女性形象。

作为唯一女主角的辛芷蕾在亮相柏林电影节红毯的时候,选了简单大方的一黑一白造型,但那时候还没人知道她是谁。

这部因为资金短缺,拍拍停停的电影就这样在第66届柏林电影节中斩获了银熊奖。

等到她把银熊握在手中,世界都好像对她友善了起来。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为了得到这个角色辛芷蕾也是用了一些“手段”、吃了不小苦头的。不识水性的她骗导演自己会游泳,殊不知实拍的时候,她看见长江却傻了眼。

正式开拍那天是冬天,她仰头干了半瓶50多度的白酒,然后一个纵身跳进长江里扛完整场戏。

略微有了一些名气后,她的公司突然状告她违约,说她原本是“礼仪小姐”出身,公司巨资栽培她之后却被她单方面毁约,并威胁要限制她未来的发展。

其中的是非黑白,作势君并非当事人,也不好评述对错,但因为《长江图》这个行业的人看见了她,于是才有了《绣春刀2》里充满狠劲与韧性的丁白缨。

为了完美地呈现电影中一刀把张震的刀砍断的意境,足足练习了一个月。

接下来她还有宫廷大戏《如懿传》待播,从剧照刚曝光时,就有人夸她的气势惊人。

在剧中她是“第一美人”金玉妍,人美又心狠。

电视和电影镜头如此青睐她这张面孔,那她的脸适合拍时尚界吗?《ELLE》12月刊就正好拍摄了她,灵感是波提切利笔下的名画《维纳斯的诞生》。

概念是好的、画面也是美的,但好看与否的评价却是两极的。

因为有人觉得这样讨巧的名画主题,本就容易出彩,而辛芷蕾的脸却不够有高级感,跟画面的整体感觉相去甚远。

这部分反对人群甚至还拿她给《男人装》拍的大片来举例,说她更适合这样对欲望不加掩饰的主题。

她还为《T Magazine》拍摄了一组棚内纯色背景的时装大片。

她的长相其实不算传统认知中的大片脸,脸比较肉,但胜在眼神和唇角抓眼。

频繁登上杂志,也许就是在证明她的确如所想的那样,终于火了。在挑选剧本上有了更多的主动权,还有了第一次看大牌秀的经历。

但快速走红后也有各种各样负面的声音,说她私自解约、团队买热搜、太想红等等。辛芷蕾其实已经足够幸运了,这个时代对把野心大声说出来的女星还是宽容了不少。

在流量占屏的时代,人们也迫切地想要看到有演技的新面孔出现。

但要成为真正的好演员,还是应该要静下心来,因为有时“戏精”和好演员之间,真的只差了一点火候,真心希望她能把目前手上的这副好牌继续打下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